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學生觀點,跨界訪談

上大學之前,我們過著選擇「正確答案」的生活。上大學之後,我們開始意識到,要為自己說話,還有說出自己的話。 這個世界,不是單由數學、物理、化學、英文、國文、地理、歷史組成的,他是一個綜合體,一個融合各種領域的大雜燴。 新聞系的學生,若想報導財經相關新聞,他必須去學習商學院的知識;歷史系的學生,當他需要走出去田野調查時,他要學過統計方法;廣告系的學生,如果想寫出吸引人的宣傳文案,他要有掌控文字的能力。僅僅要做好本系專門就得涉獵各領域知識,若將格局拉大,放眼全球,必得具備更多元的能力,方能綜觀問題全貌。

2 / 23

簡介

這個世界有太多問題了,貧富差距、環境變遷、性別歧視……我們活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無法想像每一分每一秒,世界的某個角落可能有婦女死在父權體制下、可能有小孩因為飢餓死在路邊、可能有生物面臨絕種的危機。 我們是學生,在真正踏入社會之前,有無限犯錯學習的機會,我們想盡所能減少會令人傷心的事情,我們的行動或許不夠有力、或許不被重視,但我們也從嘗試中成長,繼續用純淨的心,去看待這個世界,聽見不同的聲音、遇見立場不同的人,用堅定而溫柔的語言表達我們的想法。

3 /23

 

 

4 /23

學生觀點

Q. 請描述一下你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我其實在考大學時就想選台大心理系。我一直以來都對心理很有興趣,因為我媽媽是小學的特教老師,所以我從小就對小朋友、心理相關的事情有興趣,又加上我本身就是一個喜歡觀察,而且對人的行為相當敏感的人。當時我希望能透過學測進入台大心理系,因為我是一類組,但台大心理系是是屬於三類的範圍,不過當時學測考壞了,又指考時考太高,在考慮到法律系可以培養專長而且應該有很好的能力訓練後,最終選擇了法律系。 後來進入法律系後,我仍然保有對心理系的興趣,所以我也同時修了許多心理系的課,後來大二上時恰逢心理系林以正老師的實驗室徵工讀生,在工讀的過程中,跟著學長學了心理系怎麼做研究、統計的概念、如何讀meeting的paper,也參與了當時的計劃LIWC辭典的建立(以量化方式分析文本)。除了工讀外,之後也正式加入林以正老師的實驗室,在老師的推動下開始做自己的研究,也因此起了念心理系相關的研究所的念頭,想攻讀如犯罪心理

5 /23

 

學或法律心理學的研究所,結合法律和心理的專長。到大三時,司法心理學背景的趙儀珊老師被延攬為台大心理系的客座教授,林以正老師知道我的目標後也推動我和趙老師接觸,之後也順勢轉入趙老師的研究室。 在大三升大四的暑假,我開始跟著趙老師一起做研究。其中比較特別的研究是關於大學生對犯罪記憶的陳述經驗實驗。我們在課堂上安排了一場在講台上發生的偷竊行為,之後讓大學生們書寫對該起偷竊事件的經驗,這個研究發現了一些有趣的結果,後續也做成poster發表過。到大五時參加了台大心理系的推甄,最後也如願進入到心理系跟隨趙老師,繼續做法律心理學相關的議題。 未來我目前暫定的方向是想用心理學的方式來解決一些法律上難以解決的犯罪問題,像是怎麼改善犯罪少年收容所?從心理學的角度,我們可能可以試圖從收容所的環境或教化方是盡可能的減低少年的再犯率,或看看制度上有沒有什麼可以改善的部分。我希望可以繼續到國外攻讀法律心理學相關博士,可以學成歸國回饋台灣,把所學的知識和法律系的同學、朋友們分享,為法律帶入一些人性相關的思考角度。

 

6 /23

學生觀點

Q: 研究所之後對大學時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在法律系裡,我們在邏輯和分析能力上受到非常嚴謹的訓練,讓我們可以在看到一件事情發生後,分析事情的細節、性質並決定該援引什麼樣的法條處理。但是這樣的訓練缺乏了關於人的成分,讓我們少了對事情本身的質疑,和如何把事件和人的行為、情緒,甚至是個體特有的現象納入考量。在心理系裡,心理系也講究邏輯分析能力,但是講究的邏輯分析能力是在比較前端的,像是在這件事情中,人做出這樣行為的成因為何?相較之下,法律講究得比較像是發生這樣的事件,應該適用、援引什麼樣的法條,屬於比較後端的部分。 當然,兩個系的訓練在邏輯分析的訓練上都是相當的扎實。

7 /23

 

Q: 那妳覺得心理學融入法律有什麼樣的好處或壞處?

