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平台】南方論壇NO.2: 由個體至社會的科技人文整合(搶先看!)

當科技發展到極致時,是否也是一種形式的美?(Photoed by Eric Yeh)

本月的“科學人文科際整合”南部論壇啟動會議於100年5月26日成功大學醫學院餐廳VIP室展開。本次會議由湯銘哲教授主持,由“台大好好玩”的作者謝豐舟醫師以及為“台北的天空”作詞的陳克華醫師主講。兩位主講者以親身在社會推動科技人文的經驗以及自我面臨思維衝擊時的歷程,與會專家教授還有來自台灣師範大學藝術學院的李振明、高雄醫學大學盧天鴻,以及多位其他成功大學各領域的老師,討論過程熱烈,發自各領域獨特的觀點相互刺激,形成強烈的對比。

撰文 /韓逸成(成大基醫所)

謝豐舟醫師以人為主體破題,他表示動物生命的需求都是從生存出發,接下來就是繁殖後代;但是人類因為有了大腦,因此有了慾望與貪婪,而這些永無止境的需求便將地球與環境推向歷史上從未面臨卻隨時都會崩塌的邊界。“fin de siècle”(世紀末) 這個源自於19世紀末法國,形容面臨一個世代結束卻對於來臨的未來不知如何面對的心情,便成了最適合現今社會的註解。謝醫師以身為”台灣大學杜鵑花藝術祭”的策展者 (curator) 介紹藝術與知識交錯的美麗與憂愁,將知識藉由藝術的形式呈現給社會,不僅能夠像藝術學校那樣推廣“美”育, 更可以藉由藝術的表現方式,將知識更有效的傳遞給社會,有了知識的內涵,藝術的深度可以更形提升;謝醫師另外提到舞台劇“哥本哈根”,關於發明廣島原子彈的波爾、學徒海森堡以及其妻子三人的對話,討論對於科學的突破性發現與人類社會的衝擊。

陳克華以自身在當醫學生的過程發現自己在文藝領域的才華時,內心科學與人文世界相互否定並拒絕溝通的衝突作為演說的起頭,這個衝突也不只在他的內心發生,他認為這個社會對於醫學與藝術結合也無法接受。一個患者或許願意讓一個晚上喝酒作樂的醫生看診,但是對於一位愛寫詩的醫生呢?醫學與詩就像雄性與雌性般相互吸引也互相對抗。內心的激盪一直持續到他遇到一個令他認真思考卻無法確實回答的問題 “你曾為了踏進醫學放棄了什麼?”這又引誘出另外一個更深層的問題“你能否找出能夠象徵你一生的事物?”,這些亟需自我深層聆聽的發問,就像爬升在馬斯洛的金字塔般,從生理需求到自我實現,最後到達終極的自我實現,而這些內心最深處、容易被忽略卻無法否認的聲音、念頭,就是生命的美(beauty)。經過這些自我探索,陳醫師豁然領悟能夠當一位醫師是多麼幸運的事情,因為醫學的知識是基於過去的犧牲與累積,而今天的醫師是採收著過去先行者的努力;每位患者可以代表著一個疾病,但他(她)也可以是一個故事,這也是謝醫師內心科學與人文找到和平的時刻。從他的親身經歷,他表示就算科技社會如何的進步,人類的行為仍舊如此野蠻,這是因為我們所擁有的知識不斷的彼此在衝突著,但唯有去打破這些逼迫知識衝突的框架,人類才能有進步的機會。

台灣師範大學藝術學院的李振明教授提出,科學與藝術不只是對比,還是不平衡的對比;藝術總是給人不明確的感覺,是不確定性的,而且如果一位醫生跨行做藝術大家會稱讚,但是藝術家做科學家的事呢? 大家會懷疑“是不是認真的?”

成大建築系王維潔教授從藝術歷史的角度表示,人們在過去從來不需要擔心科技與藝術的問題,因為今天科技technology這個字來自於希臘的technar,本身就是技術(tech-)與藝術(art)的合體;這兩個元素本來就是屬於同一家的。當時的教育也是從認識字、溝通、邏輯、算數、音樂等全方位的涵蓋一個人所需擁有的技能知識,要談科學與人文,可以從一個很全面(universal)的問題去討論“什麼是水?” 相同一個問題,可以因物理、化學、藝術、哲學等各種不同的專家得到不同的答案,而這些答案卻又都是“水”的各個層面(facet),水也因為經由不同專家的討論而發生了牴觸或衝突。今天我們會需要討論科技與人文藝術是因為科學家們忘記了他們同時也是藝術家!科學家們應該重新去發現事物的“藝術面”。

成大歷史系蕭瓊瑞教授提醒大家,今天的文學院和理學院是從過去的文理學院當中分化出來的,但是他認為我們今天在形式上是討論科技與人文,但是更重要的是形成今天這個議題在背後的內容,這些背後的內容、原因、故事,才是真正能夠令人感動的元素,也是我們當下的教育缺乏的;教授有了這些感動才能夠感染學生,也才能夠讓學生自覺且找出自我。

最後蕭教授也提議在每次的論壇結束時,與會者應該要提出該次會議的“共同宣言”,如此會議才不會缺乏結論,也更容易將訊息傳遞給大眾,此建議獲得大多數人的同意。

About gia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