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振家 Archive

0

流行歌曲的主歌與副歌:聽眾的生理反應研究

特約作者|陳容姍(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碩士)
特約編輯|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音樂如何引起聽眾的情緒?二十年來,心理學家藉由實驗找出了一些容易感動聽眾的音樂特徵,例如打破聽眾對於音樂進行的預期,在音域、音量、音色、和聲上稍做轉折。

以流行歌曲而言,副歌出現之際,經常藉由各種音樂手法來強調新段落的進入,造成「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效果。針對聽眾所做的生理反應研究,證實了副歌的重要性。

英國創作歌手阿黛爾(Adele)在今年葛萊美獎(Grammy Awards)成為最大贏家之後,一位科學家 [1]在《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Anatomy of a Tear-Jerker(阿黛爾的歌何以催人淚下?),探討阿黛爾的歌聲魅力,以及音樂情緒的心理學基礎。該文指出,阿黛爾十分擅長使用倚音(appoggiatura),這種裝飾音可以令聽者感受到音樂張力,而當曲調回到正軌時,聽者則鬆了口氣,深受感動。

回顧近年的情緒心理學可以發現,有關巔峰情緒經驗的實驗研究,最常使用的刺激材料就是音樂。俗話所說的「被音樂感動得起雞皮疙瘩」、「被某人的歌聲電到」,這類巔峰情緒經驗稱為chill或thrill,有些學者試圖找出能引發此一經驗的音樂形式特徵,這方面的研究始於1990年代。當聽者被音樂引發強烈的情緒時,身體的變化會顯示在某些生理指標上面,其中皮膚電導(skin conductance)是較常使用的指標。由外界刺激所導致的交感神經系統活化,會促進手部出汗,皮膚的導電度隨即上升,此即膚電反應;外界刺激傳入之後一到三秒內的任何膚電反應,都屬於該刺激所造成的結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從臺灣的喇叭弦看樂器的「延伸適應」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樂器學(organology)是一門關於樂器的學科,主要研究樂器的歷史、社會功能、形制、樂器與演奏的關係。有關樂器研究的方法與議題相當多元,研究者可以依照研究對象的特性而有所取捨,甚至能夠從特定的樂器入手,開發出新的研究議題。

本文所要探討的樂器,是一種臺灣特有的胡琴:喇叭弦。這個樂器最早出現於日治時期,該樂器的發明與20世紀錄音科技、唱片工業的興起有關,但其後續發展則以特殊的音色在臺灣民間音樂中佔有一席之地。藉由喇叭弦,筆者將強調「延伸適應」(exaptation)這個演化生物學(evolutionary biology)的觀念在樂器學中的應用。廣義而言,「演化」就是「隨著時間變化」,成功解釋生物演化的達爾文主義(Darwinism),也被許多學者拿來解釋文化的演化(cultural evolution)。本文嘗試將樂器類比為人類所豢養的家畜或寵物,探討其功能隨著社會脈絡而變化的現象。

喇叭弦又叫作喇叭琴,閩南語稱為鐵弦仔、鼓吹弦,客語稱為叭哈弦。從喇叭弦的形制來看,此樂器可以視為留聲機的一種變形,因為它有許多元件直接取材自留聲機。喇叭弦的製作,是在一根圓柱型金屬管的頂端套上留聲機的喇叭頭(放送頭),在圓柱管的底部套上留聲機的P形彎管,此彎管之末端為留聲機唱頭的雲母圓片,上面放置琴馬,平行於圓柱管的弦為金屬弦,用馬尾弓拉奏(圖1)。

喇叭弦的發聲特點,是將弦的振動傳到雲母片上面,藉由這片小小的振動板發射聲波,除了直接從雲母片前方發射聲波之外,有些聲波是從雲母片後方進入P形彎管、圓柱管,從喇叭口傳出。由於雲母片不易取得,樂器製造者也可以用玻璃纖維或塑膠片代替之。除了這片振動板與馬尾弓之外,喇叭弦通體皆為金屬所製,材質可以是鋁、鐵、銅等[1][2]。

圖1:喇叭弦的形制(蔡振家繪製)。圓柱管的長度約為45公分,圓形雲母片(位於背面)的半徑約為2公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牛頓與詩人的彩虹:淺談科學之美

作者|梁家祺副教授(元智大學通識教學部)

牛頓的稜鏡分光實驗證明了陽光是由幾種不同顏色的光線所組成,這個現在看似簡單的常識,在當時卻面臨著許多挑戰。十八世紀與十九世紀初期的某些詩人與藝術家視牛頓為敵人,認為牛頓將彩虹轉換成一種數學習作破壞了光、美與存在的特殊性,其中包括著名的詩人濟慈與歌德,濟慈在《拉米亞》中語帶憤怒的責難科學讓天使折翼:

