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大國際社】東南亞族群在台灣訪調活動

隨著在台灣的新移民及外籍移工越來越多,東南亞族群在台灣已經越來越不能被忽視,在日常生活中隨處見他們的身影,然而許多人對於他們的了解卻不多……,他們的生活、文化以及在台灣的處境及問題如何,這都是值得我們去探討的。 成大國際社這次活動,透過兒少關懷、街頭採訪、演講交流與世界咖啡工作坊四種不同面向的內容,帶領同學從多元的面向觀察與了解東南亞移工與移民,讓大學生們對於這個族群能有更多的認識以及觀念、行動上的改變,讓我們不只做個被動的接收者,更能做個主動的改變者。 兒少關懷 透過一系列的探索自我與認識世界的闖關遊戲,讓小朋友在活動中肯定自己、發現生活的美好。   街頭採訪 越南裔的老闆娘與我們分享,因為來台經過順遂,對台灣印象佳,婚姻幸福,也沒有遇到對東南亞新住民的歧視,她對於不同民族之交流態度相當開放。 以越南移工而言,台灣薪資略高,雖工時長、需繳交仲介費,但多數人為了家人仍願意前來,這當中也有不少人被仲介欺騙、亦有工傷案例,雖然也有如這次訪調中幸運的例子,但若要在台生根,外籍人士要取得身分證仍不是相當方便。期許台灣未來能提供更多友善的政策,讓新移民者能更有保障。   演講交流 講者:蔡雅婷 講題:我的異鄉朋友─東南亞移民工田野調查 講者介紹:現為唱四方製作團隊成員,曾任《四方報》志工。 講者分享,她會開始關心外籍移工和移民,要從她第一位認識的東南亞人講起。她有個來自越南的小嬸嬸,待她如自己的親姊妹一般,但她常常不經意透露出對家鄉的思念,讓講者感到很不捨,也因此開啟她對新移民的關懷。 後來為了要幫助新住民媽媽,拍攝了宣傳蛋捲的微電影,雖然影片沒有入圍,但對移工和新移民在台灣的處境卻有更深刻的瞭解。之後因機緣加入了唱四方團隊,在那裡她為異鄉人發聲,唱四方團隊是一個製作東南亞歌唱的節目,他們實地走訪大街小巷錄製節目,邀請新移民的高歌的同時也採訪他們的生活。 最後講者分享了幾部影片,並介紹他們開燦爛時光(書店)的緣由,歡迎大家在燦爛時光,持續分享對新移民的愛與關懷。 世界咖啡館工作坊 這次的世界咖啡館,我們將小組分成三組,每一組針對不同面相討論東南亞移民、移工所遇到的問題,透過漸進式的討論,深入探討「東南亞族群在台灣的明天」。 一個活動的完整有賴團隊的合作與分工,也感謝參與者與各合作組織。此次活動是我們跨出的一小步,願她如種子般萌芽並茁壯於更多人的心中。    

【成大國際社】國際月─ 世界咖啡館:一起聊聊大小事

「咖啡館對話是我所見過最能幫助我們體驗 集體創造力的一種方法。」 —彼得 聖吉(國際組織學習學會創辦主席)   相信大家都去過咖啡店品過咖啡,但你參與過世界咖啡館嗎? 世界咖啡館是一種討論議題的模式,將所有人分成幾桌,每桌都有不同的議題,等時間一到,每組依桌次輪轉,把前一組討論的東西更加完整。 SHS計畫和成大國際社鑒於長期呆板的教育模式使台灣學生較難以批判議題,也難以說出自己真正的看法和了解,因此舉行了一場「世界咖啡館」討論會。希望同學藉由討論的方式,在品嘗由公平交易販售的咖啡之時,一同腦力激盪,對各種國際間議題提出有創意與建設性的解決方式。 此次探討的議題有四─社會企業、安樂死、教育是否為職前訓練所、如何保障新移民的權益。 1.社會企業 社會上,有一群人成立社會企業,不但賺了錢,也解決了許多社會上的問題。到底社會企業是怎麼運作的?他們又是如何崛起的? 2.安樂死 在電影《被偷走的那五年》最後,女主角身體日益嚴重,並用無可挽救的悲劇重拾真愛。究竟主角謝宇替何蔓做的「安樂死」決定是對的嗎?安樂死到底有什麼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呢? 3.「大學=職前訓練所」!? 大家一定常常聽到「大學=職前訓練所」的說法,但這項定義有人雙手贊成,也有人嚴正否認。究竟「大學」這個處在人生轉捩點上的教育機構,該如何自我定位、如何採取行動以幫助學生? 4.新移民議題 近年來台灣社會變遷快速,新移民已成為重要的人口移動現象。透過婚姻仲介的「外籍新娘」與大量的外籍移工,在社會中因為文化、個體、性別等差異,成為結構化與制度化的少數,導致新移民在融入當地社會時衍生出各種社會、政策與法律的問題,也容易有權益保障不足之虞。關於這個現象,我們可以提出什麼見解?又該如何保障他們的權益呢? 這些問題看似與我們關係不大,卻和我們的未來息息相關。也許短短的一個下午不能產出完美無缺的解決方式,但相信這場活動可以引起對各項議題有所關心的聲音,並激發大家對「世界咖啡館」模式的興趣。  

