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思|太陽花學運 4] 從國際結構看太陽花學運的生成與影響

 

作者│趙祥亨 (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 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 碩士生)

特約編輯|趙祥亨 (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 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 碩士生)

 

太陽花學運4月落幕至今已經過了3個月,外界仍在分析與推測學運引起的後續效果及生成原因。逆思團隊將從國際結構的角度來觀察,揉合不同論述後提出嶄新的觀點。

當前的世界結構是什麼?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明居正認為國際結構是一霸四強,即美國霸權下的日本、歐盟、中共和俄羅斯等四個強權所構成的國際體系。成功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陳欣之認為國際結構是動態變化,目前是美國霸權的治理以及兩個強權正在崛起—中國大陸和印度—將可能在未來與美國並駕齊驅,成為體系中新的領袖國家。不論學界如何解釋當代的國際結構,兩個無法忽略的事實是,美國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以及中國大陸正在快速崛起的趨勢。

 

美中兩強國際結構形成的脈絡,最早可以追溯到1991年蘇聯瓦解後,當時,由於失去足以抗衡美國的國際對手,美國順理成章建構了單極體系,但是隨著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融入全球經貿秩序後,經濟能力逐漸超越了英國、德國、日本,2010年國內生產毛額(GDP)佔世界第二強,正式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甚至被預估最早將於2015年趕上美國。美中兩大強權結構在東亞國際體系中尤其明顯,以中國大陸為首的東協加三(ASEAN plus 3)分庭抗禮以美國的首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正拉鋸兩強的國際勢力範圍,使得雙方在國際舞台上的角力日漸白熱化。

 

從政治上來說,中國大陸在東亞區域的影響力快速上升,也促使美國針對中國崛起的壓力採用「亞太再平衡」戰略,美國總統歐巴馬不僅任內與越南就越戰後續事項進行和解,促使雙方關係更進一步,也和緬甸破冰,挖中共牆角的意味濃厚,此外,美國也不斷放鬆日本再軍事化的約束,加緊駐軍澳洲,並在南海爭端上暗挺菲律賓,在在顯現美國希望聯合東亞多國來牽制中共快速增長的影響力。

 

另一方面,中國大陸在全球積極佈局,在非洲投資油田和原物料生產用地,並修建巴基斯坦、孟加拉、柬埔寨等地通往港口的基礎道路設施,避險過度依賴途經麻六甲海峽的石油輸入路線,其國有企業中海油公司也跨境收購加拿大的油商尼克森,華為和聯想等科技公司也積極希望能透過併購獲得高端技術。中國大陸的經濟實力增強也展現在對外爭端的態度上,在東海釣魚台爭端上以常態化海上與空中巡邏,應對日本國有化的作為,在南海主權爭端中,也發生在黃岩島與菲律賓對峙的情況,向眾多南海聲索國展現強硬態度。不論是全球經貿佈局或是高階政治的海上主權爭端,中國大陸都挑戰了美國傳統的勢力範圍。

 

在此結構下,台灣處於美中兩強競逐舞台的中央地帶,一方面美國仍是台灣安全的最大屏障,另一方面,中國大陸對台灣的經濟吸引力和貿易往來量年年增高,台灣意圖行使兩手策略,以「親美、友日、和中」的戰略思維,和中國大陸在經濟面上交流,逐漸開放兩岸的航空直航、兩岸人民往來、相互經貿等措施,然而台灣民眾的意識形態上仍舊相當依賴美國,民主、自由、人權等思想深植人心,對中國大陸政治制度的不信任,並未因為彼此經貿互賴程度的提升有所改善,但是台灣的權力平衡手段卻矛盾地凸顯兩岸經貿的表面熱潮下,藏有脆弱的信任危機。

 

全球化在國際結構中也扮演著重要的中介管道。理性主義使人們自16世紀後跨越空間的侷限向外拓展,並受到資本主義的催化,更積極對外貿易賺取利潤,加上技術的創新巨大地造成全球時空收斂、相互依賴,構成全球互動的規則。全球化意味著全球社會一系列社會關係轉變的過程,台灣也無法置身於這個洪流之外。太陽花學運的發生,便顯現全球社群網絡的技術威力,如臉書(Facebook)在中東造成阿拉伯之春一般,學運青年也透過臉書快速傳遞訊息,進行相互串聯與動員,但是另一方面,許多青年對於資本主義開始反思,往後現代主義思維靠攏,反倒詭譎地弱化了全球化中理性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因子。

 

最後,太陽花學運在台灣的發酵,是否會引起東亞其他國家的後續反應?香港的佔中事件繼續延燒,甚至有青年仿效太陽花學運的佔領行動,衝進香港立法會內抗議,中國大陸維穩經費逐年上升,凸顯其社會結構的不穩定和脆弱,群體性事件的比率和次數也逐漸增加,剛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日本也引起一波抗議熱潮,身居工業先進國的韓國則擁有工業先進國家排名之首的自殺率,中國大陸、日本、韓國在未來是否也會受到台灣這一次學運的衝擊,甚至如同香港仿照台灣的抗爭手法,值得關注。

About s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