魔力不是都要飛逝
只因碰觸了冰冷的哲學?
天上一度有道可畏的彩虹:
我們熟悉她的緯紗、她的紋理 ;
她得自於尋常事物晦暗類別之資質。
哲學要令天使折翼,
用規則和準線破除一切神秘,
把幽靈驅離天空,
把地精趕出藏穴,
把彩虹拆解‧‧‧‧‧‧[i]

裸身的牛頓。(圖片來源:http://www.tate.org.uk)

濟慈認為牛頓的科學破壞了彩虹的美麗與詩意,而歌德甚至出了一本書來試圖發展一套反駁牛頓理論的色彩新科學。著名的天才詩人畫家布雷克畫了一幅裸身的牛頓(Newton, William Blake, 1795, Tate Gallery),坐在巨大的石上彎著軀幹俯身拿著類似圓規的工具畫三角型內的半圓,牛頓的肌肉充滿著幾何的線條與形狀,呈現極為不舒服的姿態投入測量,巨石上有如彩虹般的燦爛光輝是牛頓不得見的,畫中呈現布雷克對牛頓(或科學)的鄙視,暗示牛頓是個用功卻沒有想像力與洞察力的科學家。即使如此,我們不會因為此些反科學的見解就否定他們的文學成就,歌德的《浮士德》和濟慈的《拉米亞》依然傳頌千古,布雷克的「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掌中握無限,剎那即永恆。」仍然是最為人熟悉的詩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gs:
0

【電子文庫】《鐵達尼號》上的弦樂四重奏:淺談抒情美典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在生死交關的時刻,「淡定」者幾希?

電影《鐵達尼號》中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那就是在甲板上的弦樂四重奏。當時船身已經浸水,人人自顧不暇,但四位音樂家仍然盡職地完成演奏。在悠揚樂聲的烘襯之下,紛擾緊張的時間彷彿定格凝止,瞬間成為永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PLcZ5Rk3Lg

或許有觀眾認為,這四位音樂家真是浪漫得無可救藥,然而從藝術表現手法來看,《鐵達尼號》中的弦樂四重奏可以說實踐了抒情美典(lyrical aesthetics),讓整部電影更具詩意。

所謂「抒情」,各家說法不盡相同,此處主要援引陳芳英的觀點,聚焦於抒情美典的幾個要素:

抒情美典的四個要項是內化(internalization)、象意(symbolization)、自我、和當下。換句話講,我們面對外界的種種,有所感知,經過內化的過程,以象意的符號呈現出來,重點是,呈現之際,必須與當下和自我結合,也就是說在呈現那一刻,時間是定格凝止的,轉而成為在固定的空間迴盪回顧。[1]

音樂的創作,經常是由作曲家將其內心感受透過音樂表現出來,有些風格較為沉靜、內斂的音樂,容易讓聽眾陷入回憶與自省;生命中的種種經歷湧上心頭,與自我的當下心境交融迴盪,進而產生靈光一現(moment of epiphany)的體會。

《鐵達尼號》中的弦樂四重奏,串連了一個又一個抒情空間——船長、鐵達尼號的設計者分別獨處一室,思考著自己的責任;而在另一個角落,老夫老妻在床上相擁,一位母親為即將進入夢鄉的小孩講故事,享受最後的天倫之樂——在每個遺世獨立的空間裡,皆迴盪著〈Nearer My God to Thee〉的祥和主題,這段弦樂四重奏阻隔了紅塵的喧囂,讓人彷彿達到超越生死的境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STDE系列7】專題短講4 從生命科學看表演藝術

講者|蔡振家副教授(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
記者|採訪報導廖翊筌(臺大意識報)
記者|拍攝報導陳明莉、薛仲翔、林哲謙、謝依萍(SHSnet數位平臺)

「第一屆跨科際教育研討會(The First Symposium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簡稱STDE)」日前於國立臺灣大學集思會議中心舉辦,此活動由教育部顧問室、SHS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主辦,SHSnet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數位平臺及SHS跨科際問題解決導向課程平臺等單位協辦。多位學者也暢談跨科際教育精神、理據及實例。SHS計畫團隊整理出【STDE系列】各場演講報導,讓大家更深入瞭解跨科際教育深入意涵!

