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生態與開發專題】國光石化開發案之環境與社會成本

作者|蔡嘉陽(彰化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國立靜宜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特約編輯|林貞妤(弘光科技大學/荒野保護協會講師)

小朋友聚集在總統府前寫明信片告訴總統 不希望國光石化開發之後污染了水和空氣 也破壞了白海豚的生態

小朋友聚集在總統府前寫明信片告訴總統 不希望國光石化開發之後污染了水和空氣 也破壞了白海豚的生態

前言

彰化西南角長期被認為是偏遠貧瘠、風頭水尾一個沒有發展潛力和希望願景的地方,所以過去彰化縣政府、在地部分的民代和鄉長才認為需要工業大開發來扭轉彰化芳苑鄉、大城鄉擺脫窮困的宿命。因此從2003年開始進行的大城工業區規劃到國光石化2008年確定以大城和芳苑海岸為開發區位,就是要把彰化西南角從貧窮老化的農漁產業和社區脫胎換骨成為石化重工業的新市鎮,真的是這樣子嗎?

現今社會最大的危機就是價值觀的扭曲與窄化,我們把經濟發展的選項和想像寄予這些短期高獲利、高排碳、高耗能、高耗水、高污染的產業上,卻忽略了當地既存幾百年的農漁產業尊嚴和價值,以及對待土地生命的態度和倫理。總以外地的眼光和短淺的價值來判斷地方整體的好壞,企圖以經濟發展的迷思來改變、斬斷當地的社區和土地海洋的關係。什麼叫做永續發展?在經濟發展的思維下似乎就是不斷的開發蓋工廠達到經濟成長賺更多的錢,這是完全錯誤的概念,所謂永續發展就是「滿足這一代人的需求,不會掠奪下一代人滿足他們需求的權利」也就是符合世代公平正義的資源利用,當我們這一代人已經滿足的經濟發展,就不需要資源過度利用只為賺取額外的利益,來剝奪下一代人使用地球資源的權利。

價格與價值

價格是物品相對於貨幣比例的指數,也就是說價格只有存在於當物品有被交易或是利用之後產生的交換指標。而價值是一種物品自我本身存在,藉由存在所扮演的功能和角色,特別是自然的價值,很難以貨幣比例指數來換算或是交易,變成價格貨物商品。而在經濟工業資本化的社會觀念中,價格常常成為衡量價值的唯一指標,目前對我們沒有貢獻和功能的物品就是沒有價值,因為沒有價格願意來轉換。透過價格的販賣與交換機制,反而常常把有價值的物品,用便宜的價格給販賣,因為我們不清楚該物品的價值之後,在短視近利下輕率的決定其價格。

以國光石化開發案預定地的濁水溪口濕地,彰化芳苑大城一帶的濁水溪口濕地是台灣僅存最大單一面積的河口泥灘濕地。濕地的存在孕育了牡蠣養殖、淺海捕撈,所以我們眼光所看到的濕地價格,就只看到短淺的農漁產品貨幣化,每年也許只有寥寥的幾千萬到幾億的價格。所以當國光石化開發被認為可以創造千億以上的產值,當然我們就被價格高低所蒙蔽,認為石化業的產值高於濕地提供的農漁產品貨物價格。理所當然的認為為了創造經濟成長、就業機會,濕地就應該被填掉開發變成石化工業區。

這樣的迷思從中央政府以下到地方政府、基層民意代表等等長期以來就是從表面的經濟價格化的數字來判斷發展的選項和想像。所以這片廣大的泥灘地正是該被轉換成為工業區的最佳選擇。可是我們卻往往忽略掉濕地存在本身無法被貨幣量化的價值,也就是濕地存在本身對於人類維生系統、生態系運作平衡、休閒遊憩教育和科學研究等價值,幾乎沒有在貨幣價格化的決策思維中。才會產生這樣的錯覺,認為工業開發之後會創造更多的經濟效益,比起濕地本身提供的農漁產品價格要賺更多的錢。這是非常嚴重錯誤的思維和價值判斷。

