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媽媽,我要工作、我要生活,更要尊嚴

我是一個媽媽,我要工作、我要生活,更要尊嚴

台灣自1990年代開始,主要從東南亞國家與中國大陸等地區,透過通婚方式移居台灣(大部份是女性),這些外籍配偶在當時的台灣找不到屬於自己的適當定位,「新住民」則逐漸開始代替「外籍配偶」這樣略帶歧視的稱呼,不過即便如此,一直到現在新住民在台灣社會上依舊飽受各種不平等待遇,更別說是與利益相關的工作問題。2008 年底時,華爾街引發了一波金融海嘯,衝擊了全球實體經濟,資本家們在瘋狂追求利潤泡沫而紛紛破產倒閉和要求政府紓困,且毫不猶豫地開始找勞工開刀,國內亦是如此,老闆們從減薪、休無薪假、資遣到關廠,當然,在地勞工和外籍移工在樣的大環境下都同樣遭受迫害。

2 /19

我是一個媽媽,我要工作、我要生活,更要尊嚴

http://shs.ntu.edu.tw/student/?p=1390 然而遺憾的事就此開始,當地勞工在生存受到壓迫後,不但沒有把矛頭指向肇事禍首的資本家與政策,反而掀起了排擠移工的浪潮,台灣當時就出現了大量「保障本勞就業!停止雇用外勞」的聲浪。在那之後「派遣工」這樣的角色就開始大量出現,並拉低了台灣原有的勞工環境,許多「新住民」只能從事派遣工這樣沒保障的工作安身立命,他們長期因職場歧視開始認定自己在工作已經如同口香糖一般,經過業主咀嚼過就能任意丟棄。

3 / 21

我是一個媽媽,我要工作、我要生活,更要尊嚴

根據調查,有僱主的新移民只有22%有勞保;50%為主要負擔家計者;52%新移民的薪資低於基本工資;甚至有50%的新移民曾經因為有口音而被拒絕僱用,其實他們在期待歸化以後可以因為那張姍姍來遲的身分證成為一個台灣人,受到本國人的合理待遇。然而,實際情況卻是天差地遠,新移民就業範圍十分狹窄,多半都是清潔工、粗工或餐廳內場等工作。新移民的勞動尊嚴與權益在台真的十分脆弱!相關團體不斷提倡Decent work,也就是「合宜工作」或是「人性化的勞動條件」,國際勞工組織(ILO)官方網站將之翻譯為「體面勞動」或「尊嚴勞動」。1999 年國際勞工局局長 Juan Somavia 首次向國際勞工大會(International Labor Conference)提出尊嚴勞動的概念,最初的定義是:「在自由、平等、安全與尊嚴的條件下,有足夠酬勞、權益受到保護並有社會安全保障的具有生產收益的工作。」簡單來說就是四大概念平等、人性、安全、尊嚴,而促進就業則是尊嚴勞動的主要目標。

4 / 21

我是一個媽媽,我要工作、我要生活,更要尊嚴

http://www.lihpao.com/ 其實她們與我們並無差別,但在相同公司相同職位卻常常領取較低工資或是低規格的保障與福利,且他們多半為了生活忍氣吞聲,我們應從自身做起對他們一視同仁,也伸手幫助他們獲得更平等的待遇,同樣是用勞力、時間換來的報酬不應有種族之分,這樣無謂的歧視只會創造更多仇恨與不公罷了。

5 / 21

我來救火 誰來救我?

我來救火 誰來救我?

http://shs.ntu.edu.tw/student/?p=1165 消防員雖是人人稱羨的「公務員」,但卻是一群和一般公務員有著天差地遠的弱勢,況且因為依然屬於公務員,所以不得成立工會為自己發生,只能以靠舊有的體制保障,而如今這體制除了保障不了他們甚至會奪人性命。器材方面,據消防人員指出,消防衣許多都已脫線、破損嚴重,也六、七年間沒有更換過,早就超出使用年限。即便是開口笑的消防鞋都已經裂開,還是得穿著進火場救災。另外像是協助消防員在火場中看穿濃煙的紅外線熱像儀,可以了解火場溫度、減少在危險區域工作的時間,應該每個分隊都要有。但台灣很多分隊都是兩個分隊共用一個甚至是都沒有,器材項目評比也不敢列出來。

6 / 21

我來救火 誰來救我?

