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公衛視野:瘦肉精風險

文字摘要|彭欣怡(臺北市立教育大學兒童發展碩士)
特約編輯|李銘杰(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特約編輯/臺大職衛所博研生/政大法科所碩研生)

本文是摘要【公衛視野】影片內容,網址如下 http://speech.mc.ntu.edu.tw/media/367

吳焜裕|臺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副教授

吳副教授指出,我國為WTO會員國,必須遵守動植物衛生檢疫措施協定(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Sanitary and Phytosanitary Measures, SPS),故我國不可以隨意禁止貨品進口,必須有科學證據。科學證據是指經過風險評估後,證明其對國人健康有害。若是禁止美國牛肉進口,美國可以到WTO提出仲裁,此時若沒有足夠的證據,我國就可能輸了仲裁。

過去不認為萊克多巴胺會在身體累積,但最近卻在豬的實驗上發現到有累積的可能,所以我們必須要考慮長期的風險。過去萊克多巴胺有兩個健康風險評估,其一為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利用猴子所做的評估,其二是世界衛生組織「食品添加劑聯合專家委員會所做的五人實驗數據,但這兩個評估的結果都缺法可信度,猴子的評估樣本太少,人的實驗才兩天,無法代表長期的效應,五個人的代表性也不足。

吳副教授也指出,這些風險評估並沒有考慮華人與歐美國家的飲食習慣差異,例如華人愛吃內臟等。而且就算之後訂定不得檢出,也不代表就是沒有風險,因為無法檢出可能只是低於偵測極限,而不是沒有,若是有殘留就有風險。此外有人提到萊克多巴胺的風險比騎機車的風險還低,這不盡然。機車屬於可控制的風險,而萊克多巴胺在很多情況下,消費者並無法選擇,屬於強迫性的風險,事實上是比騎車的風險還大的。

吳副教授最後指出,由於政府不尊重專業,加上不了解風險評估與溝通的重要性,使得整個決策的過程產生許多問題,自然會讓民眾產生不信任感。

黃文鴻|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教授
*此文來自黃教授所提供之新聞稿

這個學期開始第一次上課(2/20, 21),我問臺大健管所與陽明衛福所兩班修課學生共約五十人:美牛進口是政治問題還是健康問題,幾乎九成以上的學生都認為是政治問題。嚴格說來,美牛進口是政治、健康與經貿的複合議題,是國家整體利益的政策議題,不是單一的健康風險問題。

政府決策者一開始想從無礙健康的科學論述切入,歷經數週的紛擾,才定調為「安全容許、牛豬分離、強制標示、排除內臟」 四大原則,但已失先機,再經過市場抽樣檢出瘦肉精的報導以及農委會涉嫌隱匿禽流感事件,三管五卡的成效以及政府主管機關的公信力已大受質疑。

學界出身的衛生署前署長李明亮教授曾說:擔任政務官最難過的是:「實話不能說,謊話說不出來」,這是很痛苦的一件事。社會大眾有權利知道:政府決策者是否講真話?「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恐怕這是每個政務官都應放在心裡深思的問題。從公共衛生的角度,衛生署長李明亮說,那是一種互信的基礎。然而,一旦互信的根基動搖了,整個國家的公共衛生都可能垮台。」

美牛議題至少涉及國家整體利益、民眾健康風險以及畜產養殖業(牛雞豬)層面的範疇,到目前為止,沒看到政府對基於國家整體利益的分析論述,矢口否認美國的政治壓力。在四大原則定調下,未見對健康風險管理的具體策略與畜產養殖業(牛雞豬)的衝擊、輔導措施,仍然在科學證據上打轉,迴避政治決策應有的擔當。

從公共衛生的觀點,屈服於美國的壓力卻又矢口否認,也不願說明基於國家整體的利益的決策基礎,在健康風險管理的策略以及畜產養殖業(牛雞豬)的衝擊、輔導措施方面,又如何能取信於民眾?當務之急,先從恢復社會大眾與政府間的互信根基著手吧。否則,到頭來又是一場混仗。反正,臺灣社會與民眾是健忘的,離下次選舉還有兩年多,誰怕誰?

陳家揚|臺大環境衛生研究所教授

瘦肉精爭議大,當中不應該只考慮人的利益,萊克多巴胺其實也會對動物造成極大痛苦。(圖片拍攝:Cassie Yang)

陳教授指出,市面上推出的瘦肉精快篩方法,偽陰性的機會很高,且無法告訴我們含量多少,故需要更精確的檢測方法。陳教授以萊克多巴胺為例,分別提出酵素免疫分析法、液相層析-螢光偵測器、以及液相層析-串聯式質譜儀三種不同檢測方式。樣品檢測必須經過萃取、淨化與偵測三個主要的步驟。

酵素免疫分析法的基本原理是抗體抗原反應,優點在於不需要複雜的儀器,檢測的範圍約為0.3-0.5 ppb。,此方法很適合一般在地的衛生單位檢測用,但可能會有偽陽性的結果,最好做進一步的確認。

