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更深刻闡述及推廣跨科際教育理念,SHS計畫團隊於2013年將以Profile方式訪談計畫內外對跨科際理念認同之各領域專家、學者,藉由他們的視野、高度以及內涵, 為跨科際 教育註下更好的闡釋,以及遠景。
行政永遠是有限制與困難,但牽一髮而動全身,所以她說:「行政改革要先從最關鍵的限制開始改起,才會有機會衝破現今學科的侷限。」。
行政改革,從最關鍵的限制開始

蘇慧貞

國立成功大學副校長

行政改革,從最關鍵的限制開始

記者、攝影|童靜瑩(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陳貞文(政大廣電系)
撰稿|蔡宜文(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SHS Profile很榮幸地由計畫主持人陳竹亭教授專訪成功大學副校長蘇慧貞教授。蘇教授同時也是前教育部顧問室主任,更是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的開啟者。訪談過程中,兩位老師讓我們理解更多跨科際的意涵。

作為公衛專家,蘇慧貞副校長學術的特色就是跨界及以人為本。進入顧問室後擔負行政上的工作,蘇副校長認為行政永遠是有限制與困難,但牽一髮而動全身,所以她說:「行政改革要先從最關鍵的限制開始改起,才會有機會衝破現今學科的侷限。」

跨科際教育的領航者

陳竹亭教授一開始就提到科學與人文整合的跨科際教育計畫開啟時,時任教育部顧問室主任的蘇慧貞教授正是關鍵角色。跨界人才雖然現在才逐漸成為人才培育的重點,蘇慧貞副校長從很早開始就有這樣的想法,並且在任職於顧問室主任時付諸實踐。

蘇副校長說教育部顧問室主任一職中的基本任務就是要挑戰前瞻性的教育內容規劃,這給了蘇教授一個很寶貴的實驗性機會。但是這並不是沒有基礎、完全開放的實驗,而是經過討論、腦力激盪過後逐漸形構而成的想像和規劃,最後完成可行的實驗性模組,如果幸運的話,就能夠在校園被利用、延展。在這個前提之下,蘇副校長認為所謂的跨科際、跨界、跨領域、融合科學與人文等議題才有辦法被討論。

蘇副校長提到,人文社科領域也同樣有非常深入的實驗性工作,像是開發通識教育等。對於跨領域的重視與她的個人經驗息息相關:「雖然我整個專業的訓練,是以實驗室的數據、假說、理論為主的訓練,但是我想我心底的深處本質上,長大的過程,有很多的時間及教育,是和文學、藝術,甚至是和展演的前輩有關的。」

副校長說自己在波士頓哈佛大學受教育的過程時,對於跨科際的領域,無論在時間分配、買書、聽演講、參加文化藝術活動,都是沒有切割的。科學與人文在蘇副校長的個人經驗當中,並不是斷裂或二元的,而是個同時存在的過程。這或許也是為何蘇慧貞副校長,能夠成為跨科際教育領航員的原因之一。

學術的本質就是跨界

蘇副校長的專業為公共衛生與環境衛生,在過去八年,很的長時間都在關注與氣候變遷相關的疾病。這段過程有了許多實踐的經驗。她必須和不同背景,甚至不同屬性的社群來往,這些溝通的經驗對研究而言是非常關鍵的,因為她必須理解氣候科學家、機械工程師告訴她的內容。

同時,為了從基礎面產生數據、驗證、假說,更必須要在實驗室了解遺傳、基因、物種之間、人群之間的差異。她說:「因為公共衛生的使命,我服務的對象是人。所以我最後的成就感,或是我必須檢視自己是不是回饋了這樣的社會價值?」學術研究的最終目標仍然是回到人群,從學術中回饋社會。

蘇副校長起初並未體認自己在跨界,而是因應研究的需求,自然地在不同專業之間游走。陳竹亭教授說到許多基礎科學家可能常只在實驗室裡進行研究,但蘇副校長認為,無論是公衛、環境還是氣候變遷,與人的接觸都是關鍵,人文關懷確實是一個要對問題提供一個夠興奮、感動的理解或連結的重要關鍵。

