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Author: 科博文

Posts by 科博文

0

【SHS EPAPER!】SHS電子報第六期出刊-歡迎訂閱!

科博文says: 熱騰騰~!SHS計畫電子報第六期為大家介紹四篇精彩文章,關於臺灣的石化業發展和TED的演講等,已經出刊囉~歡迎還沒訂閱的舊雨新知趕快訂閱~(欲點連結看更多請至SHS第六期電子報專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來讀冊吧!】平行現實的果,分歧世界的因?!—從《想像的未來》到《科技恩仇錄》

科博文Says: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好書是《科技恩仇錄—科技史上的十大爭端》,本文作者從指出《科技恩仇錄—科技史上的十大爭端》中的兩大省思,其一是,現實人生中機器是問題的所在嗎?其二談到的是,創造發明的「分歧」,讓我們一起來看!

作者:oeo

《科技恩仇錄》/Hal Hellman著

上述這是《想像的未來》一書描述,一段消失的巨型飛行器—「飛船」的故事,相較於現今現實滿天「重於空氣」的飛機,這種曾一度轟動登場的「輕於空氣」的飛行科技可以算是悄然走入歷史,走入幻想創作,人類文明及其與天空之間的共同命運也走上了一段不同的樣貌!

筆者今年閱讀《科技恩仇錄—科技史上的十大爭端》一書,特地把十多年前另一本談科技發展的《想像的未來》拿出來溫習溫習,對照呼應一番,曾經從青少年就熱衷天馬行空的思緒,像是對科技世界的總問細問,一股腦得湧現。這讓人有一種又喜又嘆的感覺。喜的是難得近年看到一本書主要就是細談科技發明與科學發現的故事,而且還寫得如此精采並具有戲劇張力;嘆的是經過了這樣多少有一些歷史考究的「內幕揭發」,我們對於創造發明的偉大夢想不免再次蒙上一層灰暗,但也許這正是現實的光亮之處!正如套用改編自電影「三不管地帶」當中那則吊詭笑話的說法:悲觀與樂觀有什麼不同?看待「現在文明科技好不好」的這個問題時,悲觀的人認為情況不會更好(現在已經是最好的?),而樂觀的人認為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TED知多少】前所未見的烹飪!

科博文Says:這場演講中,食譜作家同時也是科技愛好者的Nathan Myhrvold,談論他的權威著作「現代美食」,並分享了他是如何製作出很酷的食物烹調剖面圖,展示了食物在烹調過程中的互相作用,最重要的是,他認為,科學對食物有很深的影響,實際上要了解烹飪的機理,必須要知道烹飪的科學,需要化學、物理等知識,為什麼呢?讓我們一起來看! 😉

講者:Nathan Myhrvold(1999年離開微軟,是世界barbecue冠軍、野外攝影師、廚師、火山探險家)

講題:前所未見的烹飪(Cooking as never seen before)


我想和各位談談有關食物的新思維,我對食物感興趣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到法國的烹飪學校進修,但是世界對於事物的認知,對食物的描寫方式以及對於食物的研究方式,都有一個既定的概念,然後大家書上看到的都基本上是這樣的,這些都很好,但是在這些概念被定義之後,有些事情變得不一樣了。

過去二十年裡人們意識到科學對食物有很深的影響,實際上要了解烹飪的機理,必須要知道烹飪的科學,需要化學、物理等知識,但是這些並沒有出現在任何一本書裡,很多大廚研發出眾多的烹飪技巧,包括關於食物的新美學,新的烹調食物的方法,例如,有位西班牙的廚師Ferran Adria研發出了一套非常前衛的佳餚,英國的Heston Blumenthal也研發出自己的一套前衛美食,而這些人在過去二十年來研發的烹飪技術沒有記載在任何一本烹飪相關的書籍裡,這些技術也沒有在烹飪學校教授,想要學習這些技術,你必須在這些餐廳裡工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

【跨科際閱讀】跨科際科學傳播: 科技、社會、人文的撞擊與對話

科博文Says:台灣的科普行動堪稱由來已久,只不過將科學傳播當成一個整合性的專業領域來推動,則是相對晚近的事。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從英、美的科學傳播/科學教育發展中,我們可以學習到什麼寶貴的經驗呢?請看蔡明燁博士的研究分享! 😀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英國科學家兼小說家史諾(C.P. Snow)認為科學與人文兩個領域各說各話的現象,是現代世界無法共同解決社會問題的最大障礙。(圖片來源:AJC1@flickr)

1956年,英國科學家兼小說家史諾(C.P. Snow)在《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雜誌裡發表了一篇文章,指出當前西方社會的知性生活,已被切割成兩個不同的文化區塊──科學VS.人文──彼此漸行漸遠,而他認為這兩個領域各說各話的現象,毋寧是現代世界無法共同解決社會問題的最大障礙。

