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難民專題

走訪低度開發國家,思考氣候難民未來

特約編輯、撰文|蔡宗翰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機電所碩士班/世界公民文化協會甘比亞旅行家)

在全球危機聲浪中,除了金融危機之外,氣候議題已成為現今跨領域的代表性議題之一。所涉領域包含環境、生態、大氣,以至於能源、政治、經濟、社會科學。人類在面對氣候危機時始終處於爭辯與無解當中,在沒有共識的情況下很難取得最佳方案,特別是跟融資和責任有關,誰該對氣候暖化負責?誰該出多少錢?本專欄旨在以較為全面的角度看待氣候議題,特別是以「人」為根本的角度切入,氣候變遷如何影響人類?而人類又該如何自處?國際間的態度為何?

2 / 25

氣候難民專題

氣候難民釋義

氣候難民一詞於2002年正式出現在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因應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報告中,IPCC於2007進一步年解釋,「氣候難民(Climate Refugee)與其他自然災害造成的難民不同,氣候變遷難民是指因受到氣候變遷影響,造成海平面上升、極端氣候事件、乾旱或水資源缺乏等原因,導致人類居住環境變化,被迫須立刻或即將離開居住地的人。」由我國文化部製作的「台灣大百科全書」解釋,「氣候難民指因為氣候災害導致原有環境不適合居住,居民被迫離開原居住地者,故被稱之為氣候難民。」兩者意思相近,如此我們已經知道誰可以被稱作氣候難民。

3 / 25

氣候難民專題

IPCC與青年NGO

IPCC於1988年由世界氣象組織、聯合國環境署合作成立,負責研究由人類活動所造成的氣候變遷。25年過去了,解決國際間氣候變遷爭端的進展卻是十分緩慢。然而,可以明確的知道各國的確正在努力,且不斷提升對氣候變遷重視的程度,愈來愈多國家開始以國家安全的角度來思考氣候變遷的影響。對於住在台灣本島的普羅大眾來說,聯合國、氣候難民等名詞似乎離自身相當遙遠,即使知道氣候變遷,通常以被動的方式來看待,心想「總是會有人來解決的,不用擔心啦!」如今在台灣,有愈來愈多的年輕人開始對氣候變遷有了行動,最屬代表的青年NGO團體之一是由理事長張良伊共同創辦的「台灣青年氣候聯盟(Taiwan Youth Climate Coalition,TWYCC)」,今年由團長賴柏宏組隊前往波蘭華沙參與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The 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第19屆締約國大會(The nineteenth session of the 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 COP19),TWYCC在COP19會議中代表青年非政府組織(Youth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YOUNGO)發言,呼籲國際重視氣候變遷的融資問題。國際主要的環保團體之一「350.org」於今年三月在太平洋島國拍攝紀錄片「We are not drowning — we are fighting!」,寫實的紀錄下太平洋島國居民受海平面上升影響與居民的感受,當地居民以舞蹈、旗幟表達無論如何都要面對氣候變遷的勇氣。

4 / 25

氣候難民專題

氣候正義考察任務

筆者於今年8/1啟程進行「2013氣候正義 X 甘比亞內陸探險(以下簡稱氣候正義任務)A」計劃,主要觀察低度開發國家受氣候變遷影響,以及西歐已開發國家對此議題的發展。任務歷時三個月,其中在甘比亞45天、西歐四國50天,除了任務本身,從甘比亞抵達荷蘭後的每一天都對歐洲與非洲的文化差異感受深刻,在倫敦的博物館群中更反思許多人類發展的歷史過往。即使目前各國已將氣候變遷層級進一步提高,但要在已開發國家與低度開發國家間取得共識非常不容易,於聯合國的會議殿堂中講求和平妥協與草案可行性,但文化差異卻使其難以付諸施行。

5 / 25

氣候難民專題

雖然筆者並未走遍非洲各地,但甘比亞的現況對於非洲整體具有相當程度的代表性,特別是所謂「最低度開發國家」,目前在非洲54個國家當中,就有34個「最低度開發國家」,而如最近時事所知,我國與甘比亞已從過去的友好邦交變成斷交,但這並不影響我對於低度開發國家的認知,以及任務成果,反而加深了我對國際間外交現實的認知。走遍甘比亞全境,70%的內陸鄉村資源非常貧乏,從最基本的用水與用電來說,雖有公共水龍頭,但依然很不便,需要走遠路去提水。白天幾乎沒有電,晚上則不一定有電,在內陸城市看到路燈會很驚訝。