液相層析-螢光偵測器的基本原理是透過紫外光的照射將電子激發,當電子回到基礎態的時候會發出螢光,再偵測即可。好處是螢光反應很穩定,價格與操作門檻低,建置這一套檢測儀器約50~60萬,最低可檢測濃度 1-6 ppb。

液相層析-串聯式質譜儀的基本原理是先藉由液相層析分離後,再測量其m/z值。此方法有兩道質譜,萊克多巴胺會在第一道質譜會產生302的正離子,將其擊碎後,在第二道的質譜會看到164的正離子產生較強的訊號,故選擇此作為定量標準,而284和121等其他訊號較弱的離子則可作為定性用,經過兩階段的定性程序,專一性高,證據充足。好處是其偵測極限低0.05~0.1(ppb),但是價格昂貴,約需花費一千萬建置,維護費用也差不多一年一千萬,且需要相當專業的人員操作。

對於政策的部分,若是日後要訂10 ppb為殘留容許量,目前三種方法都可以檢測得出來。但是零檢出的標準可能會有問題,我們看不到,不代表肉品內真的不含有瘦肉精,法條若是這樣訂可能會有疑慮。若是訂為不得檢出,要使用哪種儀器作為檢定的標準都還需要討論。此外檢測的部分也要有足夠的人力和技術支援,否則會產生更多的問題。

李應元|立法委員

李委員指出,目前的修法政策主要的方向有授予地方政府制定較嚴格的自治規則,例如授權地方政府制定更嚴格的瘦肉精安全容許檢測標準;將瘦肉精列入食品衛生管理法,若食品或食品添加劑中含有瘦肉精,則不得製造、加工、調配、包裝、運送、貯存、販賣、輸入、輸出、作為贈品或公開陳列;此外還有強化三管五卡方面的政策。

李委員指出,美國牛佔國家貿易額約1/300,而這樣少的貿易額卻給我國如此大的壓力,是否符合比例原則?為什麼不改開放其他產品的,可同時解除我國與美國之間各自的壓力。

李委員認為,最近臺灣查出豬肉使用瘦肉精的動機令人質疑,因為沒有必要在此時宣布這樣的結果。李委員懷疑美方可藉此提出我國也有用瘦肉精,不應該拒絕美國輸入含有瘦肉精的牛肉。事實上只有千分之一的養殖業者使用瘦肉精,但這樣的事情卻被擴大為報紙頭條,好像所有養殖業者都有使用瘦肉精,是不道德的行為。

李委員總結,進口牛肉要付出一定的代價,而政黨或是政治所付出的代價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犧牲民眾的健康,不能讓民眾因此付出代價。

周晉澄| 臺大獸醫學院院長

周院長食品產地管理的漏洞。先前新聞報導有澳洲牛肉檢測出含有瘦肉精,但是從澳洲辦事處得知,澳洲國內對於牛肉瘦肉精檢測一向都是零檢出,但到了臺灣卻被檢測出含有瘦肉精,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韓國。後來才知道其實這些牛肉只是換了衣服,事實上產地仍是美國。

周院長對專家會議的專業程度提出質疑。有一篇研究發現,對九隻灰狗注入少量的萊克多巴胺即可造成多隻灰狗死亡,其作用機制與克倫特羅(clenbuterol)類似,都是乙型受體促效劑,周院長認為這很重要且不能忽略,但農委會跨部會第一次專家會議的結論卻認為這不具有參考價值,在當時許多重要的專家並未受邀此會議。第二次會議限制專家不得向外宣布會議結果,周院長不滿會議結果不透明而選擇離席,而後農委會感到壓力也才公開了會議內容,也達到了周院長離席的目的。第三次專家會議周院長有受邀,並推翻了第二次會議所紀錄的內容,指出第二次的專家會議並沒有嚴謹的科學依據,前次專家的專業程度值得懷疑。

周院長也對國家政策運作的機制提出質疑,例如第三次會議後政府提出「安全容許、牛豬分離、強制標示、排除內臟」政策,並強調沒有證據證明萊克多巴胺對人體有害。周院長表示,我們沒有做相關的研究,怎麼能夠證明萊克多巴胺對人體無害?顯然此次的決議是根據第二次的專家會議結果所提出。後來政府又宣稱六成多的人基於「安全容許、牛豬分離、強制標示、排除內臟」政策,會支持含有瘦肉精的美國牛肉進口,但之後研考會所做的民調,卻有四成八反對。這些資料前後不一致,讓人對政府產生不信任感。

周院長最後指出,我們考慮是否使用萊克多巴胺,不應該只考慮人的利益,萊克多巴胺會對動物造成極大痛苦的,產上類似腎上腺素的作用,作用太強甚至會造成動物死亡,是很不人道的做法,我們呼籲不要使用這種藥。

專題閱讀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來由去脈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專家與政府的衝突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專家間的衝突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對社會衝擊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 於法之爭議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公衛視野:瘦肉精風險

About Cass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