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與開發專題

尋找所羅門王的神祕指環:「生態與開發」專題導讀

特約編輯、作者|林貞妤(弘光科技大學/荒野保護協會講師)

所羅門王擁有一只指環,
這只指環讓所羅門王與大自然中的鳥、獸、魚、蟲等交談,
讓他透過所有生物的眼光,
穿梭在天空、森林、高山與海洋間,
找尋大自然令人敬畏、又使人心之嚮往的真相。

2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台灣自然的「真相」

在浩瀚宇宙中,地球經過46億年漫長的歲月,由無機物質逐漸構築出有機生命體,板塊大陸也歷經不同冰河時期的更迭,從5,000萬年前到100萬年前之間從太平洋中誕生了一座島嶼,這島嶼經過長時間的演化,讓15世紀大航海時代以降的葡萄牙人在渡海開闢世界版圖時,第一眼看見這座綠色寶島時,就以福爾摩沙將之命名。一個北迴歸線橫越的島嶼,梅花鹿、黑熊和雲豹曾在這片土地上奔馳生息的故鄉,也是我們生活的美麗之島:台灣,到底在全球的生態環境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佔有什麼樣的地位?

台灣位在北緯約 22°~25°之間的亞熱帶地區,放眼世界在相同緯度附近的區域多為沙漠,只有在台灣和雲南、緬甸一帶屬於相對溫暖多雨的森林生態系。台灣卻又比雲南、緬甸多了山勢高聳的海拔變化,地形多變就造就了豐富微環境,北半球從熱帶到寒帶的植物生態系濃縮、垂直分布在台灣山地。這裡更曾是第四紀冰河期的生物避難所,因此有許多古老的孑遺生物在此生息。氣候、地形、土壤等種種環境因素影響造就了台灣獨特多樣化的生態環境,這裡有很高的物種歧異度如約4,000種維管束植物,約800餘種脊椎動物,近2萬種昆蟲都曾被紀錄過。

3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只是這麼豐富的自然資源,在過去幾十年間發生了巨大變化,變化發生的同時,正是台灣經濟起飛的時期。台灣在追求經濟發展時,其政策常是由政府提供資本家與企業家各種優惠減免的稅賦、低廉水電,並開放土地使用管制之門,以求經濟開發時的成本降低,創造經濟奇蹟的帳面數字。然而過多的經濟開發,其實伴隨著生態與環境的破壞、土地與家園的失去、糧食與健康的污染,這些無形成本往往外部化給社會弱勢或全民買單。為了追求經濟發展,得犧牲多少珍貴的環境資源才夠?

台灣過去一直是個以加工為導向的國家,但賺取單筆低毛利的同時,卻往往賠上巨大的環境成本。本專題邀請了陣容堅強的特約作者群:包含了林育秀老師(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蔡嘉陽老師(彰化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國立靜宜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台灣生態村運動發起人劉德甫先生,台灣樸門永續發展協會理事長唐嚴漢先生,阿朗壹古道解說員李順發先生,以專文的方式討論各種生態與開發的議題。

4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本專題先藉著台灣幾個重大開發案的探討分析,解讀經濟發展對生態環境與傳統文化的影響衝擊,與大眾需付出的社會成本。接續著探討什麼才是我們想要的生存環境呢?我們目前的生活型態可以被歸納為「先進國家」嗎?有沒有一種生活方式,是可以兼顧對永續環境的低碳、給孩子健康的食安保證、在地社區鄰里的緊密連結與文化傳承,與滿足人親近自然的渴望?處在氣候變遷、天災不斷、水資源與糧食危機的今天,重新思考土地價值,發展對土地低衝擊的開發方式,以求生態保育與經濟開發的雙贏局面,或許才能找到那只「魔法指環」,達成真正永續生活的願景。

5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是誰殺了石虎?!-以石虎生存現況談生態與開發

作者|林育秀(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
特約編輯|林貞妤(弘光科技大學/荒野保護協會講師)