甘比亞務農的比例相當高。氣候變遷如何影響甘比亞居民?在過去,甘比亞有如同我國農民曆一般記錄著先人智慧的記憶,可以預測何時播種、插秧,但如今第一場雨和第二場雨間隔拉長到三至四個月,第一場雨提前或第二場雨延後,導致種子無法發芽或秧苗枯死的窘境,且暴雨機率增加。筆者曾在甘比亞親身體會如中度颱風一般的暴雨,從遠方聽見像機器運轉一般的轟隆低沉聲響,接著颳起暴風雨,來得突然且一來就是一個下午,或一個大半夜,這對務農來說是極大的傷害,意味著當期稻作可能歉收,且內陸鄉村多茅草屋,茅草屋對暴雨的承受度不高,道路也頓時成為溪流一般。

6 / 25

氣候難民專題

媒體曾廣泛報導我邦交國吉里巴斯(Republic of Kiribati)男子泰提歐塔於今年十月中向紐西蘭法院申請氣候變遷難民,若獲准將成為全球第一個氣候難民。對我來說,這個法院判決僅有象徵意義,實質的氣候難民早就遍處各國,特別是在太平洋島國。甘比亞如同吉里巴斯也是最低度開發國家,是全球海拔最低的國家之一,而甘比亞境內並無高山,甘國首都僅比海平面高兩公尺,多處低於海平面。

筆者曾參閱倫敦科學博物館所展示的地球動態歷時資料,比較了1987年9月1日至2012年9月19日的北極冰融程度,可明顯看到冰帽面積的變化,也對全球各國受海平面上升影響作出預測,明顯見到太平洋島國以及非洲沿岸國家將會深陷第一線氣候危機當中,其預測範圍從上升一公尺到六公尺,上升到六公尺已經是根本「滅頂」了,而即使僅上升一公尺也足以相當程度的影響居民日常生活,例如甘比亞,海平面上升1公尺會導致甘國損失10%的國土面積,此數據背後的意義是沿岸的生態遭到破壞、居民被迫遷徙、淡水與耕種面積變遷影響水資源與糧食生產,這跟河水氾濫截然不同,氾濫能將河水沉積物作為灌溉農作的養分,但海水倒灌對居民來說則完全沒有益處可言。

7 / 25

氣候難民專題

海平面上升是一個廣泛的現象,對於島國來說,想像我們依海而居,於海濱居住、豢養牲畜、進行農作,海浪時常打到路面上。我們的歷代祖先沿海而居,以捕魚為生。住家的門口有樹,船隻栓在樹上,而農作通常是有地下水或雨季時種植。海浪打到自家門口是很寫實的生存危機,家具、廚房器具可能突然被沖走,無法繼續飼養牲畜,土地鹽化無法耕作,這對生活資源早已經不足的低度開發國家居民實在苦不堪言,身在都市叢林的我們,如果不以當地生活條件為背景來設身處地思考,我們只會認為海平面才上升一點點而已,但淹到家裡的海浪、愈來愈頻繁的暴雨皆影響著當地居民的最基本生活處境。

8 / 25

氣候難民專題

氣候變遷如何影響台灣?

台灣大學全球變遷研究中心主任陳正平教授曾在「氣候變遷與人類永續發展課程群組」中授課時提到,台灣歷年來的颱風數量與強度變化極有可能是受氣候變遷影響,颱風數量趨於減少,但強度趨於增強,特別是秋颱加上東北季風產生的共伴效應,台灣民眾應已感受到氣候變遷導致極端氣候的處境。在聽聞這個論點之前,我就曾驚訝一個暑假都沒有颱風,並為此感到擔憂。從物理的角度來說,能量是守恆的,難道現在颱風不來就代表很平安嗎?這些能量就不會來或消失了?那是在2010年,第一個輕颱九月初才來,到了十月底來了中度颱風梅姬(MEGI),災情慘烈,導致38人死亡、農損超過13億元。我們是否公認這是受氣候變遷影響?或者認定受害居民是氣候難民?氣候難民目前在台灣都還僅停留在討論或報告當中,尚未在實作中被正式使用作為身分認定的依據。筆者認為,台灣多數人民應了解自身的處境,早已不是故步自封當作沒看見就沒事了。我國政府也應提高層級來面對極端氣候對我國居民的危害。雖然今年重創菲律賓的海燕颱風並未登陸我國,但我們應當以此為借鏡。

