【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回應童元方專題演講:人文與科學的對話(長庚大學特聘教授曾華璧)

科博文says:上週起科博文開始為各位介紹【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專題,特別是童元方教授的主題演講「科學的語言、人文的語言、生活的語言」,除了成功大學生理所湯銘哲教授的回響外,長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特聘教授曾華璧老師,亦從歷史學家的角度,談論人文學科和理工學科的對話關係,以回應童元方老師的專題演講。

回應人:曾華璧/前交大特聘教授,現任長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特聘教授(右下圖)

前言:從大家都說「我和童元方很熟」開場

感謝柯華葳老師(計畫共同主持人)的邀請,讓我有機會來回應我老朋友的專題演講。柯老師打電話時說,大家都說和童元方很熟,所以我就從這裡開場。她剛才演講時,稱我曾華璧,那我就也直呼其名了。

我和童元方有幾個共同的生命經驗交集:

1.我和童元方在哈佛燕京圖書館的工讀經驗:我們首遇於Lexington中文學校,我當時對她的豐富語言詞彙,感到驚豔。我因為已經在燕京圖書館打工,後來有一個機會,我就推薦童元方到哈燕圖書館,一起工作。

2.我們是同一年進入哈佛大學:當年開學不久,吳文津館長就去問中文部主任說:「那兩位小女生去哪裡了?」我有一年和我先生去香港訪問,找了機會和童元方與陳之藩先生晚餐,陳先生終於見到了另外的那位小女生─當然那兩位小女生,現在都已經不小了。

3.我們和「愛因斯坦」的關係:「共有」經驗再加一樁,2005年我在交大,承辦一整個年度的「愛因斯坦在交大」的活動,不同的是,童元方是進行實際的研究,而我只是籌劃活動和一門課程。那一年我也因此認識好幾位在場的科學家,如高涌泉老師、王道還老師等。後來這門課程成為交大的完全網路課程,高老師每次都不遠千里到交大參加面授,成為這門課程最重要的支持者,讓我感到科學人在推動科普教育時的熱誠,讓我內心感佩。

一、書的特色:讓我想起了一種因緣網絡的關係

童元方在書中談論的人物、童與科學之間的人物之因緣,這些關係,讓我想起一種網絡的生命因緣,而她又常以詩來鋪成、串聯,極具個人特色,也引人入勝。我很同意她說的,第53至136頁,是很精彩,很值得一讀。

她在書中提到的地點,因為我生活經驗的關係,讓我在閱讀的過程中,產生很多的熟悉感和親切感:例如美國劍橋、哈佛圖書館,哈燕、Houghton Lib. Watertown、Charles River、美國國慶煙火與波士頓交響樂團的演奏等)

二、學科界線與關係:對話的能力

(一) 內對外、外對內(以人文和理工兩學科為例)

今天我們的達人學苑舉辦會議,我想從童元方的專題開始,來提幾個我對於有關人文學科和理工學科的對話關係的觀察和感想,來做回應:

首先,我想說,學科的差異,常會有意外的火花產生,例如交大理工科學生對我這位史學專業者的邏輯思維能力之促進,就很有幫助。

交大理工科學生也可以用他們熟悉的學科能力,來表示他們的想法。例如他們「用方程式來表達君權和相權的關係」;用「盲眼的女孩性特徵早熟」的科學知識,來回應中國文化是早熟文化的陽剛性與不變性,這是他們能夠用自己的學科專長,來和人文學對話的部分;但有時候他們會在閱讀時,因為一句話讀不懂,而無法繼續閱讀,這和人文學領域的閱讀方式很不相同。