三年後,史諾將這篇評論加以延伸,在劍橋大學進行演講,並將演講內容以《兩個文化與科學革命》(The Two Cultures and the Scientific Revolution)為題,出版成冊,在大西洋兩岸挑起了激烈的辯論和廣泛的共鳴。

其實,史諾論述的重點在比較英國和美國教育體制的差異,意在鼓吹英國政府更加積極培育科學與工程人才,不過絕大多數人的焦點,卻都集中在史諾所指出「科學」和「人文」之間日益加深的鴻溝,各界菁英也自此開始努力地想方設法,期能縮短兩者的差距,於是在2008年間,著名的倫敦《泰晤士報文學增刊》(Th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裡,便曾將史諾的《兩個文化與科學革命》列為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對西方大眾輿論界最具影響力的百大好書之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跨科際閱讀】台灣石化產業發展的新加坡條件

科博文Says:石化業影響台灣社會、環境、生態深遠,反對或支持都不能只是做出選擇,而不思考選擇的原因,然而,我們應該依據甚麼標準來支持或反對呢?臺大公衛學院詹長權教授為我們介紹了新加坡石化工業區的案例,但是從空氣品質、水資源等指標來看,臺灣缺乏新加坡的條件,所以我們不應盲目地支持擴建石化業! 🙄

從空氣品質、水資源等指標來看,臺灣缺乏新加坡的條件,所以我們不應盲目地支持擴建石化業!(圖片來源:Hao-Zhong Wang@flickr)

作者:詹長權(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

國光石化該不該在彰化興建?六輕五期該不該在雲林擴建?這兩個影響台灣社會、環境、生態深遠的問題,我們應該依據甚麼標準來支持或反對呢?近來國內有一種以新加坡裕廊島石化工業區成功擴建的例子來支持擴張台灣石化產業的論調和主張,這種說法似乎在告訴我們:「新加坡能,為什麼台灣不能?」眾所皆知石化業是一個高污染、高耗水、高耗能和廠房土地面積需求很大的一項工業,為什麼天然資源比台灣還匱乏的新加坡可以克服自然資源的限制發展石化產業而台灣卻不能呢?我們只要將新加坡透過有效的環境管理政策和完善的產業發展策略,來累積足夠清潔的空氣、多樣性的水資源和完整保護的國土的「環境財」,結合「無農漁的產業結構」和「壽命長且所高的人民」兩項經濟和社會特性所 發展出來的一個獨特且能夠吸納污染性石化工業的「新加坡條件」,將這些條件一一來對照台灣在這方面的相對發展情況,就可以了解台灣為何欠缺進一步發展石化產業的條件和空間。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gs:
1

【TED知多少】歡迎來到基因革命!

科博文Says:這場演講中,講者Richard Resnick展示了低成本和快速的基因組測序,將如何地顛覆現有的醫療保健,以及保險和政治。未來人們可能可以透過很低的成本進行基因組測序,了解和自己的男女朋友的基因是否適合、了解總統候選人是否在基因上表現出有心肌病隱患,各位覺得如何呢?科博文個人覺得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未來我們不只在玩facebook時失去肖像、個人興趣、資料等隱私,甚至連基因的隱私也廉價地失去了。 😈

講者:Richard Resnick (CEO of GenomeQuest, a maker of genomic software)

講題:歡迎來到基因革命!(Welcome to the genomic revolution)


講者首先為聽眾展示人類基因組。染色體一在左上角、性染色體在右下角。女生有兩份大的X染色體;男生有一份X染色體,還有一份小的Y染色體。放大這個基因組的圖片,會看到雙螺旋結構,生命的編碼是由四個生化字符編寫出來,我們稱之為基對:A,C,G和T。人類基因組有多少基對呢?30億。這是一個很大的數字嗎?每個人都可以隨便講一些很大的數字出來。如果我把這1280像素高800像素寬的螢幕上,每一個像素都用一個基對替換,我們需要3000塊這麼大的螢幕來觀察這基因組,所以這個數字真的是很大。或許是因為這麼大,有一群人有Y染色體的人,決定想要把為它排序。15年前開始,花費了40億美金後,對基因組的排序終於完成並發表。 2003年,最終的版本發表,人們繼續對它的研究都是一台儀器上完成。 每排序一個基對花費一美元左右,是非常慢的一種做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SHS EPAPER!】SHS電子報第五期出刊-歡迎訂閱!

科博文says: 熱騰騰~!SHS計畫電子報第五期為大家介紹四篇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的精彩文章,主題包括新興的神經經濟學等,已經出刊囉~歡迎還沒訂閱的舊雨新知趕快訂閱~(欲點連結看更多請至SHS第五期電子報專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理工人為什麼需要科學哲學?

