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病專題

狂犬病二三事

撰文作者|林宜平(成大微生物及免疫學研究所碩士)
特約編輯|李銘杰(臺大職衛所博研生/政大法科所碩研生)

編按:前陣子傳出鼬獾感染狂犬病的案例,引起大家對狂犬病的眾多推測及恐慌,關於狂犬病,從學理的角度來看,到底是什麼樣的病毒?媒體風頭過了以後,讓我們以另一個角度了解關於狂犬病!

2 / 11

狂犬病專題

狂犬病病毒(Rabies virus)屬於Rhabdoviridae 科, Lyssavirus屬,為人畜共通疾病。其genome為負股單股RNA(negative single-strand RNA),具套膜(envelope),所以一旦離開潮濕表面後,病毒就很難存活。病毒呈子彈型,感染細胞後,在感染的細胞內可發現有Negri bodies 的細胞病變。屬於Lyssavirus屬的病毒如表一,主要感染食肉目動物以及蝙蝠等,當人被感染此屬病毒的動物抓傷或咬傷後,就有機會被病毒感染。除了Rabies virus外,Mokola virus、Duvenhage virus等在感染人類後均可能引起類似狂犬病的急性腦炎症狀 [1,2]。

「澤西惡魔」是一個描述一家人到紐澤西的森林旅遊後,遇到傳說中的「澤西魔鬼」後所遭遇的恐怖故事。雖然結局和劇情非常戲劇化,片中男主角在受到攻擊後,因狂犬病發作導致產生幻覺、恐水等症狀,甚至攻擊自己的家人,讓人不得不正視狂犬病對人類的威脅,在真真假假的事實根劇及戲劇效果之間,到底有哪些是貼近真實情況?

3 / 11

狂犬病專題

4 / 11

狂犬病專題

病毒藉由動物之唾液進入人體後,並於肌肉或皮膚細胞潛伏,再藉由運動神經之Acetylcholine(Ach)receptor,感染神經細胞,沿著神經直到感染中樞神經系統(central nervous system, CNS),並在其中大量複製,此時神經性症狀開始出現。症狀主要有兩種類型,一類為furious form(encephlitic),症狀包括興奮、產生幻覺、 恐水等;另一類則為dumb form (paralytic),症狀為肌肉無力。由於病毒會再沿著神經感染到唾液腺、鼻黏膜等位置,所以接觸到感染動物由這些部分所分泌的分泌物,為最主要的傳染途徑 [2]。

研究發現,在未施打狂犬病疫苗的病人身上,未發現有抗狂犬病病毒的抗體產生,以致於人體無法產生免疫反應,清除狂犬病病毒。以免疫學的觀點來看,當有外來病原體入侵人體時,或多或少會活化人的免疫系統,並產生抗體對抗這些外來物,但狂犬病毒感染者則否。對此有人提出了幾點假設 [3]:

1、病毒為neurotropism,神經系統本來就屬於免疫豁免區(immunoprivilege site),自然很難引起免疫反應。

2、進入人體的病毒量很少,並不足以引起免疫反應。

3、病毒可藉由影響賀爾蒙之分泌,造成淋巴球數量低下(lymphopenia)。

雖然這些都是假說,且機制並不是那麼清楚,不過這些想法都提供了我們在了解病原時的一些可能及途徑。

5 / 11

狂犬病專題

目前狂犬病病毒感染的治療方式為施打狂犬病疫苗,並配合人類狂犬病免疫球蛋白(human rabies immunoglobulin, HRIG)的使用。一般疫苗是用來預防疾病用,但狂犬病疫苗(這裡主要以人類用為主)則是在暴露後才進行施打。此施打策略稱為「暴露後預防性用藥」(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PEP),原因是因狂犬病病毒的潛伏期很長,只要能在病毒感染CNS前將其清除,即可避免疾病之發生。

狂犬病病毒疫苗的發明可追朔至1885年,當時法國之科學家路易巴斯德先生(Louis Pasteur, 1822 ~1895)利用兔子的脊髓(spinal cord)培養狂犬病病毒,經過多代的培養後,狂犬病病毒被「fixed」(修正)了,利用這些「fixed」的病毒打到動物身上,可預防動物感染狂犬病,而且預防效果非常好。但當時巴斯德仍不敢將該「fixed」的病毒應用在人體身上。有一天一個媽媽帶著他九歲大的孩子Joseph Meister向巴斯德求救,因為這小孩子被感染狂犬病病毒的狗所咬傷了。巴斯德就拿帶有「fixed」狂犬病病毒的兔子腦脊髓組織,施打在小男孩身上,結果小男孩沒發病,巴斯德發明的疫苗成功的預防狂犬病(詳細內容可參考此)。

