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Archive

0

文化傳統是科學發展的資產或負債?

作者|周成功(長庚大學生命科學學系教授)

原載於【遠見雜誌226期】

楊振寧先生之前在北京2004文化高峰論壇上提到,《易經》所影響中國文化的一些思惟方式像天人合一的觀念,是近代科學沒有在中國萌芽的重要原因之一。

這個說法當然立刻引起研究易經學者們的反駁,認為楊先生對《易經》有些誤解。姑且先不論《易經》是否真的要為近代科學未能在中國萌芽負責,不同文化傳統的思惟重點或價值取向不同,引導大家對外在世界有著不同面向的關注,這一點其實是很容易可以讓人理解的。

《易經》所影響中國文化的一些思惟方式像天人合一的觀念。(圖片提供:HeChian/flickr)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穿領域科學傳播(10):跨科際教育史外一章——庫恩的典範轉移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歷史上有些新發現,可能會立即帶來爆炸性的震撼效果,但有時候卻是在不知不覺中發揮了深遠的影響力,如美國科學哲學家湯瑪士‧庫恩(Thomas Kuhn,另譯孔恩)的《科學革命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中文版已由遠流出版,王道還譯)一書,即為此例。

《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圖片摘自遠流網站)

本書在1962年出版後,頭兩年只售出900多本,但到了1980年代末期時,全球銷售量竟已累積至65萬本,而到了21世紀的今天,更已突破140萬冊,成為史上最常被引用的學術作品之ㄧ。庫恩在書中所用的術語「paradigm shift」──中文有「典範轉移」、「境相移轉」、「思想範疇轉變」、「概念轉移」、「思維變遷」等多種譯法,基本上是指一種長期形成之思考模式的改變、觀念上的重大突破,或者是根本價值觀的轉向……等——早已是各種場域耳熟能詳的詞彙。

例如企業界暢談的管理典範,認為隨著環境的變遷,決勝因素亦隨之變化,於是在新的競爭條件下,從前所公認的最佳管理模式可能遭到淘汰,從而被更新的最佳管理實務所取代,這便是企管專業中的「典範轉移」;此外在其他的人文、社會學範疇中,「典範轉移」也常被套用在某一種傳統思維被另一個新的價值體系替換的過程。由此可見,庫恩或許不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然而他的「典範轉移」概念,卻在潛移默化中成為今日人類知識架構重要的ㄧ環。

出生於1922年的庫恩原是科學家,1943年從哈佛大學物理系畢業,入伍後開始研究雷達,二次大戰結束後回到哈佛攻讀物理學博士,於1949年取得博士學位。在攻讀博士的期間,他被指派教授ㄧ門專為人文領域學生而開的科學課程,孰料這門課程後來竟徹底改變了庫恩的學術領域和研究取向。

科學通識教育(General Education in Science)是化學家寇南特(James Conant)在哈佛大學校長任內(1933–1953)的重要貢獻之ㄧ。寇南特在哈佛推動了多項重大改革,包括開始接受女子就讀哈佛醫學院及法學院,以教育平等的理念促使更多不同社會、經濟、文化背景的學生得能進入哈佛接受高等教育,此外他也取消了體育獎學金,並將教職員的終生聘改為升等制,以求刺激學者不斷精益求精。寇南特認為每一個受過教育的菁英份子,都有必要具備最起碼的科學知識,因此在哈佛大學推動以歷史個案為焦點的科學通識課,而當庫恩開始準備相關教材時,終於首次認真閱讀過去的科學文獻,尤其是亞里斯多德的《物理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從臺灣的喇叭弦看樂器的「延伸適應」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樂器學(organology)是一門關於樂器的學科,主要研究樂器的歷史、社會功能、形制、樂器與演奏的關係。有關樂器研究的方法與議題相當多元,研究者可以依照研究對象的特性而有所取捨,甚至能夠從特定的樂器入手,開發出新的研究議題。

