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專家與政府的衝突

撰文作者|林奕志(政治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
特約編輯|李銘杰(臺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所博研生/政大法律科際整合所碩研生)

2007年美方就曾給台灣政府壓力,希望能開放含瘦肉精的肉品進口。當時的在野黨國民黨以「國民健康」為由力主反對。今年國民黨的角色轉換成執政黨,反而為瘦肉精大力辯護。若檢視現在在野的民進黨於2007年推動瘦肉精肉品進口的態度,也可發現類似的矛盾狀況……

2012年初,在馬政府勝選連任,人民正在期待馬政府能端出甚麼「牛肉」時,「美國牛肉」議題,則率先登上版面。美國牛肉的議題在2009年就曾因狂牛症喧騰一時,當時政府開放狂牛症風險較高的帶骨牛肉進口,導致消費者團體群起抵制。後來雖以「三管五卡」暫時平息,但始終沒辦法讓所有人獲得滿意的答案。

瘦肉精爭議,網路上諷刺漫畫滿天飛。(圖片來源﹕marioyang@Flickr)

瘦肉精是甚麼?對人體有沒有害?

新的爭議源自美國牛肉使用的瘦肉精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瘦肉精有許多種,主要作用為增加畜養動物的「換肉率」,將其攝取的食物轉換為肌肉而非脂肪,以增加動物的經濟價值,也可減少飼料的使用 [1]。萊克多巴胺為乙型受體素(Beta-agonists)的其中一種,乙型受體素於醫學上經常使用來治療氣喘,可舒緩呼吸道肌肉的收縮 [2]。

因為瘦肉精的經濟使用價值很高,是畜產業愛用的飼料添加劑,目前已有26國開放使用於豬肉中。2003年美國允許畜牛過程中使用萊克多巴胺。今年(2012年)的爭議則在於美國要求台灣開放含有瘦肉精的肉品進口。台灣政府原本因中國傳出多起食用瘦肉精中毒的案例,於2006年公告禁用乙型受體素,且不得於肉品中驗出 [3]。但今年初卻在美方的壓力之下打算解禁,被傳出與美國在選前有交換條件,引起用「國民健康」換取「選舉利益」的質疑。

萊克多巴胺對人體的影響眾說紛紜,僅有一篇人體實驗研究,且對象只有六名成年男性 [4]。雖然實驗指出萊克多巴胺可快速被代謝,但因實驗人數過少而飽受各界質疑。由於無充分的證據說服大眾,行政院成立美牛議題技術諮詢小組,邀請醫學、公共衛生、食品、藥品及獸醫專家,於2012年2月10日召開第一次會議。會中試圖「技術性」的將萊克多巴胺歸類為「飼料添加物」,而非「治療藥品」,並且拒絕參考2011年進行的動物實驗結果 [5]。許多醫學專家對此展開抨擊,且少數早已表態反對立場的專家表示並未受邀,使得諮詢會議受到「一言堂」的批評。

在沒有新醫學證據的情況下,雖然目前還未修改2006年制定的「不得驗出瘦肉精」的法規,但行政院已基本上定調朝「有條件解禁」的方向修法。

政治人物總是前後不一,那科學呢?

2007年美方就曾給台灣政府壓力,希望能開放含瘦肉精的肉品進口。當時的在野黨國民黨以「國民健康」為由力主反對。今年國民黨的角色轉換成執政黨,反而為瘦肉精大力辯護。若檢視現在在野的民進黨於2007年推動瘦肉精肉品進口的態度,也可發現類似的矛盾狀況。

台灣人對政治人物向來不信任,但應該是「中立、客觀」的科學,也顯示出曖昧模糊的立場時,大多人則顯得不知所措。在瘦肉精例子上,截至目前為止,所有的醫學證據都可被詮釋成「沒有明確證據可證明」在某些限定的用量下,瘦肉精會危害人體。但反過來自然也可被解讀為「沒有明確證據可證明」不會危害人體。而在政府面臨美方的巨大壓力之下,我們真的能相信政府所「沒有預設立場」的宣稱,認為政府唯一的判斷標準是所謂的「科學證據」嗎?從以下的例子我想大概可窺知一二。

少棒變化球的爭議 [6]

少棒曾在台灣引起極大的旋風。(圖片來源﹕marioyang@Flickr)