她提到自己唸書時在機械工廠或是實驗室的觀察經驗中,很自然地感受到瑣碎的細節如何與知識產生連結的關鍵。知識需要融會貫通,這也是為什麼要說跨科際為何從「問題導向」著手,就是在於問題可有效且首尾一致地提供思考的回饋及選擇。

兩位老師都認為,雖然學術研究都是問題導向,可是其研究的問題未必連結到社會關心的問題上。蘇副校長進一步認為要有對社會關懷的實際體驗,才可能在不同領域有跨界解決問題的機會。

跨領域的互動奠基於學科的相互理解以及對社會的關懷

蘇副校長認為當人侷限在相對狹窄的領域時,對於自信心的培養、擴展自己的能力、與人互動、互相理解的機會都比較少。特別是在網路資源越來越平等,幾乎沒有疆界限制的情況下,缺少公共關懷,個人空間反而會閉鎖且窄化。縱然網路平臺讓推廣及擴散更為方便,但校園仍是無法取代的,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理解無法被公式取代。

蘇副校長在處理國立成功大學國際事務的任內,經過911事件後,體悟到不同文化、宗教之間的差異。她說:「我們會有價值上選擇的偏好以及這個選擇帶來的意義,但根本的問題是我們是否讓每個人有彼此理解的能力。」

陳竹亭教授進一步地詢問如何促進這樣的理解和關懷?蘇副校長認為這仍然是一種選擇。現在臺灣的老師與學生往往扛著一種壓力,就是校園內只有一種標準在衡量老師是否專業:你有幾篇文章?點數多少?成績幾分?無論是老師或學生都是被動地在被評量,但重點是你要怎樣勇敢、主動的去相信自己選擇的價值。

蘇副校長更進一步提到:「我可以不出門努力創造文章,以我現在的一些條件、資源來說,我只要認真地寫計畫書,好好地在實驗室裡整理數據,或是找不同背景專業的同事、朋友,某種程度都願意配合我的時間,一起來做跨域的討論,我們可以花5個鐘頭、10個鐘頭在研究室創造文章;還是我應該搭5個鐘頭的車,把我已經寫過的10篇文章,整理成兩句話,告訴雲林的鄉親民眾,開啟他們明白氣候變遷和農藥汙染有什麼關係。這仍然是一種選擇。」

學生應該要有精準描述問題的能力

蘇副校長強調,這樣的理解與關懷是師生共同的功課,讓每一個長大的年輕人可以更有信心的瞭解自己,尊重別人,認真看待每一個能力,每一個專業的特質。但這樣的互相理解、關懷,需要一個關鍵的能力──精準地描述問題。

從自己帶大學生到研究生的經驗,看見學生綜合、整理、分析、歸納的能力越來越弱。因為無法綜合、歸納、分析,所以沒有辦法精準陳述問題,面對龐雜的資訊,無法看出其中的脈絡,進行歸類。副校長認為,學生應該學習完整陳述問題的能力,不是老師說甚麼就做甚麼,反而是學生告訴老師自己的想法、想要做甚麼,請老師給一點評論。

這些都是可以藉由練習而精進的功課,也是蘇副校長對於SHS計畫的期許,希望能夠改善同學們更精準有效的描述問題。才更能對於跨文化、跨領域、跨疆界的人與事,有一種從心底而生的尊重及理解──理解不同學科的視角,尊重各學科之間的價值。

有機會掌握資源的時候,Give it a try!

無論是擔任國立成功大學副校長還是教育部顧問室主任,都是重要的行政角色。而一個前瞻性的計畫,如何在行政面上協助呢?蘇副校長說:「當有機會接觸或掌握資源時應該要掌握機會去挑戰、嘗試,即使制度不盡完美,都勇於突破,無可厚非。有時候行政體系過於龐大,牽一髮而動全身,還不能動到它,但這又何妨?」為了不把熱情澆熄,先改小的,讓它持續的轉動,終有一天會有所改變。因此蘇副校長也希望透過行政的協助,能夠讓許多有熱情、理念的老師能夠更有效地分享觀點、共同努力。

作為SHS計畫的指導顧問與諮議委員,蘇慧貞副校長對於跨科際教育的高瞻遠矚、以人為本的關懷、不同學科之間的尊重與理解,讓我們深刻體會到跨科際思維不僅僅在學術,在行政上,甚至在生活上都是非常重要且軟硬兼備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