本文所要探討的樂器,是一種臺灣特有的胡琴:喇叭弦。這個樂器最早出現於日治時期,該樂器的發明與20世紀錄音科技、唱片工業的興起有關,但其後續發展則以特殊的音色在臺灣民間音樂中佔有一席之地。藉由喇叭弦,筆者將強調「延伸適應」(exaptation)這個演化生物學(evolutionary biology)的觀念在樂器學中的應用。廣義而言,「演化」就是「隨著時間變化」,成功解釋生物演化的達爾文主義(Darwinism),也被許多學者拿來解釋文化的演化(cultural evolution)。本文嘗試將樂器類比為人類所豢養的家畜或寵物,探討其功能隨著社會脈絡而變化的現象。

喇叭弦又叫作喇叭琴,閩南語稱為鐵弦仔、鼓吹弦,客語稱為叭哈弦。從喇叭弦的形制來看,此樂器可以視為留聲機的一種變形,因為它有許多元件直接取材自留聲機。喇叭弦的製作,是在一根圓柱型金屬管的頂端套上留聲機的喇叭頭(放送頭),在圓柱管的底部套上留聲機的P形彎管,此彎管之末端為留聲機唱頭的雲母圓片,上面放置琴馬,平行於圓柱管的弦為金屬弦,用馬尾弓拉奏(圖1)。

喇叭弦的發聲特點,是將弦的振動傳到雲母片上面,藉由這片小小的振動板發射聲波,除了直接從雲母片前方發射聲波之外,有些聲波是從雲母片後方進入P形彎管、圓柱管,從喇叭口傳出。由於雲母片不易取得,樂器製造者也可以用玻璃纖維或塑膠片代替之。除了這片振動板與馬尾弓之外,喇叭弦通體皆為金屬所製,材質可以是鋁、鐵、銅等[1][2]。

圖1:喇叭弦的形制(蔡振家繪製)。圓柱管的長度約為45公分,圓形雲母片(位於背面)的半徑約為2公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A new vision of the world transdisciplinarity : 一個對跨科際的新視角

作者|Basarab Nicolescu(羅馬尼亞學者)
翻譯|區柏廉 Matthew Au(臺大跨科際對話平臺)

全文摘要

—— 文章摘自羅馬尼亞學者Basarab Nicolescu 2002年出版的 “Manifesto of Transdisciplinarity” ,嘗試為Transdisciplinarity(跨科際)作宣言。

—— 先由歷史點切入,指出歷代文明均因不能掌握知識而衰敗,從而帶出知識的重要性。現時資訊暴漲,應對知識更是迫切問題。但學術/領域間不斷細分造成知識無法結合。「跨科際」能解決問題,但學術界對其内涵及目的仍不清楚,常將之與「多領域」和「界領域」混淆。此文便是用精密的物理學原理輔佐,嘗試對「跨科際」做學術性的闡述及闡明。

主要分成五大部分說明

 

跨科際與多領域、界領域的差別。(圖片提供:SHS計畫)

 

第一部分:

—— 人類文明在歷史上不斷取得知識及進步但終究仍沒落

—— 因爲知識和統治者所要的往往不一致(比方人明明知道空氣污染會危害健康卻仍持續製造污染)

—— 資訊暴漲的時代,應對前所未有的知識是重要議題

—— 世界以西方文明為主流,西方若衰敗,後果將無比劇烈

—— 要如何挽救?傳統思想提出兩種方法
1. 社會革命:已經歷過並後果慘劇
2. 回到所謂的「黃金時期」:可是否曾經存在過?如何定義?有宗教敏感性

—— 第三辦法,也就是本文的主軸 — Transdisciplinarity

The process of the decline of civilizations is one of enormous complexity and its roots lie deeply buried in the most profound obscurity. Of course one can find multiple after the fact explanations and rationalizations without ever successfully dispelling the feeling that there is an irrational element at work in the very heart of the process. From the great masses to the great decision makers, the actors in a very well-defined civilization, even if they become more or less aware of the processes of decline, appear powerless to stop the fall of their civilization.

One thing is certain: a great unbalance between the mentalities of the actors and the inner needs of the development of a particular type of society always accompanies the fall of a civilization. Although a civilization never stops proliferating new knowledge, it is as if that knowledge can never be integrated within the interior being of those who belong to this civilization. And after all, it is the human being who must be placed in the center of any civilization worthy of the name.