其實這樣來看消防員真的是吃力又不討好的工作,且遠比我們想像中的弱勢。現有台灣總消防人力大約一萬三千名,距離消防局所設定的26006名標準員額(值班一天、休息一天的人力最低需求),短缺將近二分之一。而這些消防員工作的「一天」其實只的是連續 24 小時,這當中指的是無預警的在睡夢中被叫醒,少數縣市的消防員得以工作一天休息一天,多數縣市則是工作兩天休息一天,輪休規律不因國定假日而有差別,遇到颱風或天災直接停止輪休無法回家,24 小時的工時,也讓他們罹癌或是肝臟病變的機率大增。

7 / 21

我來救火 誰來救我?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 據統計,台灣消防員人力遠低於歐美日國家,每 1757人才配有1名消防員,倫敦是1107人、東京731人、紐約519人。台灣如今近四成的消防分隊每天上班人數不到5人,根本無法應付一般火災第一時間所需的10至14人人力需求,只好將後方防護、救援等人力壓縮、甚至取消。超過規定正常工時是常態,甚至加班工時沒全數給加班費也是常態。薪資方面,帳面上依年資四萬到六萬不等,但換算成時薪可能只有 160 元。

8 / 21

我來救火 誰來救我?

工作內容五花八門更不用說了,大家家裡出現蜂窩或蛇類亂竄,民眾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請消防隊幫忙,但捕蜂、抓蛇等「副業」,出勤途中若不幸死亡,依法屬於「因公死亡」,卻難以依「冒險犯難」認定領取最高等級的撫卹金,出勤過程若罹難,難以依照《公務人員撫卹法》第五條以「冒險犯難」撫卹金加給50%,僅能以「執行職務發生意外或危險以致死亡」撫卹金加給25%,兩者相差數十萬至數百萬元之高,賠上的卻是他們的性命與一生的為民奉獻。 記者問「你們把自己當成勞工還是公務員?」答案是「我們把自己當成勞工……還不如」。總歸一句就是「人員少、設備老、制度又不好」。

9 / 21

命懸一線 — 電纜維修工作的甘苦

命懸一線 — 電纜維修工作的甘苦

http://shs.ntu.edu.tw/student/?p=1144 我們開燈、上網、打電話給家人朋友、看頻道眾多的有線電視,這些事情都必須連上由許多功能各異的電纜線交織的複雜網絡,而肩負起錯綜複雜的纜線維護與修復工作的就是纜線工人這群無名英雄。

10 / 21

命懸一線 — 電纜維修工作的甘苦

纜線工人需要具備什麼條件?



● 辨色力: 通常以不同顏色來區分電纜線的功能或所承載電流的電壓數,所以辨色力是成為纜線工人的基本條件。

● 器械操作知識與技能:電纜線維修屬於專門技能,傳統上多以師徒制傳承培訓,強調實作經驗的累積。

● 體力與耐力:進行電纜維修工作時,工人們有時需要背負著中大型的維修工具,攀爬上十多公尺高的電線杆,並在高空工作數小時之久,若體力不足將難以勝任。

11 / 21

命懸一線 — 電纜維修工作的甘苦

纜線工人的工作內容:

