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課程革新及師資培育成為跨科際教育的前線和動力

作者|林函潔(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SHS「科學人文跨科際師資培育」計畫以培育社會(Society)、人文(Humanity)及科學(Science)跨科際師資人才為宗旨,希望透過跨界整合、多面向思維與跨學科學習精神,進行課程革新,以因應世界對跨科際人才的需求。

6月24日在中興大學舉辦「基礎認知:何謂跨科際?」師資培育工作坊中,SHS計畫主持人陳竹亭,首先提出:近年來產業界普遍認為學校培育出的人才,學用產生落差,從基本知識的學習到專業技能訓練,不堪使用,顯示大學的功能和角色到職場產生了落差,如果不面對且正視這個問題,其實是失職又失格的。

SHS跨科際師資培育計畫主辦:6月24日「何謂跨科際?」基礎認知工作坊,會後教師大合照。前排左二:台中教育大學林素華教授;左四:SHS總計畫主持人陳竹亭教授;右一:東海大學蔡瑞明教授;右三:SHS跨科際師資培育計畫主持人楊明德教授。(照片拍攝:周宜臻)

大學教育以科系分際已行之有年,各學科間各自劃地為限,閉門造車,即使培養出具有核心技能的人才,會發現在面對問題時,往往會囿於單一學科,或學科間出現斷裂,所學的化學知識無法用在物理上,物理定律無法運用在數學上,以致於高等教育遇上社會問題,出現無法解決的窘境。

陳竹亭認為,教育是將一群孩子聚集在一個場所,受相同的教育,但其中值得注意的有兩個面向;在個人面向,每個人有不同長才及特色,現今教育應該要讓個人才能發揮到最大,但現存的升學制度往往以分數考試定奪,使得個人長才無法施展。從群體面向思考,個人才能發展其實有共同性,群體育才有其目標性,學生畢業後進入業界,專業知識可能是一入行的門檻,中長期在業界發揮的才能,不完全是在學校裡所學的,也可能是在學校中所訓練的智能應用,所以這種群體育才有其目標性,也因此才提出跨科際教育的概念。

同時,他也認為,高等教育有一個重要的命題:高等教育是社會腦力的開發,然而現今的大學教育卻似乎已經離此甚遠了。他用互動、對話、視野、遠見和智性(interaction、dialogue、scope、vision、intellect)分別再論述。首先必須要有「互動」對話的機會與能量,在相互對等之中形成「對話」,這是溝通的關鍵;而第三個概念是視野,如果老師也都侷限在自己的研究上,學生的需求自然就會視野之外。第四個是遠見,必須用心眼來看事物,才能看到問題的裡層和本質。最後是智性,則是台灣社會現階段最缺乏,求知的自覺和動力。

串思不止是思考,要實踐也要行動!

陳竹亭分享源自他研究和教學生涯的覺悟,有兩種典型的學習途徑,一種是在學校裡最常見的閱讀或聽講式的學習,另一種是探索或研究式的學習,是動態、多向及開放式的。在跨科際教育中,強調讓學生面對問題,以及實作,原因在於在真實世界中很難解決的問題,都是多面向且複雜的,比較屬於後者,跨科際的學習就是一種解決的方式,訓練學生對於社會的自覺及問題的論述,其中串思(trans)的思維是很重要的!

串思(trans)不只連結思想,也配合實踐,而這種認知思維必須帶入老師評定學生的標準,在學習時應該注意的是過程而非高不高分,應當是要讓學生去思考問題中心,自覺地發現問題的重要,並且訓練自己的表達能力,且可以順利的把一個概念論述出來。這樣以問題解決導向(problem-based learning),鼓勵學習者運用批判思考、問題解決技能和內容知識,去解決真實世界的問題和爭議的教學方法,以學生為中心的自我導向學習、小團體分組的學習方式、以問題匯聚焦點刺激學習,教師是促進者和引導者,也有可能是學習者,這也是實踐跨科際計畫的關鍵概念。

跨科際是動態的、行動的、實踐的

因此,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有覺知,去面對及參與真實世界公共問題,而真實世界的複雜問題,就是跨科際(教育或學習)的主軸,學科專業能力是跨科際研究的基礎,創意是為求解決問題而產生的想法,最後整合、溝通、語文表達、合作是進行跨科際研究會經歷的過程。

陳竹亭分享,在這樣動態的過程中,反思教師的角色,又多了好幾層的意義:教師從教中學,與學生教學相長;其次,教師發展更多元的學習環境與機會,以及擁有更寬廣的視界,與學生一起達成學習目標或成就。

我們能給的最好的教育,就是讓學生看到我們肯不斷的教育自己。」最後他以這樣殷殷期許做為結語。

About ntu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