The unprecedented increase of knowledge in our era renders the question of how to adapt our mentality to this knowledge a legitimate challenge. The challenge is enormous because the influence of the Western style of civilization throughout the planet is so pervasive that its downfall would be the equivalent of a planetary conflagration far exceeding the destruction which we suffered in the two world wars.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classical thought, the only existing solutions for escape from a declining situation are a social revolution or a return to a supposedly “Golden Age”.

Social revolution has already been experienced in the course of the century now coming to an end and its results have been catastrophic. The New Man turned out to be only a sad, empty man. No matter what cosmetic ameliorations the concept of “social revolution” undergoes they will never be able to erase from our collective memory that which has actually been experienced.

The return to a Golden Age has not yet been tried, for the simple reason that the existence of a Golden Age in the first place has not been established. Even if one supposes that a Golden Age did exist in time immemorial, such a return would necessarily have to be accompanied by an interior dogmatic revolution , the mirror image of the social revolution. The different religious fundamentalisms which cover the surface of the earth with their black mantle are an evil portent of the violence and blood which would burst forth from this caricature of authentic “interior revolution.”

As always, there is a third solution. This third solution constitutes the object of the present manifesto.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Cents and Sensibility金錢與感性

作者|葉祖堯教授Dr.Raymond T. Yeh(國際電機電子工程學會IEEE院士)
翻譯|李雨衡Lewis Lee(臺大跨科際對話平臺)

資料提供|TheATlas

Forum on Cultivating Globally Competent Human Resources
Asia University, Taichung, Taiwan. 10/19/2010

培育國際競爭力人才論壇
亞洲大學

To succeed in tomorrow’s world, college graduates must have both cents and sensibility. When I say “cents” I mean dollars and cents. When I say “sensibility” I am talking about meaning and purpose. To make cents, a college graduates must be competent, and to make sense, she must be able to find meaning for herself and help others to find meaning as well.

現今的大學畢業生,若想在未來拔得頭籌,必須具備金錢以及感性的心。金錢指的是鈔票與銅板;感性的心指的是做某件事的意義與目的。前者,大學畢業生需要足夠的競爭力;後者則需要為自己以及他人,找到做某件事的意義。

There are three distinctive types of competence:

競爭力分為三種:

現今的大學生,若想在未來拔得頭籌,必須具備金錢以及感性的心。(圖片拍攝:唐功培)

1. Technical: In the face of knowledge explosion, we need to teach students to learn how to learn fast so that they are prepared to continuously upgrade themselves in new contexts.

技術性:知識爆炸的時代來臨,我們需要教導學生如何快速學習,讓他們在新環境中,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

2. Relational: a student must be armed with abundance thinking, which leads to win-win relationships, as she enters a global workforce consisting of more and more free agents.

關聯性:學生必須具備富足思維(abundance thinking),以便在充滿競爭的全球勞動市場中,創造雙贏的局面。

3. Conceptual: our students need to cultivate design thinking in order to understand broad ideas—and their applications—with both analytical and intuitive thinking (utilizing both of their left and right brains).

概念性:學生需要培養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並結合分析的能力與直觀思維(intuitive thinking),以了解宏大的思想及其應用。

To develop such kind of competence, academic institutions must provide broadly educational background for students to understand basics of liberal arts and science as well as different cultures so that they develop an appreciation of the relevance of a broad range of subjects from literature, art, philosophy and history, to mathematics, biology, and physics, as well as some key technologies. Such students are efficient synthesizers of information who can put together the right information at the right time. They are also effective facilitators who can make wise choices utilizing collective wisdom. These people can help any organization to make cents – profits for shareholders, good benefits for employees, etc.