9 / 25

氣候難民專題

結論

氣候正義任務一行,筆者具體的感受到第一線氣候難民的無辜,暖化並非由他們造成,他們連輕工業都很稀少,甚至沒什麼出口產品,住在極簡單的房子,相對造成極少的排碳量,主要來是自交通、升火炊食和煮茶。但氣候對地球而言不分界線,國家是人類劃分出來的領土,低度開發國家如何能跟已開發國家協商?已開發國家又能提出什麼誠意來面對低度開發國家?聯合國會議是各國代表堅守自身利益的場合,除了靠智慧、談判技巧,我覺得像朋友一般的了解彼此才有可能化干戈為玉帛,已開發國家拿出誠信與民主風範,低度開發國家提出合理的變遷調適計劃,方能進一步達成共識,持續的談判破局對全球的人類而言都是傷害與再一次的失望。以文化來自宗教背景的角度來看,當前確實需要萬教歸一不分你我,請伊斯蘭教的阿拉、基督教的耶穌、佛教的释迦牟尼等宗教領導人跨越藩籬共商人類前景。

10 / 25

氣候難民專題

從《正負2℃》到《看見台灣》─紀錄片效應的進步與時運

撰文作者|黃佩茹
( 世界公民文化協會社群發展部副總監/臺大臺灣文學研究所碩士生)
特約編輯|蔡宗翰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機電所碩士班/世界公民文化協會甘比亞旅行家)

2010年開春之後,台灣第一部氣候變遷紀錄片《正負2℃》在政商與媒體各界的熱切矚目下放映,監製陳文茜在「文茜的異想世界」廣播節目中,談論拍片宗旨和心路歷程,曾感性說道:「這個冬天感冒,在家裡冷得要命鼻水直流,便開了暖氣機;想到暖氣機是相當耗電的電器,自己不正是在提倡節能減碳嗎?只好無奈關了它。可是屋裡寒氣逼人,根本無法入睡,整晚『掙扎』著開了又關,關了又開。」陳文茜很快地發現自己的荒謬,領悟全球氣候變遷真正的因應作為,不在個人或家庭是否開暖氣機的排碳量,根本之法乃在政府應該訂定相關的能源與產業政策。

11 / 25

氣候難民專題

紀錄片的後續影響力:從《正負2℃》檢視《看見台灣》

這座我們賴以生存島嶼的創傷現況,存乎於過往的人為破壞和錯誤政策,然而人們總是期盼著為保育和政策的把關,能夠引領島嶼的未來。2010年2月,正是莫拉克風災後半年,《正負2℃》首映會邀請五院院長出席,同時,台灣最具有影響力的八大企業領袖:林百里、施崇棠、 郭台銘、張明正、蔡明介、鄭崇華、嚴凱泰、張忠謀等,幾乎全數出席,如非參與贊助,就是安排企業包場。若讀者記憶猶新,當時藝文界人士也情義相挺,列名的巨星像是張小燕、王偉忠、趙少康、周杰倫、王力宏、陶晶瑩、蔡康永、五月天、蘇打綠、張懸等,都參與了公益的廣播宣傳。《正負2℃》紀錄片的攝製,還要歸功於幾米與蔣勳義務提供作品與協助。台灣多家音樂出版社,也以不收版權費的方式贊助這部紀錄片。擁有政府、企業界、藝文界重量級人物的背書,《正負2℃》引發的熱潮可以想見。紀錄片監製陳文茜在新聞稿裡一再強調,政府應該將氣候變遷議題一肩扛起,提升到國家安全層級來處理,並邀請觀眾「一人一信」寄到總統府,由政府一肩扛起責任。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於2012年編輯了「國家氣候變遷調適政策綱領」,筆者認為內容過於片面,看不到具體作為與實施方式,大多是以說明理念的方式呈現,實在有必要再做更細緻的規劃。