【成大國際社】國際月─旅遊分享會

旅行令人放鬆,讓人踏出舒適圈,充實內在並增進視野, 體驗並了解不同文化的特色。   此次成大國際月以「旅遊」為主題,邀請了許多喜愛旅行的講者前來分享。除了帶領大家往新的國度旅遊,也讓大家可以了解每段旅程的出發動機,並知道出國前的規劃、準備工作與安排,對異國的社會文化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另外也針讓大家對於旅遊業的工作內容、運作方式有初步的了解。 最初的主持由曾參加第三屆世界公民島擔任英國旅行家的呂昀翰同學開場, 分享他遊歐七十天的經歷。例如在英國參加旅行團忘了訂到下一站的機票;在義大利威尼斯處處聞到尿騷味,浪漫氛圍大打折扣;在佛羅倫斯排了兩小時的隊才進到博物館;在羅馬不巧碰到競技場、西班牙廣場和許願池都在整修。這場歐洲之行讓他覺得旅遊是種自我獨處的省思。 以下為講座內容節錄─ 在德國遇見憤青,林沐秋 林沐秋提到,她參加VYA(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 SCI(service civil international)的工作營,在德國進行反法西斯、反納粹及追思(antifascism, anti-Nazi and remembrance) 的活動,主要是整修、辦演講與遊行。營中的成員來自四面八方,不用會說德文,英文不好也能溝通。四十天下來才花了九萬元。建議有興趣參與工作營的朋友,看清楚工作內容。 工作營主人的父親是希特勒時代的人。活動邀請奧許維茲集中營(Auschwitz Konzentrationslager)存活的最後一人演講,分享經歷。工作營也安排去參觀漢堡的Neuengamme集中營, 看到德國集中營分布圖令她十分震驚。集中營有分大集中營和周圍的衛星集中營(satellite camp),送進去的人依身份要別上不同的三角形標誌,再依體力送到各處勞動或送往死亡營(death camp)。工廠可向集中營申請勞力,因為集中營的裡人們就是免費的勞工。 這段德國之旅讓她對納粹、對德國、對和平都有更深切的感受。 好.去了.鐵道旅行-鐵道的接觸與觀察,鄭育安 大學參加鐵道社的育安,在高一參加的台東多良之旅後,開啟他鐵道旅行的篇章。高三暑假和友人遊台,在加油站感受到台灣人的熱情。他建議大家可以善用成大的地利之便,藉由火車四處旅行,體驗不同的元素,感覺不一樣的環境。 什麼是鐵道旅行?有人說,包含鐵道文化的旅行就是鐵道旅行。日治時代《台灣鐵道旅行案內》是日本政府向非台灣人宣傳殖民成果的旅遊指南,算是台灣鐵道旅行之始。 劉克襄《十一元的鐵道旅行》吸引了很多人,但許多人實地走訪後卻覺得劉克襄騙人。育安覺得這是因為心境不同,不了解背後的故事的緣故,畢竟每個人進行鐵道旅行的原因不同,可能是為了新鮮、機械、歷史、自然藝術、文化或攝影等等。因此可以從聽故事開始,進而了解、體會、詮釋故事,最後寫下屬於自己的故事。 跟著音符去旅行,莊盛博 背包客棧台灣版管理人、成大旅行社成員的盛博常在工作到心煩後出國進行無目的地、不設回程,一切順其自然的旅行,直到盤纏用盡。當然,打點臨時工就可以玩更久了,目前最高紀錄是六個月。 他的必備行李包括一支小喇叭和幾本書。有演奏及指導經驗的他會自己寫信去國外樂團毛遂自薦,旅途中也因為小喇叭,讓他可以用音樂和各地的人交流,書本看完後和他人交換又是另一個精彩的部分,除了直接人與人的互動外,回國後想到自己的書還在世界旅行,心頭會浮起一抹微笑。在蒙古和印度旅遊的經歷也讓他印象深刻,他找到當地機構,去當遊牧民族小孩的老師。這這樣資源不足的地區,往往一本空白筆記簿就是他們的課本,寫好,吸收了就要擦掉,再學新的。對照自己因為不滿足而出國旅遊,他看到別人生活比較困苦但知足,因此成長了不少。在印度,他受朋友的邀請到保守的家鄉分享台灣事物,小朋友們知識欲十足,問到臨晨一點才在朋友的催促下回去睡覺。隔天清晨四五點,又迫不及待帶叫他起床,要帶著他四處看看。

