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大腦性別專題】跨性別?當你/妳的身體與大腦唱反調

特約編輯|曾郁蓁(台灣大學心理學系碩士)
特約作者|楊智鈞(台灣大學心理學系碩士)

編按: 不是每個人的心理性別都與生理性別相同,而當這兩種性別截然相反時,大腦這個生理機制與心理機制的轉譯器,到底會站在哪一邊呢?

圖片來源:jayw/Flickr

你曾經在男廁遇到長髮飄逸的女子與你並肩解放,或是在女廁門口撞見帥氣斯文的男子而尷尬萬分嗎?扮裝、變性人、雙性人、男跨女、女跨男、扮異性戀物癖… 這些乍看神祕詭譎的名詞一說出來,在你腦中浮現的情境或人物是什麼?在成功打亂你/妳對性別的舊有想法前先問問,你聽過「跨性別」(transgender)嗎?如果沒聽過也沒有關係,因為對大部分人來說,在多元性別的社群裡,光是男女同性戀(lesbian, gay, homosexual)與雙性戀(bisexual)就夠令人混淆的了。還好上述這些名詞都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中,我們今天只要討論跨性別,而跨性別最簡略的定義是: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自我認同的性別)不一致。例如身體雖為男性、但覺得自己心理上是女性的人,或反之亦然。

跨性別不等於性別認同障礙

但是在這裡要特別澄清的是,本文中所討論的跨性別並不一定就是性別認同障礙。性別認同障礙是一個臨床上的診斷,需要醫學的介入。而跨性別所代表的是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跨界的族群,符合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不一致的情形不一定會符合〝性別認同障礙〞的定義,也不一定想要或需要進行性別重置手術(俗稱變性),因此相較起來,跨性別是一個比較廣義的詞彙。雖然是廣義,但跨性別仍然還是多元性別中最複雜、也最鮮為人知的族群,根據一份以美國成人為樣本的調查(Gates, 2011)發現,約有 3.5% 的人自我認同為LGB族群(L為女同志lesbian、G為男同志gay、B為雙性戀bisexual),而僅有 0.3% 的人自我認同為跨性別(LGBT的T,transgender)。從臨床心理的角度來看,性別認同障礙(gender identity disorder)盛行率估計更只有 0.001%~0.003% 之譜(薛文傑,呂昭林,2010)。從比例看來佔得相對少數,如果從腦部結構來看,是不是也與一般大眾有所不同?

腦部結構與心理性別認同站同一邊

2011年Guillamon的團隊針對跨性別認同的人進行了有趣的腦部照影實驗,一開始他們針對女跨男(Female to Male, 生理女性但自我認同為男性)的受試者做了腦部照影並與一般男性、一般女性的控制組做比較。結果發現這些自我認同為男性的女跨男受試者在腦部白質的結構上與一般男性較為相近(Rametti, 2011a),他們認為跨性別者可能在先天或後天的發展中,腦部的特定結構朝著與生理性別相反的一方前進,才導致了生理與心理性別的衝突。從實驗結果來看,這篇研究似乎認為性別自我認同是大腦性別的重要關鍵,而不全然與生理性別掛勾。然而,同年Guillamon又找來了另一群男跨女(Male to Female, 生理男性但自我認同為女性)的受試者進行研究,這回他們發現自我認同為女性的男跨女受試者在腦部白質的結構上反而介於一般男女的中間點(Rametti, 2011b),而非與女性相似。為了解釋兩篇研究結果的不同,Guillamon的團隊認為,這代表男跨女的跨性別者在腦部發展上,是尚未完成前往男性的一方,也就是說,這些自我認同為女性的人,可能是在大腦的成長過程中,向偏男性結構的發展傾向中停了下來,才不認為自己的性別與生理性別一樣是男性。而這樣的看法並沒有違背〝性別自我認同相仿者在腦部結構較為相似〞的觀點。

性別腦理論

其實Guillamon團隊的觀點並沒有特別新穎,只是從大腦的生理學研究中,去支持一直都很流行的「性別腦」觀點(Swaab & Hofman, 1995; Baron-Cohen, 2004等)。這個觀點認為大腦也有性別,大腦性別與性別認同習習相關,而性別自我認同相仿的一群人腦部通常比較相似,並與身體的生理性別關係較小。正如同我們常常聽到人們稱男同志、女同志、或跨性別是「靈魂裝錯身體」的描述一般。但是,性別的光譜是如此地豐富,除了性別認同外還有性傾向、性別氣質……等,更別提到讓許多研究者頭痛的先天、後天、年齡、環境等影響因素。如果把這些現實的因素考量進來,那麼純粹的腦部性別分化觀點就不足以解釋各種臨床實務上的現象了(Lawrence, 2007; Swaab & Hofman, 1995)。

無論過去研究者汲汲營營尋找但至今仍籠罩著面紗的生理成因為何,也尚不確定這個問題是否會有終極可信的解答。但跨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更多時候是橫跨心理、環境、社會、甚至政治的議題,僅由生理角度觀看此現狀的詮釋,並不足以解釋性別認同差異的所有面向。這些議題不僅需要每個領域的專家一同來對話,更需要每個人(當然也包括我們自己)一起來思索這些議題如何具體而微地、在個人層次上對我們造成了影響。

最後分享一個新聞,2013年7月澳洲正式開放民眾可以自由選擇性別登記為男性、女性、第三性(代號X,代表性別不明、雙性或未指定性別)。在立場中立的學術研究外,也請讀者思考看看,這樣一個性別多元的時代,大到我們的台灣社會、小至日常生活,能夠為這些特殊的朋友多做些什麼,讓彼此更自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參考文獻:

1.薛文傑, & 呂昭林. (2010). 性別認同疾患-病例報告與文獻回顧. 臺灣醫界, 53(8), 404-407.

2.Australia officially recognises third gender of ‘intersex’ on all documents for people who do not feel they are male or female, Mail Online. Site

3.Baron-Cohen, S. (2004). Essential Difference: Male and Female Brains and the Truth about Autism. Basic Books.

4.Gates, G. J. (2011). How many people are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Williams Distinguished Scholar.

5.Lawrence, A. A. (2007). A critique of the brain-sex theory of transsexualism. Transsexual Women’s Resources.

6.Rametti, G., Carrillo, B., Gómez-Gil, E., Junque, C., Segovia, S., Gomez, Á., & Guillamon, A. (2011). White matter microstructure in female to male transsexuals before cross-sex hormonal treatment. A diffusion tensor imaging study. 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 45(2), 199-204.

7.Rametti, G., Carrillo, B., Gómez-Gil, E., Junque, C., Zubiarre-Elorza, L., Segovia, S., … & Guillamon, A. (2011). The microstructure of white matter in male to female transsexuals before cross-sex hormonal treatment: A DTI study. 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 45(7), 949-954.

8.Swaab, D. F., & Hofman, M. A. (1995). Sexual differentiation of the human hypothalamus in relation to gender and sexual orientation. Trends in neurosciences, 18(6), 264-270.

About ntu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