下午六場專題演講在中央大學學習與教學研究所教授柯華葳主持,第四場的專題短講「 從生命科學看表演藝術」,主講人為臺大音樂所副教授蔡振家,演講主題分為兩項, 跨科際研究,以打擊樂認知研究為例,與跨科際教學,以音樂與戲曲所引起的膚電反應研究為例。

蔡振家老師以生動的方式,說明如何從生命科學看表演藝術。(圖片拍攝:章銘升)

蔡振家表示,音樂與腦科學的跨科際研究,在近年來發展的相當迅速,自1992年每年大概都有四、五十篇的相關論文,然而,在眾多研究當中卻只有一篇與打擊樂有關,促使他在近五、六年開發了打擊樂的腦造影研究,並完成了京劇鑼鼓與爵士鼓的口傳這兩項實驗。這項實驗也印證過去的一項研究,音樂家在做主動的聆聽過程中,跟著聽到的音樂在想像自己在演奏的時候,會活化整個聽覺背側路徑,整合聲音訊息與運動訊息 使音樂家聽到自己演奏或演唱的音樂時,會想像自己也在演奏。

在跨科際教學,蔡振家研究閱聽人聆聽表演藝術的認知,在感到雞皮疙瘩掉時手指冒汗的狀況,以膚電反應導電度的測量,來推估閱聽人對於表演藝術的感動程度。蔡振家表示,雖然每個人反應不一樣,但藉由招募了三十、四十個受試者,再平均實驗結果,可以藉此找出一首歌容易引起人們感動的段落。他也發現聽流行歌比較容易感動的時間點,是在主歌接到副歌的時候,並且以音樂漸慢的方式,更加導致人們感動的認知的增加。

另外,蔡振家針對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京劇樣板戲研究,也發現音樂的渲染方式,使閱聽人即便處在不明白戲曲內容的情況之下,也會對於特定段落產生膚電反應。也表示在政治宣傳中,音樂可以發揮其強大的宣傳能力。

蔡振家認為藉由表演藝術與生命科學碰撞所產生的火花,照亮了表演藝術的本質,甚至是人文藝術的本質。然而,表演藝術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作品內容或作品的社會歷史脈絡,少有人研究閱聽者的主體經驗,蔡振家認為,人文藝術研究位居於人文研究核心地位,而閱聽人在藝文世界裡藉由心智活動的抉擇,形成的自我內在的價值與理想,因此閱聽人對於表演藝術的主體經驗研究,應該受到相當程度的重視與關注,以了解閱聽人美感經驗如何產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gs:
0

【來讀冊吧!】另類閱聽/西方劇場中的精神分裂症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著名演員費雯麗在1950年飾演《欲望街車》中的白蘭琪,她覺得演出這個角色特別累人,「我在劇院裡演了九個月的白蘭琪,現在是她主宰著我。」《欲望街車》讓費雯麗獲得了第二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但她沉痛表示,扮演白蘭琪「使我陷入了瘋狂」。

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的症狀,包括了思考障礙、胡言亂語、自創新詞、情感冷漠、人際關係疏離與退縮、覺得思想被外力所控制、幻覺、妄想……等。此症跟人格分裂並沒有什麼關係,精神分裂症的「分裂」,比較適合理解為:患者的認知與現實脫節,產生不一致的情緒表達或反應。

《欲望街車》不僅描寫了精神分裂症的症狀,此劇細膩而深刻的對話與表演,甚至還會讓演員陷入精神疾病的危機。(圖片來源﹕WBUR@Flickr)

精神分裂症中關於社交退縮的症狀,在自然寫實主義的經典劇作《玻璃動物園》(The Glass Menagerie)裡面,有著極為動人的描寫。此劇的故事發生在1930年代的美國南方城鎮,一位被丈夫拋棄的媽媽,刻意將女兒蘿拉塑造成南方美女,期望通過她的婚姻,給困頓的家庭帶來轉機,然而蘿拉因為腿瘸而自卑,在人際關係上顯得較為退縮。她喜歡收集一些玻璃所製的小動物,常常沉浸在閃亮而易碎的玻璃動物園裡面,與世隔絕。此劇的作者田納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 1911–1983),把自己的家庭經驗轉化為創作題材,《玻璃動物園》也成為自傳性質相當濃厚的一部作品;劇中美麗纖弱的蘿拉,其實就是他姊姊蘿絲的化身。蘿絲被診斷出罹患精神分裂症,曾經接受過前腦葉白質切除術(lobotomy),但並未成功治療 [1]。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來讀冊吧!】另類閱聽/以假當真的診斷(下)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孫悟空、杜麗娘不僅僅是妥瑞症、躁鬱症的「代言人」,在他們身上,更折射出社會、歷史的多重樣貌。筆者所提出的「另類閱聽」,便是將表演藝術置於醫學與人文的脈絡中,重新「策展」,藉此彰顯這些作品的批判意義。

