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平台】南方論壇NO.2-由個體至社會的科技人文整合(陳克華專題演講)

主題:由個體至社會的科技人文整合

演講人:陳克華(陽明大學醫學系)

當醫學邂逅人文
到底科技與人文之間是否有對話的可能?至今我仍然抱持著懷疑,在我身上我有發現到科學與人文之間的衝突──我在白色巨塔裡與外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在醫學巨塔裡對我的詩人身分其實是傷害很大的,在一般的觀念中,醫生是雄性的;而詩人是雌性的,兩者是衝突的,我發現這些衝突應要在醫學與人文中被融合在一起。這樣的融合工作其實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我在2008的時候去參加了一個美國的小兒科所舉辦的會議,在他的第一堂課希望我們在紙上畫出覺得自己走進醫學院後失去了什麼?我畫了個人在紙上,然後被砍成了兩半並寫上one-ness,我把圖帶回台灣並且一直不斷的思索:什麼是one-ness?我自己本身是個佛教徒,我非常喜歡心理學家佛洛依德的大弟子──榮格。他其實對東方思想影響很大,他融合佛教與道教思想進入心理學,他覺得每個人都在做一件事情,就是個體化(你可以不覺得),就是除了個體的潛意識還有所謂群體的潛意識,在群體潛意識外還有更大所謂的宇宙性。可是我們每個人都朝自己的這個方向發展,就是個體化,就是在追尋你的完整性,所以我所畫下的one-ness好像是在跟我自己說:原來我在白天看病時我是阿波羅,但當我關上診間寫詩時我是酒神,所以我了解到當時的那堂課就是要我們追尋自身的完整性。

我讀到馬斯洛和榮格後來啟發的人文心理學或超個人心理學,在西方世界最黑暗的時候反而產生了超個人心理學,在人本心理學裡有個非常著名的金字塔,他把人類的心理動機化成一個金字塔,在最下層是生理需求,接著是追求安全,在上一層是追求歸屬,接著是追求尊重,之後是自我實現的動機,再之後就是超自我實現。我們在人生的完美三角形裡達到了多少?很多人讀醫學院首先是要餵飽自己的肚子,符合了生理的動機並且達到了安全的動機,至少以後不會餓死,但之後的歸屬尊重沒有了,更之後的自我實現更不知道在哪裡。我在醫學院教書時問很多新進學生:為什麼要來當醫生?很多人提到自己看到爸爸或是祖父過世很痛苦什麼的,我覺得這是有問題的,為什麼沒有說他聽到生命裏頭遙遠的呼聲呢?就是說,可能這個完美的金字塔在我們的學生裡頭是殘缺的,我當時就在想:該如何讓他們聽見那個生命最原始的召喚?那遙遠的召喚不是你明天有沒有飯吃,而是在你生命裡頭遙遠的呼喚是什麼?我一直在想科學回答了什麼並從何處來,人又往何處去?我們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我們努力存活的終極目標是什麼?這個答案科學可以告訴我們嗎?

我讀到納博可夫(Vladimir Vladimirovich Nabokov)說過一句話,他說科學近於幻想,而文藝藝術接近真實,因為真善美裡面的「真」是沒辦法被說出來的,只有透過扭曲來呈顯真實,就像藝術一樣。我最近在看一本書《超越時空》,我想科學與人文的對話沒有比這本書更經典了,我以裡面的一句話做為我的結語,克里斯納穆提說:「我們雖然擁有高度發展的文明,人類還是和老祖宗一樣的野蠻自私。」人類的腦子已進化了千萬年,但我們都很清楚它變得多麼有破壞性,因此我懷疑人類的腦子其實是一直在退化,退化的速度是快是慢?人們有沒有可能在這一生中讓腦子煥然一新,使他恢復從前的清新無染?我認為人腦並不僅僅屬於個人,進化千萬年的腦是屬於整體人類的,在進化的過程中累積了無數的經驗與知識,也變得越來越殘暴與自私,他有沒有可能脫離一切的汙染並脫胎換骨?很顯然,他一直在狹小的圈子裡運作,例如宗教圈、科學圈、家庭圈、商業圈,而這些小圈圈使我們一直不斷的衝突與對立,什麼東西可以完全的打破這個體系,而使人們不再進入新的模式?畢竟腦子已遭受太多的打擊與壓力和挑戰,如果它還不能更新自己,可能就沒有什麼指望。

About gia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