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生態與開發專題】生態旅遊與環境永續

作者、特約編輯|林貞妤(弘光科技大學/荒野保護協會講師)

台灣原住民部落帶領遊客認識當地民俗植物

台灣原住民部落帶領遊客認識當地民俗植物

當世界各地的自然環境或少數民族文化的地區因為工業開發或不敵全球化浪潮下,正以驚人速度消失,Pera和McLaren(1998)指出:「The paving of paradise and what you can do to stop it? (天堂正持續被剷平摧毀,你能做些甚麼阻止其惡化下去?)」除了一味抵制開發外,生態旅遊可能是種兼顧生態保育與經濟開發的永續發展之路。

觀光業一直是許多國家努力發展的產業項目,世界旅遊管理局(The Authority on World Travel and Tourism)曾指出:2012年旅遊業在全世界有2.1兆美元的經濟產值貢獻,並提供超過101萬個就業崗位,如果將因旅遊人潮所帶動的周邊產業一併算進來,更是高達6.6兆美元與260萬個就業機會(The Authority on World Travel and Tourism 2013)。這麼亮眼的成績,無怪乎各國政府在傳統產業之外,逐步加強對旅遊業的宣傳與推廣,而生態旅遊更漸漸成為這領域裡的顯學。

但生態旅遊究竟與傳統旅遊有何差別?生態旅遊學會 (The Ecotourism Society) 在1991年下了我個人最為認同的定義:「生態旅遊是一種具有環境責任感的旅遊方式,保育自然環境與延續當地住民福祉為發展生態旅遊的最終目標」。依據此定義,這意味著任何地點在開放從事生態旅遊之前,必須先經過完整有系統的研究評估,以確認這個地方的環境承載量及社會承載量。生態旅遊業者是否能舉證其中部分或全部利潤用於回饋當地社區,不論以教育、公共建設或環境保育的方式,為當地居民帶來利益?對遊客本身造成的影響如交通工具(飛機、巴士、船隻)的碳排放、行走路徑造成的植被破壞等,有沒有甚麼補償措施?在旅遊成本的訂定上,是否有適當的價格定位策略,並將環境成本納入?在旅遊市場上行銷時,是否以平實不浮誇的方式招攬顧客?

筆者曾前往亞馬遜地區親身考察當地生態旅遊,發現當地政府機構(國家公園)與當地居民(原住民部落)合作的夥伴關係,政府鼓勵遊客支持以社區為基礎的生態旅遊事業,並在尊重當地人的情況下與對方互動,遊客可在仿傚原住民茅屋而建的木屋中過夜,旁邊還有一間小棚子,販售著居民自製的手工藝品,他們也會示範如何使用傳統的弓箭,住宿或藝品的收入也均分給部落的每個家庭。這樣的案例完整呈現了生態旅遊在自然環境與人文文化的保存外,還能兼顧當地社區的經濟收益與發展。

亞馬遜當地原民社區共營的手工藝店 所有紀念品皆是當地家庭製作 收入也歸各家庭所有

亞馬遜當地原民社區共營的手工藝店 所有紀念品皆是當地家庭製作 收入也歸各家庭所有

而台灣新竹的司馬庫斯部落,在台灣眾多發展生態旅遊的社區裡,是個落實以原民部落為主體的成功例子。部落頭目、耆老們按照祖先遺訓:「土地是生命的根」,成立土地共有制度,每戶參與的家庭,平均分擔工作責任、照顧周遭環境、向遊客解說民俗植物與傳統文化,也共享土地生態資源的旅遊收益與種植水蜜桃等的農業收入。長老們還首創了共同基金,部落家庭的學費、醫療、蓋房都由部落支出,這種烏托邦式的「社區共營」福利制度讓族人之間有著共生體的強烈連結,也對部落發展有很深的使命感。落實完善的生態旅遊成功保存部落環境與傳統文化,也同時創造了經濟利益。

我們實踐生態旅遊時,不應只把它當成是一種另類觀光(alternative tourism),相反地,應該期待它是建構永續社會的一種出路。生態旅遊的發展受經濟、政治及當地生態等太多不同層面的因素影響,每個國家、每個地區的問題都各有不同,因此必須因地制宜,直接複製國外成功經驗絕非萬靈丹,但的確有一個粗略的共通準則:以社區為單位與決策基準,兼融當地經濟、生態與社會三個構面。筆者覺得最理想的生態旅遊在各領域的分工應是:由學者、研究人員、社區居民一同研究出當地的生態與社會承載量,提供給政府部門立法,再交與當地的社區委員會或鄰近的NGO組織規劃一長程方案,並輔導當地社區民眾一同執行。在實際執行面的措施可分為:

(一)政府立法

目前政府在國家公園或保留區已實施空間分區管制,如生態核心區除了科學研究外不得進入,遊憩區就可容許較多遊客的遊憩行為。然而基層執法人員的執行力徹底與否,是否有遭受到困難等,才是法律規範能否有效落實的關鍵。設立環境破壞行為的檢舉獎金或定期檢討施政成效,或能改善此層面執行不彰問題。

(二)經濟補償

藉著收取門票、向遊客課徵特別稅或補償金,將收入用在當地的保育支出及社區居民的公平分配。

(三)環境教育

這可分成對當地居民與對遊客等兩個面向:1. 對居民而言,除了提升對自身環境的知識及向心力之外,也能幫忙監督人為的環境破壞,保持生態環境的完整性;2. 對遊客來說,真正認同之後才有可能主動付出更多。當一位遊客真的對當地文化或生態保存著認同支持的心意,那麼他將願意支付更高額的報酬,或更簡便且低污染的旅遊方式,來與當地社區共同達成這樣的目標。

對於部分敏感稀有的動物或脆弱地質的所在區域,更應該訂立規則以規範人們活動的方式與範圍,例如限制每日遊客數量或遵循無痕山林(leave no trace)原則:在可承受地點行走、保持環境原有的風貌、尊重野生動植物、考量其他的使用者等。重要的是要在有限的旅遊行程中,培養遊客更深一層的環境關懷。

地球的自然資源並非無限,唯有永續利用的思維才能避免一次性開發所帶來的長遠破壞,也才能讓棲息其中的生靈萬物,繁衍不息。

About SHS部落格小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