書名:另類閱聽:表演藝術中的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作者:蔡振家/出版社: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循著「重訪經典作品」的模式,《另類閱聽:表演藝術中的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這本書裡面的〈孫悟空的妥瑞症〉、〈杜麗娘的躁鬱症〉兩篇文章,也將對於虛構的戲曲人物進行「以假當真的診斷」。筆者猜測,文學家創造這些人物的靈感,應該來自於對妥瑞症與躁鬱症患者的深入觀察,然後透過一些關鍵的創意,將這些疾病賦予深刻的意義。

《西游記》裡的孫悟空,體現的是妥瑞症患者的急智、活力、藐視權威;《牡丹亭》裡的杜麗娘,體現的是躁鬱症患者的至情至性、對禮教的挑戰。將大腦疾病做這樣的再現,可以凸出特定的社會議題,其意義已然超越了醫學的範疇。

本書對於大腦疾病的探討,特別著眼於這些疾病對於個體與群體的影響。對於個體而言,大腦疾病固然是「有害的功能失常」,但這些患者對於群體卻可能有益,以至流芳後世,這也是我嘗試以神經科學的觀點來分析孫悟空、杜麗娘之大腦疾病,並將妥瑞症、躁鬱症去汙名化(destigmatization)的初衷。一般人難以逃離政治、禮教的箍制,因此格外渴望在劇場中欣賞到孫悟空的藐視權威、玩世不恭,以及杜麗娘的至情至性、浪漫不羈;這樣的渴望,不僅存在於孕育這些作品的明代,即使到了今日也十分鮮明。

本書中,孫悟空、杜麗娘不僅僅是妥瑞症、躁鬱症的「代言人」,在他們身上,更折射出社會、歷史的多重樣貌。筆者所提出的「另類閱聽」,便是將表演藝術置於醫學與人文的脈絡中,重新「策展」,藉此彰顯這些作品的批判意義。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來讀冊吧!】另類閱聽/以假當真的診斷(上)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魔幻寫實主義的小說家並不是將周遭的真實人事複製到作品裡面,而是攫獲了真實背後的一縷神秘氣息,「神秘並未降臨至小說所再現的世界,而是在它背後躲藏著、悸動著」

戲劇反映人生,人世間固然有溫馨雋永的場景,亦不乏光怪陸離的眾生百態。(圖片來源﹕RedPapaya (栩)@Flickr)

戲劇反映人生,人世間固然有溫馨雋永的場景,亦不乏光怪陸離的眾生百態。戲劇人物所呈現的內心糾結、戲劇表演所刻劃的異常行為,往往在觀眾心中留下不可抹滅的痕跡,流傳千古,成為人們對於某些疾病的刻板印象。

在講解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的時候,醫師常會舉出一個經典病例:在夢遊時不停洗手的馬克白夫人。她雖然是莎翁筆下的戲劇人物,卻比真實世界的任何一位強迫症病患更為著名。

傅柯(Michel Foucault)曾經以「浪漫化的瘋癲」(madness by romantic identification)來形容塞萬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 1547–1616)筆下的瘋癲,此一觀念即強調了描寫瘋癲的藝文作品「以假當真」的特質:

這些幻想是由作者傳達給讀者的,但是作者的奇想卻變成了讀者的幻覺。作者的花招被讀者天真地當作現實圖景而接受了。從表面上看,這不過是對幻想小說的簡單批評,但是在這背後隱藏著一種巨大的不安。這是對藝術作品中的現實與想像的關係的憂慮,或許也是對想像力的創造與譫妄的迷亂之間以假當真的交流的憂慮。[1]

