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DE2系列】綜合討論:陳竹亭、林照真、蔡明燁三位教授 跨科際傳播問題Q&A

記者|沈夙崢(國立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

跨科際教育研討會暨工作坊─跨科際教育與傳播」中,SHS計畫總主持人陳竹亭「跨科際教育內評指標暨跨科際教育中的表達與傳播(Communication in TDE)」、國立臺灣大學新聞學研究所副教授林照真「親愛的,傳播讓世界更有趣了」和英國里茲大學副研究員蔡明燁「我有什麼故事?為什麼要對外說故事?–跨科際教育/傳播的整合與實踐」的專題演講結束後,與會來賓提出一些問題、執行困難與三位老師進行討論和交流。

三位老師對於跨科際傳播提出很好的想法。(圖片拍攝:Flora)

有來賓針對陳竹亭提出的「雙向質化指標與量化指標」進行提問,希望老師可以進一步解說如何操作?陳竹亭則表示:「該指標是第一次曝光,所以操作方面還要倚賴大家,透過工作坊的實際運作,一面學習以瞭解該指標是否合適運用。」

若適合操作,他認為之後課堂上也可以利用短講的模式進行練習,甚至現在就可以利用參加這個工作坊來寫報導、側寫紀錄,甚至後製影片來呈現。

而林照真在專題演講中以「虛擬攝影棚」為例,舉出交大用這樣新的科技讓同學來「說故事」。也有來賓對此希望老師可以提供簡單建議給未有虛擬影棚的人,並提供一些簡單需要技術、團隊給建議。林照真表示需要的是利用數位影像團隊讓數位影像不再只是娛樂,而是科學教育。她認為「虛擬棚只是一個空間,透過傳播也是一樣的」。至於來賓詢問「學生和課程之後是否還有一個更大的團隊在支持?」林照真則說她的不是課程,因此學生都是自由參與、發揮所學,例如:攝影棚是提供學場景設計的同學有一個發揮的空間,讓他們不是只去做連續劇、遊戲的設計等和知識無關的事情。針對所學知識的運用,陳竹亭給予一些建議,他表示:「在跨界中其實學生的短講是可行的,但是他們大多沒有勇氣跟業主說明,另外產學合作雙方也需要多配合。」

接著台北藝術大學的助理以自己的親身經驗提出一些瓶頸,他表示在執行計畫中一直遇到傳播的問題,因為不知道如何讓受眾知道計畫內容。這部分應該如何策略?對於這個困難蔡明燁表示:「要先知道受眾是誰,知道要傳達給誰就能更明確知道策略,因為不同對象有不同傳播方式,如:長期、短期等策略就不一樣。」另外蔡明燁認為若她是受眾會希望知道課程規劃以了解是否可以學到東西?如果受眾不懂你們的規劃,那課程至少得有一些敘述的亮點、焦點,或是加上一些圖片、影片,甚至連絡連結,倘若受眾無法到場上課,是否可以利用SKYPE之類的軟體可以同步學習?

聽完老師的建議後,北藝大的助理提出另外一個困難,即是一直面臨到計畫目的不斷是變動,在這樣的變動情況下策略便會有所改變,而無法持續在議題上繼續深化、探索。對於這點蔡明燁正面的認為合作的幾造本身已經是不同的領域,在溝通的過程中目標也許會不斷變動,但在溝通的過程中產生出來的一系列問題對於外界來是值得傳播的內容,因此她表示「將這些呈現出來就可以達到傳播的目的。」而陳竹亭覺得對此困難不必太焦慮,因為傳播本身就是不斷的變動,只是一開始的初衷不能忘記。至於要有一個具體的產出,他認為任何內容、成果都可以,例如:藝術治療,就是一種醫學跟藝術的整合,但有許多議題仍需靠各位去設定,如:醫學這麼廣要怎麼取捨?陳竹亭表示「這還是要回到團隊更具體的思考。」林照真也提出,「你們在發展學習的過程中,讓學生、老師都有感動、學習到東西的,想一個辦法看看可以怎麼呈現出來。」

最後來自東海大學的助理則提出若想要新開課程會造成老師的負擔,開類似跨界的課程,老師們是否需要跨領域的學習?有這樣的背景是否可以讓課程更好?林照真表示自己的認知是「跨科際的知識結合對於解決社會上的問題是有其必要性,如果學生可以在畢業前有這樣的經驗是很好的。」接著她進一步分享自身的經驗,認為從做中學在大環境中是可行的方式。但是不諱言從跨科際角度來說,老師的確會比較辛苦。陳竹亭則以在東海大學執行計畫時遇上的挫折為例,傳達自己的看法。他表示SHS計畫最初即是針對大學中沒有新聞相關科系的大學進行支持,一開始便選擇東海大學,辦得相當成功,接著第二次要辦進階課程時計畫辦公室只提出一個要求─寫出700字的計畫書,結果只有5人報名,因此進階課程便取消了。陳竹亭認為「其實學生才是最大的主因」,高齡化有很多資料必須蒐集,學生是否可以做到?第二個問題則是學生都只想聽別人說,針對這樣的問題,陳竹亭表示「可以利用WORKSHOP的方式來推廣。」

STDE2系列精彩內容全紀錄

About Cass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