開發,是人類邁入文明的行為表現,但在開發的同時,我們究竟造成了多少改變?只是單純把森林變成道路、住宅、工廠和許多設施嗎?其實不然,環境的改變使得許多無聲災民-野生動植物失去了居所,有些物種面臨瀕臨絕種的命運,甚至有些物種滅絕了!此篇文章以石虎的現況呈現生態與開發間的衝突,還有人類可挽救的行動和作為。

6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石虎(Prionailurus bengalensis chinensis)又稱做豹貓、山貓或錢貓(圖1),身上似豹斑的花紋讓人看到都會驚呼牠的美麗,和家貓最簡單的分辨方式是石虎耳後有明顯的白斑(圖2),這是許多野生貓科動物如老虎、雪豹、藪貓、猞猁和漁貓等共有的特徵之一。若從正面做區分,最明顯的就是石虎眼睛內側有向上延伸到額頭的兩條白色線條。分佈記錄為海拔1,500公尺以下,而海拔500公尺以下的淺山地區密度較高,是主要的棲息環境。但這些地區多受到人類大量開發,對於石虎的生存造成威脅,加上非法獵捕等壓力,族群現況不樂觀,被列為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石虎喜食老鼠,也會捕食一些鳥類或小型哺乳動物,有時到雞舍捕獵造成危害,和人類如何和平共處也是現階段石虎保育亟需解決的一個環節。

7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從本中心近20年的調查資料顯示台灣西部地區的苗栗至台南間均有石虎分布記錄(圖3),但近年來僅剩苗栗、台中及南投地區有確切的發現記錄,其中以苗栗地區的石虎密度最高,是台灣地區石虎保育最重要的熱點。原本整個西部平原多已遭人類開發,且因國道和許多道路的開發切割已使石虎棲地破碎,伴隨道路開發而造成石虎遭車禍致死案例也隨之增加,石虎面臨的生存威脅極大。但近來苗栗地區有許多開發案持續進行,以關心石虎保育及生態的觀點看來,已不宜繼續在山坡地進行任何開發,否則台灣石虎的狀況岌岌可危。筆者提出開發可能造成當地石虎族群的影響可分為:

一、開發立即造成的干擾:使原本在預定開發範圍內生活的石虎之棲息環境受到壓縮甚至被迫離開。但石虎具有領域性,被排擠的石虎並非一定可得到好的棲地或保有足夠的生存條件,供其生命存續之外,得以繼續繁殖下一代。因此在提到稀有物種的保育,需顧及到已掌握個體的生存條件,及其是否為有繁殖能力的有效個體,因此每一隻石虎個體的存活及繁殖機會,對族群存續及物種延續是非常重要的。

二、開發後續的影響:伴隨著開發,區域性的車流量將增加,石虎可能受到車禍致死的機率變高,也會有其他未知的威脅影響著石虎的生存,例如便利的交通可能造成流浪貓犬增加,除了直接的資源競爭之外,也可能傳播疾病給石虎。

8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本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長期收容無法野放的石虎,這些個體的共通點都是因為「人」造成的問題而面臨長期被收容的命運,不同的是牠們被送來的原因,包括獵捕壓力(獸鋏和十字弓)、人為非法飼養和棲地喪失等問題。本中心除長期野外資料累積外,從2011年開始和臺北市立動物園合作,進行石虎之域外保育(指非在原棲地的保育工作)研究計畫,也和原棲地的保育有所連結,希望能發揮收容石虎最大的推廣教育和研究價值,也顧及改善野外石虎棲地的目標。石虎的保育並不僅研究人員努力即可,應同時考慮許多面向,包括石虎本身、在地居民和棲地條件等,各方面都需同時進行關注及改善,才可能化解石虎和人的衝突且製造雙贏的局面。目前在集集地區進行石虎調查和追蹤工作,並推動在地居民認同石虎保育,期能建立一個成功保育的模式,未來可擴大範圍成功保育野外瀕危的石虎。