為培養這三種競爭力,學校必須提供基礎的博雅教育、科學教育,與多元文化的環境,藉此讓學生欣賞不同學科之間的關聯性─—舉凡文學、藝術、哲學、歷史,到數學、生物學、物理學,以及一些關鍵技術。如此,學生便能在適當的時機,有效率的整合各種資訊。同時,學生也能發揮團隊合作的精神,做出明智的決定。這些學生能幫任何企業賺錢,包括股東的利潤以及員工的福利。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博雅教育——培養面對人生的能力比讀書重要

參考資料|《商業周刊》1283期<不一樣的大學 四年只答三個問題>一文
紀錄整理|林麗雯、楊玲(臺大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博雅教育,在哈佛大學和劍橋大學都實踐過,目前也為臺灣幾所大學實驗,例如東海、清華、政治等大學。本次以東海博雅書院為例子,分享博雅教育如何為高等教育開闢出新視野。博雅教育沒有學分、學位、沒有獎學金,比取得學位更有難度,錄取率又低,但卻極受學生歡迎。沒學位,還要付出雙倍時間和精力,為何學生還需要這種學習方式呢?

東海大學博雅學院畢業生。(圖片來源:東海大學博雅學院網站)

主要是通過這種教育可以給學生基本的學識與自信,去面對未來的人生。因為青年學子必然會在未來的一生中面對無數的挑戰及改變,所以教育的目的不是為了職業做準備,而是要幫學生找出: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我要過什麼樣的人生?教育最終的目的,是要能批判、獨立思考、觀察社會周遭環境,並找出問題和解決問題。

東海大學的博雅教育主要給學生對自我探索的環境及支持。這書院的學習,主要是讓學生自己能回答三個問題:一,今天的世界為什麼是這樣;二,現在發生了什麼;三,我該怎麼做。結業的要求是完成兩百小時左右的校外公共服務、組織一場團隊或海外體驗學習、培養「禮樂射御書數」其中一項的愛好等等,還需要提出自主學習計畫,做進一步的自我突破與探索。最後也須通過審查後,表現傑出者才能取得畢業生的資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加強國高中的台灣地理地質教育

【全文曾原載於《自由廣場》,《碧水學社》網站提供,作者/林清富】

近幾乎每次颱風或豪雨,就造成嚴重的災害。許多批評者認為不管藍綠政客,都愛做秀,缺乏解決問題的能力。

事實上,我們也難以期待這些人真能面對颱風豪雨可能造成的問題,原因是這批執政的人,不管國民黨或民進黨,在過去受教育期間,幾乎沒有學到多少台灣的地理,因為整個國中和高中的地理課,台灣只佔不到十分之一的內容。

颱風前夕詭異的平靜。(圖片來源﹕JimmyHsu / 毛導@Flickr)

筆者是五年級生,國中和高中,幾個學期的地理課本,台灣只有一個學期中的三課。念完地理,到台北會迷路,到高雄更是不知東南西北,若不是當兵時被分配到南中北不同基地,對台灣地理可說毫無所知。

前不久,立委為了台灣地圖直立橫躺,對教育部長大發雷霆,還扯上去中國化或去本土化的論戰。其實中國化或本土化不是重點,真正應該警惕的是,國人普遍缺乏該有的台灣地理知識。

我們不知道台灣有多少斷層,分佈在何處,不知道台灣各地發生五級以上地震的歷史紀錄。不知道歷年颱風的路徑,對台灣損害的狀況,造成損害的因素是強風、豪雨或其他。

不知道各溪流的源頭,它們經過那些縣市,在各分段有多少落差,水量在各季節的分佈。各河流的歷年流量,源頭的歷年降雨量,河道的變遷,河道的寬度變化,各時期的河流整治狀況,整治方法,不同整治方法的效果等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怎麼去看諾貝爾獎的門道?

作者|周成功(長庚大學生命科學學系教授)

每年十月諾貝爾獎頒佈之後,媒體或是學界都會對得獎人的生平與科學上的成就作一些介紹。介紹同時不免也會有許多議論:從今年的獲獎人是否名至實歸,到下年度的獎項會花落誰家。社會大眾往往關心臺灣什麼時候才會有諾貝爾獎得主出現;而學界領袖當然也不能免俗,往往隨性地撂下豪語:未來二十年要為臺灣培養出諾貝爾獎得主。甚至有人面對年輕學子時,也會以先知的口吻斷言那些熱門的研究領域才是未來競逐諾貝爾獎的正確方向。

這些對諾貝爾獎的迷思,其實不僅是台灣所獨有,在東方的日本、韓國以及中國大陘亦不例外,其中以日本「未來五十年拿下三十位諾貝爾獎」的承諾最令人嘆為觀止!