最近這二十年來,神經科學的發展十分可觀,有趣的是,傅柯所謂「作者關於瘋癲的奇想被讀者當作現實而接受」,非但沒有因此消失,相反的,有些科學家以新的知識重新詮釋小說、戲劇中對於疾病的描寫,甚至把虛構的人物當作臨床案例來診斷,可謂別開生面。舉例而言,有精神醫學家在〈十九世紀初歌劇的瘋狂場景〉論文中[2],從現代醫學的觀點重訪義大利美聲歌劇裡面的瘋癲表演,特別針對作曲家貝里尼(Vincenzo Bellini, 1801–1835)的歌劇《海盜》(Il pirata)中女主角的病症進行「個案研究」,甚至還根據臨床上經常使用的《心理疾病診斷統計手冊》予以診斷。該文作者一本正經的學術態度,除了平添幾許似真(versimilitude)的書寫趣味之外,藉由將劇中人診斷為病患,病理學、文化史、精神醫學史的多重對話,也於焉展開[3]。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七咚嗆」的跨學科對話:打擊樂認知的核磁共振造影研究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在臺灣,跨領域的大腦研究尚在起步階段,特別是人文藝術領域的學者與研究生,對於腦科學的實際探索十分缺乏,縱使有興趣也難以入手。位於臺大電機一館的「核磁共振造影/光譜實驗室」,可以視為音樂界與認知神經科學界的一個交流起點。此處,中西打擊樂與科學儀器的掃描噪音「眾聲喧嘩」,激盪出兩種文化(人文/科學)之間的美妙火花……

Beatboxing Parrot!

大腦是人類身上最複雜的器官,面對浩如星海的神經元,我們如何揭露其運作的奧秘呢?位於臺大電機一館的「核磁共振造影/光譜實驗室」,便是認知神經科學的一個研究基地。筆者畢業於臺大物理系,後來轉換跑道,取得音樂學博士學位;近年以「大腦如何處理音樂」為研究主軸,於2007年進入電機館的核磁共振造影實驗室,自此開始解析大腦的神秘樂章。

筆者所提出的第一個音樂認知研究,是鑼鼓音樂的口頭再現(oral representation)。許多音樂文化都使用無意義的音節來代表打擊樂器聲響,中國的戲曲鑼鼓也不例外。由於代表鑼鼓聲響的音節(例如:七、咚、嗆……),在聲響特質上與原本的鑼鼓聲響頗有差距,因此,鑼鼓樂的口頭再現:鑼鼓經,必須建立在「連結學習」(associative learning)的基礎之上。在臺大電機系陳志宏教授與心理系陳建中、周泰立教授的協助下,這個研究探討鑼鼓音樂的口頭再現所涉及的神經歷程,招募了戲曲戲迷作為受試者,受試者背熟幾個鑼鼓經之後,便能跟著鑼鼓音樂念出相應的鑼鼓經。

記得這個研究構想成形之初,陳志宏教授曾經半開玩笑地說:磁振造影儀在掃描時的噪音也有點像打擊樂,因為這些因為金屬線圈振動所產生的噪音,聽起來確實具有規律性。2009年初,筆者著手進行第二個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實驗,招募了爵士鼓手作為受試者,在15名受試者中,真的有一名鼓手把儀器掃描的背景噪音當成打擊樂來欣賞——這不禁讓我聯想到,磁振造影儀的噪音,經過一番巧思,加工處理之後,或許也可以變成電音音樂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來讀冊吧!】另類閱聽:表演藝術中的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

科博文says:表演藝術作品中的滑稽突梯或者癲狂,可否用大腦疾病來詮釋?本書除從「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voice disorder)兩端切入討論表演藝術外,作者蔡振家更提出了許多新奇的觀點,諸如杜麗娘的躁鬱症、作曲家沃爾夫的藝術歌曲與神經梅毒,讓我們得以重新思考疾病與美學的關連。

【全文原載於2011.09.01《知識通訊評論月刊》

▲《另類閱聽》書封。

談論天才創造與精神病態的文章很多, 但是許多流於極端的表述, 有時也誇大了精神疾病與天才創造之間的必然關聯,這兩者關係確實焦孟相倚,但輕重深淺的掌握,卻十分講究。最近台大音樂研究所蔡振家老師所出版的《另類閱聽》,可以說是討論這個題材的一本難得的佳構。

如蔡振家自己所說,這本書的出版,是緣起自兩年前一場「聲帶疾病與大腦疾病的劇場表現」演講, 蔡振家會做這樣的一場演講,與他特殊的跨界學習背景有關; 他先唸了物理系, 再進藝術大學唸傳統藝術研究所,然後出國攻讀了音樂博士,後來在台大工學院應用力學研究所,以及台大醫院耳鼻喉部從事博士後研究,由他的書寫內容,就可以看出他對表演藝術的涉獵之廣,涵養甚深,因此他的這本《另類閱聽》,不但知識內涵豐富,也有創造性的跨界思維,書本呈現的一種視野,同樣可以窺見作者本身的博雅通識。

作者說的很好, 這本書的另類, 未必是書內一些藝文創作的另類,而是書寫採取了一種不太尋常的閱聽方式,那就病理觀點。而作者用心良苦,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如他自己所說,《另類閱聽》看似科普書,骨子裏卻是想要推廣戲曲,而他做的可以說十分成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