工人們依據其工作管轄的纜線種類可區分為:電力配送管線工人以及電信通訊管線工人。 電力配送管線工人負責安裝和維護從電廠到用戶端的龐大輸電路網,他們經常在充滿高壓電的環境下辛苦揮汗,電壓十多萬伏特的電塔間長距離傳輸線上或幾千伏特的用戶端電力供應區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忙著架設、維護相關線材與設備,像是變壓器、電壓調節模組、電力輸送開關等等,哪裡有電力需求他們就往哪邊去,經常需要飛天(攀爬電線杆、電塔)遁地(挖掘管道鋪設線路)。 電信通訊管線工人負責的維護工作較為多樣,包含長短途電話線、有線電視電纜甚至光纖網路等。他們利用特殊的訊號訊號偵測工具,在一叢叢密集的線路中檢測出故障的線路並加以更換。光纖網路的修復與補強工作因為線路材質是玻璃或塑膠,與多數金屬材質的電纜線材不同,所以需要特殊的剪焊技術,入門門檻也比較高。

12 / 21

命懸一線 — 電纜維修工作的甘苦

可能面臨的職業災害

http://search2.epochtimes.com/ 電纜線工人時常暴露在高度的職業風險之下,除了前面提過的高壓電外,飛天遁地的鋪設線路工作環境也充滿危險。深入地下埋設線路前,工人們必須要全副武裝,穿戴上公司配給的安全裝備,並探測是否有不明氣體滲漏,以免吸入造成嗆傷。當他們在高空中布設電線杆與電塔間的線路時,也需要吊掛安全繩索可鋪設安全防護網。接觸電線線路時,為防免可能的觸電危機,絕緣手套以及萬一觸電的緊急應變措施皆不可或缺。 另外,因為電力與通訊線路在天災劇變時候容易毀損,導致用戶生活的不便,往往需要堅守崗位的電纜線工人迅速趕往受災區域,緊急連夜搶修線路,以便恢復正常供電與穩定通訊,建立對外聯繫。在急難狀況下出勤到前線的電纜工人和警消人員同樣承受極大的心理壓力與生命危險。

13 / 21

引水人,站在危險的浪頭領船

引水人,站在危險的浪頭領船

http://shs.ntu.edu.tw/student/?p=1165 引水人或稱領港員,是在不同的天候、海象和水文條件下,負責將不同種類、噸位的船,快速、安全引領出入港口的職業,以至少年薪百萬甚至上千萬的待遇令人稱羨。然而這個被視為討海人最高榮譽的行業,需面對的是墜海的撞擊力、落海後失溫,乃至被船隻夾擊、被船槳絞入的高風險,輕則傷殘,重則送命。

14 / 21

引水人,站在危險的浪頭領船

全台商港的引水人,總數不到百人。近年來隨著台灣商港吞吐量下降,按件計酬的引水人,待遇雖不如前,但是它所需要至少三年船長經歷、對當地港灣的知識,加上固定的工作環境,對於需一步步從船員、輪機、三副、二副、大副才能爬到船長位置,並且長期離鄉背井、犧牲和家人相處時間的海員們,無疑是個能兼顧工作尊嚴與家庭的理想目標。引水工作一班二十四小時,全天候待命,颱風天雖規定停止船隻進出,但是遇有船隻落難,仍需出海搶救,所以這個工作可以說是全年無休。當有船隻入港,引水人需乘引水船去接客,這個客船可能是六萬噸的貨櫃船,也可以是十四萬噸的豪華郵輪。當引水船貼近客船側腹,對方會放下繩梯,此時通常年過四十的引水人,需看準時機,趁浪頭最高點,躍梯而上,再到駕駛台根據氣象、洋流、潮汐、船隻特性,引導船隻進港。反之,客船離岸時,引水人引領客船安全出港後,需從大船下引水船返港。