下一個諾貝爾獎得主是誰?總是成為新聞焦點。(圖片來源﹕Yuting Hsu@Flickr)

表面上看來,諾貝爾獎得主的多寡當然反應出所在地區的學術實力。但是當舉國上下把它當成傳統「科舉」中另一個狀元頭銜的追逐,就不免讓人覺得我們這個社會對學術價值的認識仍然停留在看熱鬧的階段。其實諾貝爾獎代表的是西方學術社群中的一種「社會活動」,從這個觀點出發,我們倒是可以從熱鬧的表面下看出西方學術發展一些不同的門道。

譬如說,臺灣最近為了大學該不該分級而爭吵不休。加州把大學分成研究、教學與社區等不同型態的大學作為政府輔助經費的依據,這個制度立刻成了我們高等教育改革的標竿,每個人朗朗上口的都是研究型大學,好像研究型大學是培養人才的唯一方式。我們不妨從過去諾貝爾獎得主的生平,來看看人家的學術領袖是怎麽培養出來的。過去三十年中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有38位來自美國,分析這些諾貝爾獎得主是在那些大學完成他們的基礎教育,我們會很訝異地發現他們最多的是來自小的博雅學院(Liberal Art College),其次則是歷史悠久並深具學術傳統的長春滕盟校。加卅的研究型大學在這方面幾乎交了白卷!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What Is a Scientific Theory?什麼是科學理論?

作者|Mark R. Crovelli
翻譯|蔡松源、李雨衡
來源|http://mises.org/daily/5860/What-Is-a-Scientific-Theory

Imagine for a moment that you are omniscient. Endowed with such knowledge, you would completely understand how the world “works.” You would completely understand how light works, how molecules and atoms work, how genetics work, how tectonic plates work, and how the universe came into existence. There would be nothing about the social or natural worlds that you would not understand in its entirety.

試想某一天你變得無所不知。擁有這樣的能力,你能完全了解世界是如何運作的。你將完全明白光線的運行,分子和原子的運作,遺傳學的法則,板塊的運動,以及宇宙是如何產生的。無論是社會或自然界,你全都瞭若指掌。

在西方,「科學」這個概念,指以專業、有系統、不同學科得以相互驗證的方式,研究這個世界。(圖片來源﹕epSos.de@Flickr)

Were you endowed with such omniscience, you would have no use whatsoever for “science.” You would have no need to study the world in a patient and systematic way, because you would already possess all the knowledge about the world that “science” could ever hope to yield. Science would not only bore you to tears; it would appear to be an imperfect and dreadfully tedious means to arrive at the knowledge you already possess.

如果擁有這種無所不知的智慧,「科學」將一無是處。你無需耐心的以系統性的方式來研究這世界,因為你已經擁有所有透過「科學」所能獲取的知識。科學將變得枯燥乏味;它似乎採取一種不完善且不堪繁瑣的手段,來獲取你已經擁有的知識。

Unfortunately, however, no human being possesses omniscience. We are born into the world without knowledge about how light works, how tectonic plates work, how atoms work, and how the universe came into existence. We also lack perfect knowledge about how capitalism and socialism work, how democracy and monarchy work, and how price controls work.

然而,不幸的,沒有人擁有無所不知的能力。我們出生時,並不了解光線的性質,板塊如何運動,原子如何運作,和宇宙是如何誕生的。我們也不知曉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如何運作,民主和君主立憲制如何產生,以及價格如何控制工作。

Our uncertainty about how the social and natural worlds work restricts our ability to act. Our uncertainty about how tectonic plates work restricts our ability to predict and control earthquakes. Our uncertainty about how light works restricts our ability to harness it for our own purposes. And our uncertainty about how monarchy and democracy work restricts our ability to construct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ystems that are best suited to our nature. This list could be extended ad infinitum.

