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類】教師分享會:楊倍昌/陳竹亭 (國立成功大學/國立台灣大學)

如今我們所面臨的社會議題,越來越多縱橫各個領域,高等教育下學生所學的「專業」不再能夠負荷議題所需的能力,也就是說,學生不能只侷限在自己的專業學科裡,而是必須跨出去與其不同領域的人合作、學習。

102年10月2日,成功大學醫學院微免所教授楊倍昌和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主任暨化學系教授陳竹亭,兩位除了在自己專業領域上有所成就外,也參與跨科際教學、科學傳播等,邀請他們來和我們討論跨科際教學的重要性。

楊倍昌 教授成大微免所 楊倍昌教授

楊倍昌教授形容,科學素養人群的分部就像是「三明治」-學習中的學生和少數投入科學領域的階層擁有還不錯的科學素養,但夾在中間的多數社會民眾則「會和稀泥」。

真的一代不如一代?

近年來,各界常質疑國內人才短缺、一代不如一代;楊倍昌教授反過來問,到底「各界」是誰?細看下來,這些批判台灣教育、「欠缺專業人才」的聲音往往出自於企業經營的角度。楊倍昌教授認為,國內批判如此打翻台灣基礎科學教育的努力是不對的-若從台灣在國際上各大小科學競賽的排名、數理及閱讀檢測等等來看,台灣學生的資質屬於中上的,甚至在「科學素養」方面台灣曾經與德國並列第12名。
台灣人科學素養仍有待加強的原因,他認為是和學生時代同樣的缺點:偏弱的論證能力-台灣人缺乏「自主且合宜」的學習方式,信賴權威卻易受到媒體價值觀影響、面對公共議題/政策時鮮少聚被該有的科學知識。

除了專業,大學教育到底學了什麼?

大學並不缺乏學習知識、專業訓練的機會,只是都著重在靜態知識的累積。與世界各國比較,台灣在生物科學、醫學研究上數量非常少,但從1995年到2009年的提升率來看進步許多。相較於累積知識,台灣學生更需要加強的是溝通能力和創造知識的能力。
楊倍昌教授指出,教育部為了回應多年來的教育批判,已在大學推動許多前瞻型、小規模實驗的教育計劃,超過三十年推行的通識教育就是其一。儘管通識課程經常被大學生詬病,但「它針對『知識片段、缺乏過程技能、缺乏基本原理及情意目標之養成」而設計課程的目標相當明確』」,只是要看見成效仍需要時間。

教育部公民素養陶塑計劃

「我認為光是糾纏在『科學素養的內容是什麼』的文字細節上,而沒有行動是件浪費力氣的事。」楊倍昌教授說道。2010年由成大醫學、科際與社會研究中心所策畫的「公民陶塑計劃」目的在於回到核心精神:公共性、自主性與多樣性。將範圍拓展到學校整體,將公共性融入課程設計、強調學生、知識與社會的連結,而非僅邀請更多大師來演講。這麼做事為了彌補知識與日常生活的脫節、提升學生自立自主以解決未來三明治現象。「就算是各界的精英所講授的經驗無比精彩,就算是安排再多新的課程,授課內容更為通識化,事實上也不會改善『知識跟生活及社會之間疏離、無感」』的現況。」

 

陳竹亭 教授

 臺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主任 陳竹亭教授

西方高等教育的邏輯

批判(critical thinking)
傳承(legacy)
文本(literacy)
多元(diversity)
知識份子(intellectual)
專業(professional)
多科目的(multiple disciplines)

這些是陳竹亭教授所列舉出,七個西方高等教育的特質。東方思維與西方邏輯其實也有相似之處,然在教授眼裡,不僅「好像用到社會上面的時候這個legacy都不見了」,台灣高等教育在對於這些訓練也更需要加強。
「基本上台灣高等教育應該要作社會的think bank」,要開發台灣的社會腦力,除了必須具備智慧(intelligence)、宏觀的視野(scope)、洞察力(vision)、互動(interaction)和對話(dialogue),重要的是改變學習模式-探索或研究式的學習。讓學習的人「是有意義的」:要讓別人知道在做什麼,一開始必須做調查、提出一個想法、蒐集資料,不要只是重複別人的東西。塑造出一個學習的環境,不再只是圈在校園裡或是重複不具效果的學習。

「有時在學校(教育)裡我們是在玩抽牆角,不是在蓋房子。」台灣有許許多多的教育計畫、人才也不少,但是欠缺團隊合作、核心理念。台灣太重視結果而忽略了過程,使得台灣教育就像是「抽牆角」遊戲-只求不倒就是贏家。

跨科際思維(transdisciplinary)

歐盟經濟合作發展組織之教育研究暨創新中心(CERI)曾在1972年探討過跨領域研究及教育問題,提出定義;詹許(Jantsch)主張大學應該要承擔「貢獻社會的責任」,而不是「屏除價值性(value-free)」;伯爾斯哲(Balsiger)也提出更進一步的解釋,認為「根據跨科際研究的內涵而定。……跨科際研究是清楚地定位在從學術界跨越到社會。」
台灣高等教育必須強調make sense,讓學生離開學校時能夠帶走他需要的東西,能夠在社會上工作或面對議題時運用其知識。這就是跨科際的重點。陳竹亭教授舉出,歐美前幾名的大學皆提出許多以議題為方向的計畫,例如人類社會與環境學程 (巴塞爾大學)、比較都市計畫(蘇黎世大學)、SGSI(史丹佛大學)等等。

SHS計畫

陳竹亭教授指出,台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所做的,基本上就是「科學傳播」-溝通,做多數科學家、工程師不願跨出來做的事情。而SHS計畫的特別在於,SHS希望打破科學傳播的困境-科學的做科學、人文的做人文-來推廣跨領域教育。透過多元發展、跨機構跨學校的平台,並且改以「課程群組」的方式來共同推動教學。「TRANS是串思,跨界也需要行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