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變遷的省思

作者|周成功(長庚大學生命科學學系教授)

在過去科學發展的歷史中,科學從未被如此認真地用來預測人類社會未來的動向;「全球變遷」的預警究竟有多嚴重?人類對環境的摧殘真的已經走向一條不歸路?我們對未來生存環境的巨變,還有沒有任何適應的能力?面對這些重大的難題,科學家正陷在一個相當窘困的處境。

今天,我們的社會只關心下一回合雙方交鋒的輸贏,提出「全球變遷」的問題,好像有些不切實際,然而,未來的巨變可能就在我們兒孫身上出現。

氣候變遷與我們緊密相連,應主動多瞭解。(圖片來源﹕dothegreenthing@Flickr)

「全球變遷」是個科學理論,它試圖預測現代工業發展,對全球氣候和環境的影響。

在「全球變遷」的理論中,溫室效應談到人類燃燒石化燃料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在大氣層中持續增加,會形成「溫室」,使全球氣候日趨溫暖。而氣溫上升將加速兩極冰山融解,造成海平面上升,淹沒沿海低窪地區,同時農作物及水源也會受到影響。

走向自我毀滅

「全球變遷」的理論如果是真的,它代表了人類文明自我毀滅的一個面象。唯一補救之道就是,主刻減少釋放這些「溫室氣體」,但是這需要付出代價。

根據估計,美國為採取嚴格管制二氧化碳的政策,每年要花費一千五百億美元才能在公元二0一五年、使「溫室氣體」的排放率降低二0%至三五%。如果美國不願意付這筆巨額花費,就必須在其他方面多下功夫,像加強工廠汽電共生設施,改善汽車使用效率,讓現有核能電廠的發電時間從五0%延長到七五%等等。

這些溫和的措施,將使地球到二0一五年的時候,二氧化碳從預期的增加五0%,減少到只增加二0%。

在過去科學發展的歷史中,科學從未被如此認真地用來預測人類社會未來的動向;「全球變遷」的預警究竟有多嚴重?人類對環境的摧殘真的已經走向一條不歸路?我們對未來生存環境的巨變,還有沒有任何適應的能力?面對這些重大的難題,科學家正陷在一個相當窘困的處境。

一方面我們並不具備有效處理如此巨大系統的科學工具,我們缺少細膩精緻的理論來支持研究的導向,因此專業科學家面對「全球變遷」理論時,理應抱持一種深刻嚴苛的批判態度;但是另一方面,身為人類一分子,面對這樣一個並非完全成熟,但對人類未來有如此重大衝擊的科學理論時,科學家是否應該站在人的立場,全然跳入支持這個研究「全球變遷」的行列?

減低衝擊

美國國家科學院就溫室效應對美國經濟產生的衝擊,提出了一個特別報告,指出溫室效應在經濟面的影響是溫和而且能夠應付的,因為工業及能源部門受到氣溫的影響較少,而農業會受到比較嚴重的衝擊。但適度地改良育種,再加上其他措施,也可以使這種衝擊減少到最小。

溫室效應產生重大影響的有二個地方:一是沿海城市,另一個則是生態系統。生態系統適應環境改變的速度很慢,所以影響較大;而保護沿海地區免受海水上升之害,更是所費不貲。但報告的結論仍很樂觀地指出,科技創新與工業設備汰舊換新的速度,應該可以應付未來氣候的變化。

這樣的報告一出現,立刻受到很多攻擊。有人認為它低估了人類經濟活動對自然生態系統依存的程度。要澄清這些論點,人類必須花更多時間做更多的研究。但是大自然是否准許我們再等待?美國的科學家能做樂觀的評估,顯然是因為他們地大物博.實力雄厚,有足夠的緩衝空間供其迴旋,輸贏相抵或可立於不敗之地。

但生活在台灣的我們,該怎麼思考與面對這個問題呢?在今天這個統獨紛爭的時刻,我們的社會只關心下一回合雙方交鋒的輸贏,提出「全球變遷」的問題好像有點不切實際。然而,未來的巨變可能就在我們兒孫身上出現。

在這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海島上能有多少緩衝的空間?又有多少實力可與大自然周旋呢?

About Cass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