石虎雖是人類親密的鄰居,卻面臨極大的生存危機,我們再不減緩開發的壓力,很可能會讓石虎走向雲豹的後塵-滅絕一途!面對人和石虎共享的山林,我們唯一能選擇的路就是不斷開發利用嗎?我們何不試著留給石虎一片美麗的家園,因為有石虎出沒的地方,表示那裡的土地和生態系是自然且健康的,如果連石虎都無法生存的環境,其實環境已趨於惡劣。寫到這裡,筆者衷心呼籲:其實每個人都可以為了石虎做些事情,包括不使用捕獸鋏、不棄養寵物、不圈養野生動物、夜間開車放慢車速和選購對環境友善耕作方式之農產品;堅信「友善環境、守護石虎,愛石虎、也是愛自己和這塊土地」,希望大家攜手一起努力,石虎的保育就靠您和我的覺醒和行動!

9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生態村 / 生態社區是人類未來復興之路

作者│劉德輔 (天使部落永續生活基地 負責人、花蓮樸門永續生活協會 理事)
特約編輯|林貞妤(弘光科技大學/荒野保護協會講師)

經歷過工業革命的震盪,愈來愈多人開始思考不依靠石化產業的生活模式,甚麼才是未來人類與自然和平共處的樣子?

其中一個解答或許是生態村,生態村結合了環境保育、非核、樂活慢食、社區凝聚、樸門永續等眾多綠色概念,在世界各地開始蔚為一股風潮。本文著重探討生態村的核心概念與精神。

10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人類正在自掘一個華麗的墳墓!?

自18~19世紀工業革命以來,人類發展突飛猛進,時至21世紀的今日,人類正享受著歷史上空前便利、舒適、自由且多樣的富裕生活,然而這些生活的背後,卻是以犧牲大自然環境、其他物種生存權,及引發人類手足之間,無止盡各種形式戰爭破壞之昂貴代價所換來的,這些代價與後遺症累積至今,上天與大自然正用極為嚴峻的全球性極端氣候、各種飲食問題、嚴重的環境污染、大量的物種滅絕、癌症與慢性文明病、各種動物與人交互傳染的流行疾病、全球各區域內因為經濟問題所引發的各種騷亂等等問題,不斷地來提醒我們,非得痛下決心來審思──到底是什麼思維模式?成就了人類今日的”文明”生活?但這個思維,是否也帶給了我們無盡的禍害?

過時的我執系統Ego System已經結束

考古與歷史資料告訴我們,人類這一萬多年來,是以人類至上,甚至是男性至上的思維來主導這個世界發展的滾輪,在這樣的軌跡下,人們相信 「人定勝天」、「人類居於食物鏈的頂端」、「人類是萬物的主宰」等等陽性、剛強的力量,如上圖左半部-我執系統Ego System所示,甚至人們普遍相信男性的位階,還高於女性一層,其他的動植物則附屬於人類之下,並為人類所用、所主宰,只要我有需要,犧牲動植物、大自然、其他人類及女人,以追求大量建設、大規模生產、大尺度開發、高度效能,以及全球化版圖,都是自然且必要的;而這樣的我執系統Ego System,正是人類得以在兩個世紀之間,從還在使用人力、獸力的時代,進展到整個地球形成一個無國界、零時差、區域分工的地球村時代,同時人類還得以往外太空發展的思維模式。