科博文Says:陳瑞麟老師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科學哲學研究者,這篇文章中陳老師以淺近的語言、豐富的例子揭示了一項深刻的道理:「科學與科技的知識建立、學習、應用、發展與轉變的過程中,哲學無所不在」,而科學家們只要更有意識地反省自己的研究活動,就會發現自己其實不斷面臨著各種「科學哲學」的問題,比如說,科學的本質是什麼?如何區分好科學與壞科學、科學與偽科學?、理論和實驗的關係是什麼?科學家如何選擇理論?……。可以說,「科學哲學」這門跨領域學科的基本功能就在於反省既有的、提供新的「科學形象」。 😎

作者:陳瑞麟(中正大學哲學系副教授)

我曾應邀到一所大學電機工程系為研究生演講科學哲學,同學發問十分踴躍,令主辦人與我都大感驚訝。但是記憶中,同學的問題多著落在科技與個人的關係上,因為我提到科學哲學的重要功用之一是反省科學(技)與自我:如果我是一位科學家、工程師或技師,我的職業與我的關係是什麼?對我的意義和價值又是什麼?

一、科技活動內的科學哲學或科學哲學對理工人的意義

我們可以觀察到日月星辰每日東升西降,會發好奇、會發問!這是古希臘的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因為回答那些問題,開啟了自然哲學也催生了古代天文學。(圖片來源:Rajarshi@openphoto)

理工人很容易對哲學感到好奇,但往往也會誤以為哲學就只是在談論人生、倫理、道德、良心、修養、甚至命理、鬼神一類的事情。理工人也傾向認為科技和哲學是兩回事,前者具體、明確與實際,後者則抽象、飄緲或虛玄。當他們看到「科學哲學」這「雜種」時,往住感到迷惑,卻可能引發更大的好奇心──可是,就像對明星偶像的私人軼事那種好奇心一般,船過水無痕。在本文中,我希望告訴理工人,科學(技)哲學不是處在遙遠不可及的國度,它其實存在於你們的活動裡。是的,我想告訴你們,在科學與科技的知識建立、學習、應用、發展與轉變的過程中,哲學無所不在。你並不需要讀所謂的哲學著作,引用康德、黑格爾、沙特等大哲學家的名言,你才是接觸哲學。事實上,理工人的活動常常要觸及哲學,只是你們並不自知。

環視周遭,我們生活在一個世界中,這個世界有各式各樣的物質,令人眼花撩亂的現象、能思考的人類、有無數的互動與聯結。我們可以觀察到某些現象反覆地發生,例如日月星辰每日東升西降。為什麼會如此?什麼東西(原因)使它們如此?它們又是什麼東西?對我們人類有什麼影響?人類會發好奇、會發問、會想知道!這是古希臘的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因為回答那些問題,開啟了自然哲學也催生了古代天文學。二十一世紀的人們也許想問的是:網路究竟是什麼?只是電腦連線而已嗎?還是,網路其實是人際關係的連結?或者人與物的連結?我們如何在一個網路發達的世界裡過得更好?幾千年來人們感興趣的現象和問題不斷變動,也因此發展了一個龐大的科學系統,一開始的哲學思辨被後來科學研究補充、強化或取代,很多理工人因此以為科學取代了哲學,卻沒看到新的哲學正在醞釀未來的科學──這是科學哲學想告訴我們的第一件事:當你縱觀全局地去追問新的現象究竟會如何發展?原因是什麼?對人類(包含我自己)未來又有何影響?你就是在作科學哲學的反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轉系與跨領域學習:科學、歷史與科學史的可能關係

科博文Says:成大歷史系陳恒安教授以自身經驗出發(大學主修環境科學、碩士班主修生物、博士班攻讀科學史),指出自己如何逐漸領會到,科學其實是「基於人類各時代知識與技術條件所發展出來,一套對大自然的特殊提問與解答方式」,而透過研讀科學史,可以將許多不被科學研究者「視為問題」、但實際上深刻形塑了科學面貌的議題給「問題化」,例如「是哪些人從事科學研究」、「這些人從事科學研究的目的是什麼」、「科學、技術、經濟、社會、文化等物質與非物質因素的交纏如何影響了科學知識的生產」。 😛

作者:陳恒安(成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日前參加轉系面談,一位理學院大二同學自我介紹,娓娓細述「棄理從文」的心路歷程。除了長期以來嚮往文史領域,認為科學知識不完整,無法經由科學觀點全方位認識世界,成了換跑道的重要考慮因素。這位學生成績優異,清楚志趣所在,對於未來也有所規劃。以歷史系面談委員的立場,當然非常歡迎這麼一位對歷史真正感興趣的學生。不過,面對這樣的理由,幾位面談委員卻也同時感到納悶。為什麼這位學生會認為轉到歷史系之後,不需擔心所學知識將側重文史哲?難道學院中的文史哲訓練,便足以提供學生掌握知識完整性的能力?