【成大國際社】國際月─ 不是月亮比較圓的問題: 淺談台灣教育與跨國比較

長久以來,台灣學生於升學考試的壓力下度過… 家長、學生因此認為成績排名 才是評斷一個人未來出路好壞的唯一考量, 在這過程中多少次剝奪了學生適性發展, 發揮他們潛力的機會?   近年來,政府不斷推動教育改革,結果卻不符預期,反倒讓學生的負擔更為沉重。 為了讓學生跳脫台灣當前教育文化的框架,SHS計畫和成大國際社、成大學生會共同舉行這場講座,希望藉由本講座讓學生了解國外成功的教育典範,反思台灣的優勢與劣勢,並進一步思考身為學生,該以什麼樣的學習方式才能適性多元發展。 此次的講座邀請到成大醫學院STM中心副教授王秀雲老師,她曾經拍攝過紀錄片「大學記」,用影像紀錄大學生們對大學的看法。 她從小在鄉下長大,後來到日本及美國求學。因為出生鄉下且父母對子女無第一志願及要求,補習經驗不多,童年生活頗為快樂。 她也提到,自己在大學前其實成績不佳,對於如今的成就,她只想告訴大家一件事:「起跑點不一定要贏,人生這麼長、這麼複雜,一切,多的是機會!」 大學時就讀微生物系,後來決定選讀歷史研究所,雖被同儕稱作怪胎,但也因此讓她開始注意到台灣學生總是選擇特定學校科系。 到外國求學時,從外國朋友身上她不時得到一些震撼,所以開始拆解「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觀點,究竟是迷信?還是崇洋媚外? 從歷史與政治因素看來,「美援台灣」這段歷史有著很大的因素。冷戰時期台灣的策略性位置,讓美國選擇援助,提供物資和教育資源。對於身處資源邊緣的台灣,美英等國家代表著資源、權力和名望。因此無論是為躲避政治災(如白色恐怖)、為尋求更好的事業與專業或躲避汙名等,都讓人選擇到國外發展。 文化評論家薩依德著名的《東方主義》是有關歐美如何看待中東、阿拉伯和伊斯蘭世界的兩百年學術傳統的權力與想像力的研究。近代西方對非西方的看法易流於表面的理解,強化既定的刻板印象而忽略社會條件。 那台灣目前的現象是如何呢?就王老師的觀察和一些數據統計,可以歸納出以下幾點:一、小朋友從小開始補習;二、受教育的目的是興趣潛能(36.5%)和生活有保障(28.9%) ;三、根據測驗,考試時同學要求給他看答案,絕不給看的(31.1%),看對象是誰再決定的(25.8%),看是否會被發現的(21.3%),看科目再決定(10.6%),直接給他看(10.0%),我們發現道德非絕對化,而是會視情況而定。 此外,學生普遍缺乏創意且表達能力不足,儘管自我介紹沒有規定怎麼寫,但大家寫的都一樣,沒有特色。作文詞藻華麗但內容貧乏,而且找不到重點在哪裡。教師的狀況也一樣,有時讓人搞不清究竟教師只是分數的守門員還是知識的傳授者?甚至,連老師自己念不念書都值得懷疑。 然而這一切的根本問題是形式化的文化、補習、考試與標準答案等。 對此,或許國外的一些經驗便是值得學習的。國外的孩子學費靠自己,從小便要養成獨立,並且喜歡有自己的想法。那對於完成學業的堅持呢?其實輟學不等於完蛋,賈伯斯、比爾蓋茲都是很好的先例。甚至連推薦信文化都很特別,他們認為推薦是一種交接,重視行為能力而非成績。   最後老師在回應同學的問題中也表示:「不變的是,教改無法減低升學壓力。雖然廣設大學,但大家想去的還是那幾間學校。變的是,有越來越多的學程和雙主修的制度,使跨科系變得平常,界線漸趨模糊。經濟結構也改變了,以前的人看到的是開放的機會,會有闖天下的期許(尤其是對男生);現在人的想法是好工作不多,所以要考公職求穩定。不論如何,有基礎能力、有彈性、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和有辦事的能力,就不怕找不到工作。」 很多的國外情況都會讓我們覺得不可思議,而且覺得嚮往。 但我們在追求國外「成功經驗」的同時,歐美的父母也在質疑自己培育下一代人才的方式是否正確?反過來省思中國威權管教的優勢。台灣的教育站在中間,也許應該做更多比較並找出適合台灣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