1970「少棒旋風」年代,有些醫學專家對少年投手投變化球一事感到憂慮,由於投出變化球要扭轉手臂,發育中的青少年或兒童有可能因此造成手臂的受傷。在國內也引起不少醫學專家的討論,正反意見皆有,各執己見。當年台灣少棒球員普遍被認為體型、爆發力不如歐美同年齡的球員,於是使用歐美少棒球員較不熟悉的變化球,成為台灣少棒隊的重要求勝基礎。

棒球界雖然以小心為妙的前提,希望能夠禁止少棒投變化球。但因時值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1971年)、中美斷交(1978年)等外交挫敗,使得台灣政府亟需能對內凝聚民族主義氛圍的工具。三級棒球此時就成了最好的外交手段之一。在這樣的氛圍之下,「沒有明確證據證明」變化球會傷害少棒投手,就成了官方最好的說詞。於是在變化球的醫學傷害一直不明朗的狀況下,台灣的少棒隊還是持續使用變化球作為求勝的重要工具。

到了1990年代。因外交氛圍的趨緩,加以國人對少棒的關注逐漸消退,於是同樣在「沒有明確證據證明」變化球會傷害少棒投手的情況下,中華棒協於1998年宣布少棒比賽禁止投變化球,為此爭議畫下暫時的句點。

專家政府的衝突  未必是科學vs.非科學的選擇

從少棒的例子可以看出,政府在同樣沒有明確科學證據時,卻因時代的轉換,少棒成績對政府的利益不同而有立場上的明確差異。在這案例中,所謂的「科學」,其實不過是政府用來獲取利益而借用的「手段」。

科學在現代社會取得了巨大的合法權力,因此為了爭奪科學的支持,在相關爭議當中,我們可以看到大量的劃界行為(boundary-work) [7]──即為了爭奪可能的資源、利益、權力等,而試圖壟斷科學的合法性或權威性,將對立的一方劃為非科學而達成目的。現在的美國牛肉爭議,政府與部分專家試圖引用所謂的科學證據來證明瘦肉精的無害(如六個樣本的人體實驗),而其他的專家則試圖將這些證據劃出「科學」之外(質疑樣本數的不足等),即是非常典型的劃界行為。

因此,當我們在面對科學爭議時,單純的信任某方面提出的所謂「科學證據」,是相當危險的。還是得仔細檢視其提出證據背後糾結的社會脈絡與可能意圖,才能夠比較清楚的判斷所謂的科學證據,是純粹求知而得的,抑或背後隱藏著角力的爭奪。努力讓自己獲取多方的資訊,培養自己的判斷力,不讓單一論點牽著走,才是在此類爭議當中的生存之道。

推薦閱讀
1.美國在台協會,<美國牛肉與萊克多巴胺的事實與數據>,取自於: http://www.ait.org.tw/zh/officialtext-ot1201.html (2012.4.10)
2.America Thoracic Society, “WHAT ARE BETA-AGONISTS?”. 取自於: http://www.thoracic.org/clinical/copd-guidelines/for-patients/what-kind-of-medications-are-there-for-copd/what-are-beta-agonists.php (2012.4.10)
3.<瘦肉精說分明>,藥物食品安全週報,行政院衛生署,2007; 97:1 ; <中國多起毒事件 瘦肉精在台列禁藥>,原視新聞網,取自於: http://www.titv.org.tw/news/VideoNews.php?UID=38364 (2012.4.10)
4.Fritz R. Ungemach, ‘WHO FOOD ADDITIVES SERIES: 53 RACTOPAMINE (addendum)’ 取自於: http://www.inchem.org/documents/jecfa/jecmono/v53je08.htm(2012.4.10)
5.<農委會召開首次美牛議題跨部會技術諮詢小組會議>,農委會。取自於: http://www.coa.gov.tw/show_news.php?cat=show_news&serial=coa_diamond_20120210165217 (2012.4.10)
6.林奕志 (2011),< 想像的強壯身體與脆弱身體:從STS的觀點看台灣棒球投手調度觀念的演進>,社會學研究所,台北,政治大學,碩士
7.Gieryn, Thomas F. “Boundary-work and the demarcation of science from non-science: strains and interests in professional ideologies of scientist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48 (1983): 781–795.

專題閱讀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來由去脈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專家與政府的衝突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專家間的衝突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對社會衝擊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瘦肉精 於法之爭議
【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公衛視野:瘦肉精風險

About Cass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