11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嶄新而永續的生態系統Eco System

物極必反是我們所熟知的道理,近幾十年來,全球風起雲湧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思維模式,人們覺察到物質文明必須轉向另一個階段,於是各種民主與個人思想的自覺運動開始興起,其中包含民主與人權運動、新聞自由、環境保育、非核、樂活慢食、有機耕作及其支持體系CSA、生態村與社區、自然建築、樸門永續設計Permaculture Design等等,這些追求小而慢、小尺度、萬物和諧平衡發展,並以自給自足為原則的小區域、在地化運動,都在重新思考人類在整個地球環境中,所應扮演的角色與位置,而這種思維模式,既不屬於男性主導,也不屬於女性主導,而是無論男女、在那個國家或地區的每一個人、每一隻牛、每一隻鳥、每一隻蚯蚓、每一棵樹、每一條河流、每一個海洋中的島嶼,及其島上的動植物生命…都是天生平等而珍貴的,沒有一種物種可以宣布它是唯一至高主宰,因為當萬物消失了,它也無法單獨生存下來,這就是上圖右半部的全新思維模式-生態系統Eco System。

在這樣的思維下,人們亡羊補牢,首要之務當以復育並引進多元的動物、植物、昆蟲、微生物、水、能源、糧食循環生態系統,讓大自然再度恢復生機,人類與地球才能和諧且永續地生存下去,從此思維模式的轉換,人類的未來該何去何從?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12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生態村 / 生態社區是人類未來復興之路

每一位有志於從生態系統Eco System思維模式,去思考個人與人類及地球未來的人們,都應該確認一件事──「無論自己是誰?多大歲數?擁有多少名聲與財富?每一個人每一天的生存需求,都是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一個遮風避雨的家、有相愛的親人、一群彼此支持的朋友、一天吃三餐,及發展出自己的天賦去服務彼此」,在這前提下,追求更多財富、競爭力、更多的名聲、更忙碌的生活,都成為核心之外的多餘事物,如此,生態社區的動機與價值,就顯得簡單而明晰了起來-「在舊系統裡改變是困難的,最好的方法是創造一種新的模式,讓舊有的成為多餘。」過去大量生產,消耗資源,無法循環,用過即丟的思維與生活模式應該進一步展拓成效法自然界的永續循環,生生不息概念,來發展未來人類生活的長遠願景。

13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生態旅遊與環境永續

作者、特約編輯|林貞妤(弘光科技大學/荒野保護協會講師)

當世界各地的自然環境或少數民族文化的地區因為工業開發或不敵全球化浪潮下,正以驚人速度消失,Pera和McLaren(1998)指出:「The paving of paradise and what you can do to stop it? (天堂正持續被剷平摧毀,你能做些甚麼阻止其惡化下去?)」除了一味抵制開發外,生態旅遊可能是種兼顧生態保育與經濟開發的永續發展之路。

14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觀光業一直是許多國家努力發展的產業項目,世界旅遊管理局(The Authority on World Travel and Tourism)曾指出:2012年旅遊業在全世界有2.1兆美元的經濟產值貢獻,並提供超過101萬個就業崗位,如果將因旅遊人潮所帶動的周邊產業一併算進來,更是高達6.6兆美元與260萬個就業機會(The Authority on World Travel and Tourism 2013)。這麼亮眼的成績,無怪乎各國政府在傳統產業之外,逐步加強對旅遊業的宣傳與推廣,而生態旅遊更漸漸成為這領域裡的顯學。

但生態旅遊究竟與傳統旅遊有何差別?生態旅遊學會 (The Ecotourism Society) 在1991年下了我個人最為認同的定義:「生態旅遊是一種具有環境責任感的旅遊方式,保育自然環境與延續當地住民福祉為發展生態旅遊的最終目標」。依據此定義,這意味著任何地點在開放從事生態旅遊之前,必須先經過完整有系統的研究評估,以確認這個地方的環境承載量及社會承載量。生態旅遊業者是否能舉證其中部分或全部利潤用於回饋當地社區,不論以教育、公共建設或環境保育的方式,為當地居民帶來利益?對遊客本身造成的影響如交通工具(飛機、巴士、船隻)的碳排放、行走路徑造成的植被破壞等,有沒有甚麼補償措施?在旅遊成本的訂定上,是否有適當的價格定位策略,並將環境成本納入?在旅遊市場上行銷時,是否以平實不浮誇的方式招攬顧客?