12 / 25

氣候難民專題

打著氣候變遷這面大旗,匯聚台灣政、商、藝文界的堅強陣容,國家當權者和社會領袖齊聚一堂,這種場景往後恐怕很難再見到。儘管內容引起諸多正反兩面的評價,《正負2℃》以其當時的聲勢和媒體影響力,卻也無能撼動總統馬英九,以及出席首映會的行政院長吳敦義等主政者日後的決策方向。至今三年,我們尚未看到政府對於氣候議題做出具體的政策規劃,面對極端氣候與氣候難民束手無策,為此需仰賴更進一步的能源政策、國土規劃、水資源使用等跨領域共商政策導向,並期望龍頭企業能擔起領頭羊角色,以破釜沉舟的心態面對產業污染的責任,讓台灣普羅大眾對政府、對企業能有向心力與信心。持平而論,《正負2℃》在台灣影史上確實樹立關於氣候變遷第一座具有媒體效應的里程碑,可惜的是,它所推動的實質改變微乎其微。甫獲史上最賣座紀錄片頭銜的《看見台灣》,這次能否推動實際的政策改變?發酵的時間能維持多久?不希望只是幾年幾百億的口號,卻讓人民感受不到錢花去哪裡。

13 / 25

氣候難民專題

政經環境走下坡,《看見台灣》的困境和突破

在全球華人矚目的第五十屆金馬獎頒獎典禮,齊柏林導演《看見台灣》獲得最佳紀錄片的肯定,能見度提升至國際等級,對於投入空拍二十年的齊柏林自是意義非凡,然而最幸運的,或許是影片當中「被看見」的問題。從政治效應來看,獲獎後《看見台灣》增加更多戲院和放映場次,政府單位受於民情響應,行政院長江宜樺下令成立「行政院國土保育專案小組」,並邀集經建會、研考會、工程會、法務部、內政部及專家學者等,就「看見臺灣」紀錄片中國土保育問題進行多處實地查證、檢討。推動國土規劃的內政部首當其衝,部長李鴻源近日受到業者、輿論和媒體壓力,在高度關切下每日皆有新的進展。儘管現況是各界聲浪爭執不休,浮上檯面的缺失和無奈,相較於三年前以感性訴求的《正負2℃》,政府明顯跨出了一大步,除了歸功於《看見台灣》的鏡頭有所聚焦,與今年接連不斷的政治風暴也不無關係,內閣人物須趁勢有所作為,以洗刷民眾對於洪仲丘案、馬王之爭等不堪的記憶。

14 / 25

氣候難民專題

另一個明顯的現象,則是企業界的王者領袖幾乎無一參與。這三年,正是台灣科技代工業持續走下坡的一千個日子。三年前,出席《正負2℃》的八位企業家,此外像是施振榮、王雪紅,皆是叱咤國際的風雲人物。全球政經環境,竟也如風雲變幻之速,經濟不景氣的當口,台灣企業界自是無法「奢談」氣候變遷或環境保育;就企業所牽動的層面而言,人物的時運與國家的國運,實際上是環環相扣。在氣候變遷議題上,若缺少台灣重要企業領袖這一環,政府將不敢制定最有力的政策規範,仍須有意識的全民共同監督。

15 / 25

氣候難民專題

小結:電影藝術和社會輿論的進步

在《看見台灣》相關的電影評論中,楊雅喆導演〈怎麼看見台灣?〉一文寫在第五十屆金馬獎評審會前的幾個小時:「它不會是今年敘事技巧最好的紀錄片,它也不是內容最深沉廣闊的紀錄片。但它帶給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最『眼見為憑』、最直接的震撼。在暗暗的電影院裡,我看見七十歲老媽媽的眼睛裡和十歲的姪子閃著一樣興奮的微光;對我來說,那就是電影最動人的力量。」電影藝術的力量能形成一個世代的共識,共識所凝聚的正向團結,應是當今台灣最需要的能量。從《正負2℃》到《看見台灣》,我們看見進步的軌跡,更需有持續的監督與省思,筆者有信心台灣的土地將會漸漸走向它應有的美麗樣貌。

16 / 25

氣候難民專題

是人類改變了天氣 ? ! 全球暖化之濫觴

撰文作者|林顯明(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研生)
特約編輯|李銘杰
(臺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所博研生/政大法律科際整合所碩研生)