濕地存在與國光石化開發之環境與社會成本

濁水溪口經過千百年來的堆積,在彰化海岸形成全台灣最大河口濕地生態系統,孕育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以及沿海淺海捕撈養殖業。因此大城鄉、芳苑鄉等彰化西南角並非沒有發展,彰化縣政府在2002年接受環保署的委託執行的一份「彰化縣永續發展規劃報告」,關於彰化西南角的發展願景就是以「高優質、高附加價值的農漁產業」來帶動地方的發展。甚至在幾場座談會上與會委員也提議彰化海岸濁水溪口濕地應該列入世界重要自然遺產,也成為當時會議的結論。濕地本身的存在是具有自然系統穩定、糧食生產安全、休閒教育科學研究功能等,可使用的年限是千年以上的生命週期。但是國光石化產業的生命週期卻只有數十年不到百年的產業發展未來,如此短暫的價格怎麼能夠取代長期永續的利用來的有意義呢?在環境成本上的效益分析,根本無法與濕地相比。

至於社會成本的分析,當濕地功能和價值被轉化為石化產業,根據中興大學環工系莊秉潔老師對於國光石化開發之後所增加排放的細懸浮微粒,對於台灣國民的健康所造成對心血管疾病與肺癌增加造成壽命天數減少,造成增加的死亡成本30億、門診住院醫療成本76-255億,以及空氣污染、水污染造成農漁業產值減損56億之損失,增加之溫室氣體排放社會成本192-384億,水資源流失造成地層下陷每一公分60-240億的社會成本,以及濕地每年願付價值66億、白海豚保護願付價值60億來計算,估計國光石化每年造成的社會成本損失高達540-1091億(由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陳吉仲老師所估算)。

而國光石化開發本身所創造之就業機會與產能產值,每年估計其實只有529億的價格收入。但是社會與環境成本的損失高達540-1091億,以最低的540億來計算,如果我們同意國光石化開發,那麼國光石化每年必須先提出540億的經費來彌補社會與環境成本的損失。如此國光石化每一年就先賠將近10億元,根本不可能被國光石化公司所接受。也就是說,過去所謂的賺錢企業,其實是將環境成本外部化,將開發所造成的社會問題與環境破壞由全民來承擔。如果要開發公司將社會與環境成本內部化,國光石化的開發根本不會賺錢。這就是我們長期以來對於經濟發展、價格衡量價值的迷思,如果我們把環境與社會成本的價值予以相當的貨幣化來計算,才能夠知道我們過去為了看到眼前短暫的經濟、金錢數字,卻忽略了我們環境維生系統與生活品質、健康安全等沒有被貨幣量化的價值。最後的經濟發展只圖利了少數的財團,讓全民來承擔一切開發的汙染與破壞的後果,這就是沒有環境公平正義的開發。

結論

國光石化在環境影響評估階段透過每次會議的討論,讓國光石化開發的環境成本與社會成本充分的資訊呈現之後,引發社會大家關注的重大開發是否必要存在的爭論。最後我們透過進入總統府跟馬總統直接簡報、總統也親臨參訪芳苑濕地國光石化預定地之後,認為這片濕地確實是在多方環境價值、社會成本、發展選項替代的可行性之下,宣布了國光石化停止在彰化海岸的開發案。成為一次非常特別且成功的環境運動之典範,透過論述講道理的方式,呈現國光石化開發的真實成本和真相,最後改變了政府既定的決策,這是一次公民環境運動的覺醒與成功。

所以工業開發不是唯一的經濟發展選項,沒有國光石化之後,經濟仍有其他的發展方式來帶動地方的產業與就業機會。認清彰化海岸核心價值,才能正確規劃永續發展方向和策略,沒有國光石化,彰化西南角仍然可以利用當地溼地環境之特性與提高農漁產的附加價值發展生態旅遊和環境教育。未來在氣候變遷情況下,水資源和農業生產的台灣永續發展之基礎,所以彰化西南角的發展沒有國光石化才有願景,才有高優質、附加價值的農漁產業、文化創意、環境教育和生態旅遊的未來。目前已經有台明將基金會積極投入芳苑之「海牛蚵車」產業旅遊之規劃和營運,希望發展當地特有利用牛車下海的牡蠣產業文化做為國際觀光和發展在地價值的特色。

唯一僅存在芳苑濕地做為漁民養殖牡蠣交通工具之用的牛車 成為重要的文化財和產業特色

唯一僅存在芳苑濕地做為漁民養殖牡蠣交通工具之用的牛車,成為重要的文化財和產業特色。.PNG

About SHS部落格小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