6 / 11

狂犬病專題

巴斯德製造出來的狂犬病疫苗雖然有效,但由於是從動物神經組織中萃取出病毒,除了無法確定病毒為死菌或是減毒但仍具有毒性之外,神經組織的髓鞘(myelin)在某些人體內可能會引起過敏反應,因此現今的狂犬病疫苗主要是由猴子腎臟細胞(Vero cell)培養製造出的死菌疫苗 [4]。死菌疫苗為主動疫苗,作用機制為引起人體內抗體的產生。有文獻指出,抗狂犬病病毒的產生可以有效的預防狂犬病,配合病毒潛伏期長的特性,在被疑似狂犬病或是狂犬病的動物咬傷後,盡速的施打狂犬病疫苗,並配合HRIG,即可避免病毒感染CNS,進而避免引發狂犬病 [5,6]。HRIG的功能可以把它想成和蛇毒血清一樣,就是將抗體打進人體內,直接中和病毒,但這樣給予的抗體畢竟是外來物,除了半衰期短,時間一到就會被分解外,體內的免疫系統也會去中和他,故相較於施打狂犬病死菌疫苗而言,施打抗體所引起的免疫反應效果較不佳。因此施打狂犬病死菌疫苗,讓人體免疫系統自行產生抗狂犬病病毒之抗體,才能有效預防疾病。

7 / 11

狂犬病專題

至於要如何防疫呢?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和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 (OIE)對於動物之間的狂犬病防治建議中都提到,撲殺流浪狗對於狂犬病之防疫並沒有太大的幫助,只有對動物施打疫苗、節育,才是最好的方法 [7,8]。美國(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和OIE以及WHO提出的防治方法差不多,不過還多一點 “Finally, call animal control to remove all stray animals from your neighborhood since these animals may be unvaccinated or ill” [9]. 每個國家的情形均不相同,美國有美國人的作法,如何在防疫以及動物人道立場間取得平衡,是政府單位須面對之難題。

最後說個小故事:目前狂犬病死菌疫苗所用的病毒株源自於以下三種病毒株,包括Louis Pasteur virus (PAS) strain,Flury virus strain,及Street Alabama Dufferin (SAD) virus strain,而我們用的由Vero cell製造出的疫苗,是PAS strain的病毒株,這株病毒株是巴斯德在1882年分離出來,經不斷地繼代培養,保存到現今的喔,也就是說,這疫苗裡面的病毒,已經130歲 [3]!

8 / 11

狂犬病專題

媒體帶來的是資訊還是恐慌?

作者|李銘杰(臺大職衛生所博研生/政大法科所碩研生)

截至2013年8月23日為止,全台共9縣市44鄉鎮傳出鼬獾感染狂犬病(rabies)的案例,其中台東縣台東市更發現台灣首例錢鼠罹患狂犬病 [1]。令人費解的是,至今尚未發生任何狗感染狂犬病的案例,但民眾的恐慌卻主要來自於狗,甚至還出現棄養潮 [2],顯示民眾的資訊來源是有問題的。

9 / 11

狂犬病專題

未經篩選的報導內容是一大問題

新聞媒體是絕大多數民眾最主要的資訊來源。筆者以狂犬病作為關鍵字,搜尋蘋果日報、自由時報、聯合報、中國時報四大報後發現,7月16日確認首例鼬獾罹患狂犬病直至8月23日為止,蘋果日報共計有692筆與狂犬病相關的新聞 [3],自由時報則有508筆 [4]、聯合報約350筆 [5]、中國時報約478筆 [6]。即使以數量最少的聯合報為例,每日仍有平均超過9筆新聞與狂犬病有關。更別提閱讀量數一數二的蘋果日報與自由時報,讀者每天平均接受超過13-18篇狂犬病相關新聞轟炸。但如此大量的報導似乎沒有帶來正面的幫助。

過度集中甚至浮濫報導一項重要議題,一直是我國媒體的通病。狂犬病議題當然重要,但報導前媒體應先做好最基本的查證和篩選的工作,而非任風吹草動都大肆報導,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例如我們常說「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然而最近只要發生狗咬人的案例,也不管民眾當下被咬的原因為何,幾乎都會登上新聞版面。這些案例平時也會發生,卻未曾像現在這樣頻繁地被媒體報導。媒體不斷藉由各種方式營造出疫情擴大的氣氛,讓許多人對流浪動物有莫名的恐懼,甚至不信任自己或是鄰居的寵物,引起大眾恐慌。

10 / 11

狂犬病專題

新聞重點偏離

以防疫角度而言,新聞重點應放在如何正確且有效的阻隔狂犬病疫情,並傳達給民眾正確的狂犬病知識,例如替流浪動物或寵物施打疫苗等。但媒體的重點卻集中在政府決策檢討,或是宣染疫情的嚴重性。政府的決策有檢討的必要,疫情嚴重程度也應該掌握,但不應該過度強調,否則民眾對於狂犬病的印象就只停留在政策錯誤和疫情嚴重,而真正重要的防疫知識卻一知半解。

舉例來說,最近狂犬病的議題重心轉向該不該對14隻米格魯進行活體實驗,引發一系列的論戰。無論是科學網站、社論、新聞,正反兩方的論辯相當激烈 [7-12]。就筆者的觀點,該不該對14隻米格魯展開活體實驗固然重要,但並非一般大眾迫切需要瞭解的內容,媒體過度集中報導這個問題,已讓狂犬病防疫的焦點模糊了。許多民眾仍對狂犬病有所誤解,才會發生棄養的問題,媒體應把報導重心放在知識的澄清,對於防疫才有正面的幫助。

提供正確且客觀的資訊對媒體而言是最基本的任務,但只有這樣仍不夠,媒體還要負起教育社會大眾的責任,避免依照自己的喜好集中報導。如何讓媒體扮演好這樣的角色,或許是未來最迫切需要思考的問題。

11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