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劉孟奇
國立中山大學教務長

“在實際設計課程時,就回到我很認同跨科際的目標:讓來自科學、人文、社會不同學科的專家與學生,共同面對即時、重大或關鍵的社會問題。”


記者、攝影|林函潔(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2 / 11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及暢談跨科際教育現場的角色轉換

SHS Profile這次專訪到,身兼國立中山大學教務長、政治經濟學系的劉孟奇教授,同時也是「資訊通信科技與社會:衝擊、應用、共生」計畫的協同主持人。經過這次訪談,才發現劉孟奇老師跨科際思維和作為其來有自,原畢業於國立臺灣大學電機系,後來攻讀經濟,也參與過一些政治活動。在網際網路與資訊通訊科技(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ICT)日趨重要的今日,希望透過課程及課群計畫,以跨領域的思考方式,結合科技與社會之討論,培養學生思考、實作、批判的能力!

3 / 11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從課程經驗談「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在「資訊通信科技與社經發展」這門課程中,主要特點是兩位老師「共時授課」,結合劉孟奇老師對社會經濟發展的知識,以及葉高華老師對地理資訊系統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 ;GIS為縮寫)的專業,讓學生可以學習與實際應用地理資訊系統,對於數位落差的真實情形有更深入的理解;以實作方式,將地理資訊系統做為一種可創造數位機會與解決實際問題的工具。

從土石流的一個例子中,我們明白在不同的過程中,不同的專家分別地提供了意見,最終也只是讓政府在耗時耗力的情況下讓問題回歸原點。因此,楊明德主張推廣校園的跨科際防災課程,讓新一代的青年學習跟不同領域的人溝通,發展多領域團隊合作的技巧;這將有利於未來政府推動防災政策。

4 / 11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從課程經驗談「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劉孟奇老師分享當初開課時的心路歷程,每位老師在每門課的開立,背後都有一個主體知識要傳遞,期望學生經過一學期後的學習,有統整知識的能力,顯然要透過大量的作業、報告等實作的方式,來讓學生認識、面對問題,但跨科際課程的質量成果,很難單純透過紙筆測驗來達成,在這個情況下,才讓老師有動力進入更深一層的跨領域合作,像是「共時授課」。

5 / 11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從課程經驗談「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共時授課」是一種老師間跨領域的合作方式,但劉孟奇強調,非僅只於邀來不同專業領域不同的兩位老師,一起上課,或一門課找不同的老師來上課演講,這可能會淪為「跨領域知識 shopping」,只讓學生淺嘗即止,較難引起更進一步的學習動機。因此,要達到「跨科際」課程的教學目標,兩位(或兩位以上的)老師,都需對共同意識到跨領域問題有共同的興趣和認知,且在此問題聚焦,再形成教學活動及內容。

一門跨科際的課程設計,主要有一個問題意識做為動力,問題跟老師教授的專業知識有關,且要有場域可以發生,如果運氣夠好的話,遇到一個老師跟你在實際問題上有共同興趣及認知,就可能可以有「好的共時教學」合作。

6 / 11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從課程經驗談「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劉孟奇老師提到:「在實際設計課程時,就回到我很認同跨科際的目標:讓來自科學、人文、社會不同學科的專家與學生,共同面對即時、重大或關鍵的社會問題。所以,最關鍵的就是,老師有沒有辦法找出校內外的場域,讓學生去面對即時、重大、關鍵的社會問題。一旦有了,加上有充足的資源或機會可以來做的話,當然往下整個教學活動會順著這個設計。」

7 / 11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從期初案例報告挖掘學生的需求

「我運氣很好,遇到社會系葉高華老師和積極的學生,這門課才開得成。」劉孟奇老師提到:「這門課有個小插曲,其實葉高華老師是上課三週後才進來。上課第一週時,先讓學生找用資訊通信科技解決政府層級或國際問題的案例來報告,六組裡居然有三組找了與地理資訊系統相關的案例:一個是google ,兩個是菲律賓的政府,用地理資訊系統去處理公共議題,有一個是亞馬遜原住民運用 google map來監控熱帶雨林被砍伐的情況,報告時全班都很有興趣在聽,那就定了!」當下他就立刻想到要和葉高華老師合作,借重葉老師在GIS地理資訊系統的專業及教學,因此,學生在期末才能做出新移民的文化地圖、運用Google Earth Outreach結合軌跡紀錄器訪查高雄市六大行政區,製成地圖等,提出具體的成果及解決方案。

8 / 11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從期初案例報告挖掘學生的需求

談到學生,劉孟奇老師眼裡閃出一抺驕倣,老師分享,有一組做新移民文化地圖,由於中山大學一出去就是哈瑪星和鹽埕港口,所以很容易找到印尼、泰國、越南的船員,加上高雄的新移民人數日漸增加,透過課程學生走出去,認識到原來身這邊就有這麼多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形成的文化就在身邊,其實是非常切身的問題。

老師分享一件他私底下蠻感動的課後花絮,課程初期,學生不知道如何找到「道地」或具代表性的新移民訪查對象,但組內有位同學都會適時告訴他們,哪家才是道地的,哪家是台灣化過後的店家,並且提供很多「內行」資訊,同學們對他崇拜得不得了!一直到期末報告完後,才有人才告訴他,那位同學其實來自越南。對他來說,有一群認真學生從這堂課,除了專業知識,也學到了對多元文化的深度了解和尊重,從小組互動中得到了成就感和認同,獲得實質的知識和能力,去了解或解決切身的問題,身為一個老師,也從學生身上,獲得最大的收穫和動力!

9 / 11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身兼數職,體認「教育現場」重要性

劉孟奇老師除了是一位老師,也同時是教務長,他說,在一個大學裡,其實行政主管應該要走近現場,更甚至是走進教室,學校並不是大公司,要隔好幾層才了解現場需求。

他一語道破說出自己的定位:「經常說主管要去聆聽現場的需求,不過,作為教育的行政主管,這個太晚了,最好主管就在現場,他就會知道現場的需求,因為你就是現場!」身兼數職更能讓他了解到在教育前線老師遇到的困難和需要的行政支援,更能在制度上做調整及支持教學。從國立中山大學針對共時授課制度,提供教師1.5倍的授課時數,再再說明了學校行政支援體制,能讓老師更全心投入在跨科際教育及多種可能性!

訪談過程中,可以很直接的感受到劉孟奇老師對於教育理念的堅持,以及教學品質的嚴謹,雖然老師一直謙稱說是天時地利人和,但也由於這樣的投入,讓我們感受到在「教育現場」的熱情以及魄力!

10 / 11

分享「共時授課」的理想與實踐

從期初案例報告挖掘學生的需求

從電機橫跨政治經濟的中山大學劉孟奇教務長,從畢業生出路深知學生面臨多種領域工作的­挑戰,校內的跨領域知識養成相當重要。跨領域教育已行之有年,SHS計畫最大的不同是­對跨領域的強度要求頗高。教師實際執行如此課程是,經常面臨校內討論環境,校外適當實­習環境,能否有合適的協同教學教師夥伴,以及學生的呼應和投入等多種挑戰。讓我們來聽­聽劉老師在101年度「資訊通信科技與社經發展」中如何幸運的匯聚所有條件,達到教學­相長的理想

11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