但我們不是沒辦法克服對世界運作的不確定性。我們和野蠻動物不同,牠們注定要為生存奮鬥,永遠不會利用世間萬物達成自己的目的。我們能隨時利用自己的推理和記憶,再借助感官,讓我們審視這世界,並了解其中的元素如何運作。這些奇妙的心智能力使我們能勘察這世界,以克服我們的無知與對世界的不確定性。

We are not without means to overcome our uncertainty about how the world works, however. We are not, like the brute animals, doomed to struggle for our existence in a world that we will never understand or be able to harness for our own purposes. We have reason and memory at our disposal, which, with the aid of our senses, allow us to examine the world and learn how its elements “work.” These fantastic mental abilities afford us the means to investigate the world in the hope of overcoming at least a small part of our natural ignorance and uncertainty.

然而,我們奇妙的心智能力並不能自動告訴我們世界運作的真理。我們會誤解事物如何發生,也可能產生錯誤的推理。我們的感官可能會失靈,而我們的思維也可能被蒙蔽,而有所偏倚、缺乏遠見。此外,世界之大又而複雜,我們的時間卻非常有限,因此每個人對於這世界的了解也非常有限。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匆促上路的十二年國教會否變成臺灣教育的浩劫?- 4月21日碧水學社論壇之觀察報告

作者|唐功培(臺大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博士後研究)

4月21日下午,碧水學社社長、臺大數學系李瑩英教授,與臺大電機系吳瑞北教授,臺大物理系高涌泉教授,建國中學陳偉泓校長以及復興高中方淑芬校長和許多臺大教授還有碧水學社社員們齊聚於臺灣大學物理館312室,一起討論當前由教育部所推動的十二年國教的政策。

此次議題主要是針對高中職入學方式中的「超額比序」部份。

教育部之所以制定「超額比序」項目,主要是為了處理以下的這個問題:一旦沒有了考試,國中應屆畢業生要依據什麼機制來升高中呢?這個問題牽涉到了學校的兩項社會功能:篩選和分配的功能。[1]關於學校的社會功能,將會在本文最後作進一步地探討。

按照教育部所訂定的辦法,學生被分發到哪所高中(職),將依據以下七項標準:

唐功培,德國維爾茲堡大學博士。在求學期間研究重點為學校教育領域的德國學校教育史,學校理論,教學法以及華德福教育 。(圖片拍攝:Cassie Yang)

1. 學生志願序 – 各高中(職)首先根據學生意願來決定招收哪些學生,但是如果想要就讀該校的學生數量大於該校所提供之名額的話,那就要採用以下招生原則。

2. 就近入學 – 此篩選原則是以學生的戶籍地做取決條件,但是若戶籍所在地屬於該學區的候選人數量仍大於該校的招生數時,則必須考慮扶助弱勢原則。

3. 扶助弱勢 – 所有戶籍地屬於同一學區的學生中,來自弱勢家庭之學生享有優先權。弱勢家庭之條件包括低收入戶,父母一方屬於外籍配偶等等。

4. 學生畢(結)業資格 – 本項目要求國中生畢業前之學習表現需達到法定頒發畢業證書標準,比如說學生缺曠課數以及期末成績等等。

5. 均衡學習 – 學生健康與體育,藝術與人文,綜合活動這三個學習領域成績必須及格。

6. 多元學習表現 – 多元學習包含日常生活表現如獎懲紀錄;體適能;課外活動,擔任幹部以及競賽表現。 為鼓勵有志朝技職方向發展的學生,學生是否獲得技職證照也會納入參考。

7. 國中教育會考表現 – 相對於百分等級制,學生會考評量結果將分為精熟,基礎,待加強三等級。公立高中職不得優先依據學生會考表現決定錄取哪些學生,而且學生會考成績之比重不得超過高中錄取分發總成績三分之一。[2]

8. 若經由上述七項標準比序後仍有登記人數超額情形,得以採行抽籤方式。[3]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