第二,我想舉我家中兩種學術專長的對話例子,我用的個案是我在東台灣環保運動的田野調查的經驗。

有一年我在花蓮進行田野調查,訪問了一位花蓮環保界的先驅,他每年都會進行花蓮七星潭的海灘淨灘活動。有一次,他們發現了一個神主牌,卻是無法焚燒。後來這位補習班的名師,看到神主牌主姓陳,而他的太太剛好也是陳姓,所以他們買了香,讓所有的學生列隊持香,由他太太主祭,他當司儀,他唸著:天地何其寬廣,希望陳姓主人不要居守在牌位中。大家祭拜之後,再次燃燒神主牌,結果就順利著火了。這位老師說他很感動,覺得天地有靈存在。我也一樣感動,就把故事說給我那位學理工的先生聽。他聽完之後,很冷靜的說:這不足為奇,木頭經過多次燃燒,水氣已經消失,再點,就很容易點燃了。

我一聽,非常生氣,覺得這麼一件令人感動的事情,怎麼會被科學知識給冷冷的潑下去呢?當然,可想而知的,我家中就引發了一場爭論。

(二) 內對內:學科之內對話能力的喪失

我感受到,學科之間對話能力的喪失,不僅僅是外對內,或是內對外的差異而已,今日學科對話能力的喪失,也一樣出現在內對內。以史學為例,我個人認為史學訓練,給所有的史學工作者一個基礎,而不是以疆界、時間來劃分你我和彼此之間的差別。我不懂,為什麼因為自認是某某史的專家,就忘卻了基本的史學共通語言呢?

(三) 對話能力是重要的:

我認為學科之間的對話能力,很重要,它代表一種開放的視野,不應該受到學科分際的限制,更不應該以本位為出發點。

我想舉愛因斯坦在交大的課程設計和學生的態度為例。

第一次開這門課的現場,上課時,常會看到昏睡的學生,雖然也不乏認真學生,但我對這種現象感到有點迷惑,因為我個人雖不懂各專題的專有名詞,但在捕捉各講題的要點時,是會感受到不少的興味,也會想要去了解,一位講課者是如何來鋪成他自己的論述。但我不解的是,為何同樣是理工科背景,學生卻在面對愛因斯坦時,竟然會有人昏沉入睡?助教說得好,那是因為學生沒有學習的熱情。

後來我們課程推動了很多個學期,有一次我進行學習狀態的調查,問學生,:哪一講次感覺最為困難?我本來以為答案可能是閻愛德老師所講的「友誼與論辯:愛因斯坦與波爾的大辯論」,豈料答案揭曉,竟然是一講和愛因斯坦的劇作有關的講題(Robert Wilson的”Einstein on the Beach”) ,不少學生反映說,他們看不懂到底這個劇在演甚麼。

至於能否對話,我認為和是否具備聆聽的能力有關。我以為,科學與人文之間如果要進行對話,需要彼此都有好奇心、同情的諒解(同理心)、與尊重,才能有相互的溝通。

三、 童教授的學科訓練、文章書寫能力與個人特別的際遇:從濃豔到簡約

不知道各位朋友是否讀過童元方的早期作品?我自己想起當年讀到她的文章,覺得那時候她的用字和表述的方法,相當的濃豔逼人。不過,這一次我讀這本專書,卻有不同感受。

我覺得童元方現在在書寫人文與科學對話時,顯現了一位女文人漫步在科學田間小徑上的「簡約」特質,當然不變的是她那出口就是一首首古詩不絕的、令人稱羨的文學素養能力。(當年我們在哈燕圖書館工讀時,我提及我最愛木棉花開的景色,她會立即幫我找到一首木棉花的詩)

最後,我想說的是,童教授相當特殊的人生經驗,容或無法複製,但是她那種熱力四射的人格與學術特質,以及她對不同學科的熱情和尊重之態度,卻是我們在教育上,可以對學生播種和發揚的。

 

>>童元方教授演講:科學的語言、人文的語言、生活的語言

童元方教授演講精彩影音實錄:

>>童元方教授主題演講part1

>>童元方教授主題演講part2

童元方教授演講回響文章:

>>成功大學生理學研究所教授湯銘哲

>>中央大學太空科學研究所教授郝玲妮

>>更多【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這裡看>>

 

Tags:

About 科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