近年來,全球極端氣候發生的頻率越來越平凡,因天災所產生的損失更是屢創新高,而這樣的氣候環境變遷更是不分國家、不分洲域,廣泛的出現在全世界各地。

17 / 25

氣候難民專題

面對全球氣候的變化,各地無不出現極端的氣候現象。歐洲的夏天原本應該是涼爽的,卻不時傳出夏溫創下歷史新高,甚至「熱死人」的情形;美國中西部是世界糧食的主要生產地,也因為長期的乾旱導致糧食欠收,造成世界糧價的波動;我國也受到極端氣候的影響,降雨越來越集中,屢創歷來紀錄。以發生在2009年的八八風災為例,數天內降下了數個月的雨量,導致山區含水量暴增,並造成嚴重的土石流,進而淹沒小林村、造成數千民村民活埋的遺憾事件 [1]。

這些災害的可能原因指向全球的氣候變遷,其中又以「全球暖化」所造成的影響甚鉅。在了解全球暖化之前,我們必須先了解一些基本的背景知識。事實上「溫室效應」可以成兩種類型:1. 自然形成:地球的大氣層內擁有許多的溫室氣體,這些溫室氣體可以協助地球吸收來自太陽的熱能,以維持地球的溫度,讓地球得以維持在一個穩定的溫度之下,創造一個有利且可生存的氣候條件。若是地球沒有這種自然的溫室效應,則溫度將會降至不可生存的地步。 2. 目前我們所討論的全球暖化,主要探討的是人類在各項生產活動或生活過程當中所大量產生的溫室氣體(其中以二氧化碳的比例最大),進而改變了大氣的運作並破壞了地球原本自然溫室效應的效果,使氣溫異常增加 [2]。

18 / 25

氣候難民專題

我們可以將地球視為一個「恆溫器」,在過去的1萬年當中,地球地表的平均溫度大約為14度 [3]。地球的恆溫是複雜且精緻的機制,這個氣候恆溫系統的中心是二氧化碳,是由1個碳原子與2個氧原子所形成的無色無味氣體,其扮演了維持所有生命所需平衡的重要角色。在過去的一萬年間,地球的大氣當中僅含有萬分之三的二氧化碳,雖然量不多,對氣溫的影響卻很大。

在工業革命之前,大氣中約有280 ppm的二氧化碳,約等於5860億噸的碳;但到了今天這個數字是380 ppm,約等於7900億噸。科學家預估到了西元2100年,碳的量將會上升至550 ppm,大約是1兆1000億噸 [4]。人類所創造出來的溫室氣體可在大氣中存在約一世紀之久。

看到這裡你應該可以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 ! 沒錯,你我(人類)可能是改變了大氣的運作、天氣和氣候的元兇。

19 / 25

氣候難民專題

環保署對於氣候變遷的定義為:「氣候變遷是指地球氣候長時間內的整體改變」。影響的因素很多,包括火山噴發或是週期性的太陽活動等。但是目前影響氣候變遷甚鉅的因素則是人類所製造的溫室氣體。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後全球經濟產生巨變,帶動能源與自然資源大量消耗,尤其是化石燃料與森林,打亂自然環境系統的碳循環,造成今日的全球暖化現象並導致氣候變遷 [5]。

根據「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2007年公布之第四次評估報告(Fourth Assessment Report: Climate Change 2007,簡稱AR4),報告中一張相當具代表性的圖,為過去一百多年以來全球的平均氣溫與變化趨勢。自工業革命之後,地表均溫已經上升了攝氏0.8度,且溫度上升的速度愈來愈快(如圖一) [6]。

20 / 25

氣候難民專題

自2008年以來,包括聯合國在內的許多國際組織已經設定了2℃為地球均溫上升的「上限」值,若地球均溫上升幅度超過工業革命之前2℃,地球氣候系統的穩定性將受到破壞,溫度上升的速度將更快。隨著溫度上升,各種天災將愈來愈嚴重,到了6℃,人類文明將正式結束(如圖二) [7]。

對於全球暖化有不同看法的學者認為,暖化的成因是「太陽活動」所引起,並非人為活動而造成全球暖化,而這樣的論述可以在許多反全球暖化學者的著作當中找到相關的資訊。另外反全球暖化學者認為,全球暖化可能是地球在一定的時間當中會出現氣候的改變,而這樣的改變是具有週期循環的。目前地球的氣候正在經歷這種週期變化所帶來的氣候改變,因此難以證明人為的活動會造成暖化的事實 [8]。