15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筆者曾前往亞馬遜地區親身考察當地生態旅遊,發現當地政府機構(國家公園)與當地居民(原住民部落)合作的夥伴關係,政府鼓勵遊客支持以社區為基礎的生態旅遊事業,並在尊重當地人的情況下與對方互動,遊客可在仿傚原住民茅屋而建的木屋中過夜,旁邊還有一間小棚子,販售著居民自製的手工藝品,他們也會示範如何使用傳統的弓箭,住宿或藝品的收入也均分給部落的每個家庭。這樣的案例完整呈現了生態旅遊在自然環境與人文文化的保存外,還能兼顧當地社區的經濟收益與發展。

而台灣新竹的司馬庫斯部落,在台灣眾多發展生態旅遊的社區裡,是個落實以原民部落為主體的成功例子。部落頭目、耆老們按照祖先遺訓:「土地是生命的根」,成立土地共有制度,每戶參與的家庭,平均分擔工作責任、照顧周遭環境、向遊客解說民俗植物與傳統文化,也共享土地生態資源的旅遊收益與種植水蜜桃等的農業收入。長老們還首創了共同基金,部落家庭的學費、醫療、蓋房都由部落支出,這種烏托邦式的「社區共營」福利制度讓族人之間有著共生體的強烈連結,也對部落發展有很深的使命感。落實完善的生態旅遊成功保存部落環境與傳統文化,也同時創造了經濟利益。

16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我們實踐生態旅遊時,不應只把它當成是一種另類觀光(alternative tourism),相反地,應該期待它是建構永續社會的一種出路。生態旅遊的發展受經濟、政治及當地生態等太多不同層面的因素影響,每個國家、每個地區的問題都各有不同,因此必須因地制宜,直接複製國外成功經驗絕非萬靈丹,但的確有一個粗略的共通準則:以社區為單位與決策基準,兼融當地經濟、生態與社會三個構面。筆者覺得最理想的生態旅遊在各領域的分工應是:由學者、研究人員、社區居民一同研究出當地的生態與社會承載量,提供給政府部門立法,再交與當地的社區委員會或鄰近的NGO組織規劃一長程方案,並輔導當地社區民眾一同執行。在實際執行面的措施可分為:

(一)政府立法

目前政府在國家公園或保留區已實施空間分區管制,如生態核心區除了科學研究外不得進入,遊憩區就可容許較多遊客的遊憩行為。然而基層執法人員的執行力徹底與否,是否有遭受到困難等,才是法律規範能否有效落實的關鍵。設立環境破壞行為的檢舉獎金或定期檢討施政成效,或能改善此層面執行不彰問題。

17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二)經濟補償

藉著收取門票、向遊客課徵特別稅或補償金,將收入用在當地的保育支出及社區居民的公平分配。

18 / 19

生態與開發專題

(三)環境教育

這可分成對當地居民與對遊客等兩個面向:1. 對居民而言,除了提升對自身環境的知識及向心力之外,也能幫忙監督人為的環境破壞,保持生態環境的完整性;2. 對遊客來說,真正認同之後才有可能主動付出更多。當一位遊客真的對當地文化或生態保存著認同支持的心意,那麼他將願意支付更高額的報酬,或更簡便且低污染的旅遊方式,來與當地社區共同達成這樣的目標。

對於部分敏感稀有的動物或脆弱地質的所在區域,更應該訂立規則以規範人們活動的方式與範圍,例如限制每日遊客數量或遵循無痕山林(leave no trace)原則:在可承受地點行走、保持環境原有的風貌、尊重野生動植物、考量其他的使用者等。重要的是要在有限的旅遊行程中,培養遊客更深一層的環境關懷。

地球的自然資源並非無限,唯有永續利用的思維才能避免一次性開發所帶來的長遠破壞,也才能讓棲息其中的生靈萬物,繁衍不息。

19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