為什麼有學生認為研讀科學會造成知識偏食、難以探索世界的整體性?(圖片來源:mars_discovery_district@flickr)

國內大學的理科教育,如果本質上沒有太大改變的話,大學二年級的課程應該還沒真正踏入科學研究領域,充其量只觸及科學(系統知識,大有多答案),還不到研究階段(探索未知,無標準答案)。根據自己過去的經驗,理學院大一的主要課程都是共同科目,科學課程通常是微積分、普物(實驗)、普化(實驗)、以及普生(實驗)等課程。大二後才逐漸進入各專業次領域的基礎及進階課程。以化學相關學系來說,可能是有機化學(實驗)、生物化學(實驗),或化學數學之類的課程。這階段的大學課程設計,著重基本概念與知識的傳授。即使是實驗課程,也著眼於讓學生熟悉實驗設計、方法與基本操作技巧。在理論層次上,實驗的目的,在於幫助學生了解,抽象的科學理論與自然界之間是如何透過實驗而產生關聯。或者說,這個階段的實驗只是種讓科學概念視覺化的技術,強調實驗true to theory,而不是true to nature的特性。簡單來說,大學初階的實驗課,並不是用來探究自然界中的未知現象,而是讓學生逐漸熟悉廣義的科學實驗文化。理學院的學生,除非資質與興趣特出,否則以大二的學生來說,應該都還沒機會踏入科學研究的主廳堂。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學生會有刻版印象,認為研讀科學,最後會造成知識偏食,以至於難以探索世界的整體性?或者,學生的擔心,是因為看到科學強調數據、操作與應用,而忽略精神、價值與意義的探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跨科際閱讀】科學家的企業創新

科博文Says:美國過去有許多由科技專家開創的公司,反映出科學研究的嘗試學習精神,這比起企管傳統,更能夠帶來開創企業的動力。

臉書(Facebook)的創業故事,激發人們追求成功的夢想,該公司創辦人最初在大學宿舍發起社群網路服務網站,之後事業發展獲得空前成功,這個從大學中輟、才二十幾歲的軟體研發工程師,今日已成為青年才俊企業家的表帥。

一九五七年,第一家生產矽晶片的公司快捷(Fairchild )半導體,在後來高科技業群聚而為「矽谷」的地方成立,該公司創辦人清一色是科學家,三位物理學家、一位冶金學家、一位物理化學家及三位分別具有電學、工業及機械學專業的工程師所組成。

主流商業界並未察覺到,科學家也能成為成功的資本家。科學家的特點在於不怕失敗,所以在矽谷創業者,都有「失敗是實驗必經過程」的基本認知。以快捷半導體的創辦者為例,「被一堵越不過去的牆擋住了去路,就後退,試走另外一條路」,是他們經營的理念。

今日創業主義的施行方式已大不相同。僅有亟少數研究團隊偶有從大學跨界投資商業,二十一世紀全球的商業行為及創業投資,似乎全聚焦於臉書及推特此類社群網路服務。創投業者紛紛進用衣著光鮮的企管碩士,靠著他們在商學院學到的知識,管理剛起步的公司。科學家幾乎都回流到老本行的實驗室工作。

科學家的特點在於不怕失敗(圖片來源:secretagent007@flickr)。

我目前參與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一項新計畫—「創新團隊計畫」( I-Corps),協助美國各大學實驗室研究專案中最有成功潛力者,轉型為新創公司,期望能藉此改變創業主義發展現況。國家科學基金會的這個計畫,係藉由實驗、學習與科學發現的結合,協助科學家養成在矽谷生存的商業知識。此計畫每年將新增補助一百個此類產學合作案,每一案美金五萬元,目標是找出最有成功商業潛力的科學技術。

一般人都假定,科學家及工程師一定要懂得商業,才有辦法成為企業家。但「創新團隊計畫」教導科學家及工程師,將經營剛起步的公司,當作進行一個科學研究案,並運用他們所熟悉的科學方法來處理問題。嘗試與錯誤法的處理模式,對商學院而言相當陌生,卻是科學研究必經之路。面對一家剛起步的公司,企管碩士在經營時通常只會套用預設的商業模型,此一模型是建基於標準的銷售、行銷及客戶反應等現實問題的處理準則。

但科學家處理問題的方式則不同,他們將各種變數視為假說,所以對於將實證資料代入商業模型測試的結果,也就是公司潛在客戶的反應,較能以正面的態度看待。有一個沒能普遍被認知的真相,就是公司第一次向客戶提出的方案,常常都和客戶的期望差距很大。面對這樣的挫折,科學家要比企管碩士更有能力重新思索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