15 / 21

引水人,站在危險的浪頭領船

如同飛機起降,上下繩梯永遠是引水工作最危險的時刻,面對濃霧、大雨或是黑夜的視線不明,不論上梯或下梯,都很容易失足。即使引水人深諳水性,也有穿救生衣,但是從距海面兩、三層樓高的繩梯墜海,面對的不僅是凍傷、失溫危機,很可能落海當下就已因撞上硬物或直接與海面強碰而昏迷。  以上還只是天候,更別說兇險的海象。即使引水人熟知當地水文,知道哪裡是淺水區、哪裡有暗礁,善於解讀潮流,但是風浪永遠瞬息萬變。只要上下繩梯時引水船被巨浪頂起,時機沒抓好的引水人就有可能被兩船夾擊,輕則斷手斷腳,重則成為肉餅。而如果選擇落海,因為大船還在前進,水流會把人吸往船體,若是反應不及或是已然失去意識,就會被船葉捲入,凶多吉少。

16 / 21

引水人,站在危險的浪頭領船

http://ftp.nssh.ntpc.edu.tw/guidance 然而引水人這個工作仍然不可或缺。除了自身安危,引水人肩負的是把比飛機大、又無法煞車的大船,安全引進暗潮洶湧的港口停泊的責任,角度沒掌握好就可能造成船體、碼頭設施損壞,更有甚者,造成沈船、漏油,很可能整個港口要封閉打撈,使國家蒙受經濟損失,還會造成無法評估的海洋汙染和生態浩劫。

17 / 21

對於移工,你的感覺是?

對於移工,你的感覺是?

十年前,外籍配偶和新台灣之子的議題開始出現在報章雜誌上,「台灣人」擔憂的是這些娶外籍新娘的人多半是經濟條件較差的勞工階層或甚至是失業份子,這些家庭產生的「新住民」是不是會成為社會的問題來源。十年後的現在,新台灣之子在小學的新生數開始下降,年輕人將台灣稱作鬼島,悲傷地將這裡視為菲律賓第二,滿心希望自己能有國外工作的機會,趕快逃離鬼島成為歐美國家的新住民。好像在這個瞬間台灣人才終於能夠同理新移民在決定離鄉背井時的心情和抉擇。

18 / 21

對於移工,你的感覺是?

http://shs.ntu.edu.tw/student/?p=1447 移民或移工(migrant worker)是全球化浪潮下的常態,他代表了人類對更美好的生活的想像和具體行動。由於世界各地的開發程度、生活水準、薪資水平皆有大幅的差異,由經濟上的邊陲地區往中央地區移動遂成為開發中國家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手段之一。

19 / 21

對於移工,你的感覺是?

但是移動到新的地區之後,美夢未必會自動成真。新移民必須面對語言文化上的差異、工作範圍的限制、宗教信仰上的問題、甚至本地人的歧視,使得他們常常處於社會上相對弱勢的階層,需要額外的社會保障。馬來西亞的新銳導演廖克發身為在台灣的馬來人,就有如下的觀察:

星馬地區對移工的歧視,來自於語言,會英語的人會比較強勢,也會認為馬來西亞來的移工是比較低階層的,但近十年,中國大陸的移民和移工增加,威脅到了新加坡本國人的就業機會,現在就會覺得馬來西亞人比較親近。這是習慣和文化上的影響,對象也會有所轉移。

20 / 21

對於移工,你的感覺是?

http://www.epochtimes.com/ 他的觀察在台灣也是適用的。試想台灣人對於「外籍配偶」和CCR這兩種詞語使用情境上的差異就可窺知一二。語言文化和工作上的問題當然有賴政府作出合適的政策,但是在善待新移民這件事情上我們都可以從生活中做起。當你看到外籍勞工在車站聚集時,能夠更包容地看待他們的活動嗎?當你聽到公園裡推著輪椅的幫傭正忙裡偷閒滑著手機時,能夠更同理他們想家的處境而不要自以為是的覺得人家都是在偷懶嗎? 台灣人總希望自己能在國際上被平等的對待,也許我們更應該先善待自己家鄉裡那些和我們不一樣的人。對自我的認同不只是新住民的問題,我們每個人也都必須在成長的過程中學習認識自己。

21 /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