不論對於全球暖化的成因與看法如何,我們只有一個地球,保護地球與維持地球環境的永續發展應是每一個人的共同的責任,期望透過大家努力能避免全球暖化所帶來之衝擊。

21 / 25

氣候難民專題

生態衝擊—如同癌細胞般蔓延

撰文作者|游林祺(國立臺北科技大學環境工程與管理所碩士)
特約編輯|李銘杰
(臺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所博研生/政大法律科際整合所碩研生)

美國科學促進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s)的報告中指出,河海水域中大量繁殖的有害藻類及微生物將逐漸堆積於魚貝類的體內,除了增加人食用後的中毒風險,也影響了其它水域生物的生存發展。此種生物族群異常變化,有大部分原因要歸因於氣候變遷 [1, 2, 3]。

22 / 25

氣候難民專題

工業革命以來,快速的工商發展帶來社會經濟的繁榮,由當時的燃煤蒸汽機一直到今日的內燃機,動力機械所提升的產能,開創了新世代,但燃煤與石油的副產物–溫室氣體,亦帶來許多負面影響,尤以全球暖化之影響甚鉅。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指出地球在20世紀增溫0.8℃,並預估本世紀結束之前全球溫度將上升2.4~6.4℃ [4]。全球暖化的影響伴隨許多氣候異常現象,海島國家則面臨海平面上升的威脅,除此之外,全球暖化也迫使各類物種遷移原有的棲息地 [5]。

除了直接影響之外,全球暖化也間接導致人類疾病。舉例來說,弧菌是一種致病菌,而鐵元素是弧菌繁殖所需的重要元素之一,由於鐵元素在海洋中的低溶解性及高氧化性 [6],弧菌並不易獲取這類營養素。然而,氣溫的異常上升,使得各大陸的沙漠有快速擴張的趨勢,藉由信風與季風的傳遞,大量的沙塵可飄洋過海,並進行長距離的移動,進而沉降至海中 [6]。

23 / 25

氣候難民專題

沙塵上含有鐵元素及其它營養素 [7],弧菌獲取這些營養素後大量繁殖。近年來科學家發現,海洋中弧菌生長速率較以往增加10~1000倍 [6]。常見的弧菌(Vibrio)分為幾個種類:副溶血性弧菌(Vibrio parahaemolyticus)、溶藻弧菌(Vibrio alginolyticus)以及海洋(創傷)弧菌(Vibrio vulnificus)。這三種弧菌是相當常見的致病菌,在海洋以及河流出海口都可發現到其蹤跡,可引起人類的腸胃性疾病以及耳朵,眼睛與傷口的感染,嚴重者會引發菌血症 [8],其中又以海洋弧菌之病程發展最為快速且嚴重,發病後之死亡率在24%~50%左右 [8]。此外,由弧菌引起之病症在美國以及亞洲的許多國家的發生率最高(包括中國、日本、台灣))[9],我國為海島型國家,四面環海且漁業活動頻繁,對於弧菌所導致的疾病不可忽視。

此外又以紅潮為例,紅潮為一種具毒性之藻類群聚(亞歷山大藻(Alexandrium sp)、裸甲藻(Gymnodinium sp)與盾甲藻(Pyrodinium sp.)等),這些藻類可囤積在魚貝類體內,人體若誤食將引起癱瘓、暈眩等症狀,某些毒素甚至可抑制人的呼吸作用,進而導致死亡。美國國家海洋大氣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研究顯示,於本世紀末紅潮每年出現時間比以往提早了兩個月,且持續時間延長了一個月 [1],大幅增加了我們食用魚貝類的風險。全球暖化對生態的衝擊由微觀世界出發,逐漸侵蝕全球,已造成了一定的損失與危害 [1, 10]。

24 / 25

氣候難民專題

全球暖化造成各大陸與海洋溫度的改變,進而產生生態影響,現今已是一門顯學。我國2011年發表的「台灣氣候變遷科學報告」亦指出,本世紀末台灣溫度將上升2~3℃。較溫暖的水域可提供了致病微生物良好的生長環境,與近年來國內多起生蠔及扇貝等魚貝類食物中毒的案件有相當程度的關連,一再呼應了國內外學者對於病蟲害、土地沙漠化及其它全球暖化所造成的環境變遷研究並非僅是書面上的恫嚇。近年來描述全球暖化引發世界末日的電影情節看似遙不可及,但若不努力改善現況,這些本來只存在於電影中的情節也不無發生的可能。對抗全球暖化需要長時間持續地努力,有待全人類共同來解決。

25 /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