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S-Talks|系列報導】瞿筱葳:從憤怒到協作


記者|武陵(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攝影|黃莉凌(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今年3/26日「創-新台灣」跨科際短講(SHS-TALKS),首場短講由瞿筱葳揭開序幕,與我們分享新興網路社群「零時政府」的參與經驗,談論網友如何透過協作,運用資訊專業跨科際解決社會問題,「以寫程式改變社會」!

「零時政府」簡稱g0v,以數字0取代英文單字government中的o,名稱即帶出該社群的核心概念——期盼透過資訊相關背景成員的協作,以資訊透明化、開放原始碼等方式監督政府運作、降低參與門檻,進而改變社會。

瞿筱葳表示,「零時政府」源於網友們的「憤怒」。2012年,行政院為推行「經濟動能推升方案」而拍攝宣傳短片,然而政府並未對政策內容進行解釋,僅於影片中傳達「經濟政策概念複雜,難以說明」。瞿筱葳認為,是政府「我們有在做,你們不需要管」的態度引燃網友的憤怒,卻也讓人們重新思考:「我們還能做什麼?」於是一群熟悉程式語言網友透過協作,將政府龐雜的預算資料轉化為彩色的視覺圖像,希望透過整合網路使用者的力量,將資訊開放透明,與政府直接溝通。零時政府於短時間內完成第一個專案「預算視覺化互動網站」,並吸引愈來愈多人參與。

不同於上對下的階層化組織,瞿筱葳說,零時政府是「協作式社群」,沒有統籌中心,成員只要有新的構想都能提出,並尋找資源與志同道合的夥伴,進而成為專案小組;零時政府協作參與人數眾多,線上常有上百人同時協作編輯、完成一份專案。太陽花運動期間,立法院議場內外穩定流暢的網路直播讓許多人讚揚,21天未曾間斷的播映系統即為零時政府成員所架設,由此能一窺零時政府的做事模式與效率以及對資訊透明的追求。瞿筱葳提到,學生佔領立法院當天,有成員認為場內、外空間隔離、難以溝通,因而提出了架設機器的構想,幾個小時便成立了工作團隊。

圖說:太陽花運動零時政府的資訊透明馬拉松

此外,零時政府相當強調「開放」的概念,「開放並不是人類習慣的概念,我們通常習慣把事情做好後自己收起來。」但瞿筱葳表示,個人成果的授權開放卻能讓過去的失敗能被討論、累積能被看見,零時政府發展出「黑特松」的接力賽運作模式,所有人皆能以前人的基礎繼續往下跑,群眾的智慧更有可能凝聚。「一個人的憤怒無法解決問題,但很多人的憤怒會變成走下去的正向能量。」

「常常有人抱怨,為什麼沒有人做這個、做那個?」瞿筱葳指出,零時政府社群內的名言是:「先承認你就是那個沒有人。」透過每個人站出來改變,做沒有人做的改變,「沒有人就是萬能的。」短講尾聲,瞿筱葳引了朋友的話為的零時政府作結:「G0V乍看像是反政府組織,但其實是反酸民組織,酸民心裡有憤怒卻無法化為行動」,而「G0v希望把憤怒化為行動,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種延伸閱讀

【SHS-Talks|系列報導】專訪「零時政府」成員瞿筱葳

About SHS部落格小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