舉例來說,在台灣的判案是採取法官心證,所以基本上法官對案件的判斷相當的重要。按照道理來說,標準的判案方式應該是先看所有蒐集過的證據後,再依證據做判斷。然而,在有些情況下,法官可能在看到初步的資料後,心中大概就有了底,之後便會跟據心理的想法尋找支持的證據。 心理學的知識可以增加從不同角度對案子的詮釋,從人的動機、行為、情緒等方向去瞭解這個案子。加上心理學也有一些關於印象或偏誤等的知識,當具備這樣的知識時,也比較容易讓人意識到自己的偏誤,轉而盡可能保持自己客觀的部分

8 /23

學生觀點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來解決溝通的問題?

法律基本上不太管其他的專業。畢竟在整個法律系的訓練中沒有人教過怎麼看其他專業提供的報告,也沒有教過怎麼跟不同專業的人溝通,也不知道怎麼更好的應用其他專業的知識。如果有了跨領域的經驗的話,可以用多元的角度來看待事情,也比較能夠了解彼此的專業,避免發生一些因為不了解專業所造成的隔闔,在判案上比較有機會採用不同的角度對案子有更全面的理解。舉例來說,像鄭捷的案子對法律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就是鄭捷殺了很多人,那就找出相對應的法條判罪,那法條如果有一些要酌情量刑的部分就再一個個細看。但像是在心理學中,卻有很多解讀的空間,從動機或情緒等方向著手。因此如果法官能夠懂一點跨領域的知識時,就能在這個案子加入對鄭捷動機的理解或尋求適當的專業人士來協助做出最適當判決。

9 /23

 

Q: 以你的所學,對國道收費員議題的想法呢?

我覺得這個事件撼動了一般人對公務員的想法。 從情感面來說,一般人第一次理解到公務員原來是會隨著執政而有所改變,鐵飯碗不若想像的鐵(笑)。而對於公務員來說,這次的事件政府增設了特例剝奪了收費員公務員的身分,而且還沒有做足夠適當的補償措施,引發許多抗議,也使得公務員對政府產生不信任感。 從法律層面來說的話,這是一個處理得不恰當的案例。國家用特例去剝奪公務員的身分,但國家不該濫用立法權剝奪人的權利,即使要剝奪也需要提供適當的補償。何況如果又出現了類似的科技取代人力的案例,那又要繼續增設特例剝奪公務員身分嗎? 我覺得政府這次的行為不恰當的部分,還隱含了高速公路的收費效率比人還重要的概念:這樣迅速裁撤,造成大量國道收費員一夕間失業,引發大量抗爭,還造成了公務員對政府的信任感下降等這麼多的代價,只為了增加交通的效率。政府和公司是不同的,政府相對上該負起更多的社會責任,在要發生這樣劇變前

10 /23

學生觀點

應該要預先告知改變,而不是這樣突然造成結構性失業,這是不合理的。比較合理的做法應該是要想辦法採用一個能保留人才彈性的制度,可能像是預防這樣結構性失業的狀況發生,無論如何都要保證鐵飯碗;或著是在一開始就告知公務員工作可能不再是鐵飯碗。

11 /23

 

12 /23

學生觀點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圖書資訊系也就是過去的圖書館系,課程內容基本上以培養圖書館與資訊學領域研究人才和培養圖書館專才為主。圖書資訊系看似無趣,但其實背後的學問很大,因為人類知識非常廣泛,從如何分類這些累積下來的大量知識、如何幫助別人有效率的搜尋所需資料、以及如何利用新科技來達到上述目的,都是圖資系學習的內容。除了資訊組織、館藏發展、參考服務等專門課程外,由於館員必須直接面對讀者,因此我們也涉獵傳播學、心理學、社會學等課程。 而在英國就讀的攝影系研究所課程中,一半是理論一半是發展創作。理論從藝術史和攝影史等角度切入,討論不同類型攝影作品的脈絡、攝影媒材的特性等等。發展創作時,需定期和指導老師討論,老師也會檢視我們作品背後的理論基礎。


13 /23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圖書資訊領域轉換到攝影領域呢?

我從小就對各種類型的創作非常嚮往,成長的過程中不斷嘗試文字、繪畫、音樂等創作。在填大學志願時,原本計畫未來研究所攻讀博物館或藝術管理領域(當時在台灣是只有研究所才有的科系,現在好像有些大學有學程可以申請),而圖書資訊系的課程略略相關,內容又很廣泛。無論是資訊科學、程式設計,或是管理學、心理學等,對於當時懵懵懂懂、充滿好奇心的我來說,似乎是有趣的選擇。 上了大學之後我加入了攝影社,結果對社團的投入比讀系上的書還多……。想起之前對創作原始的嚮往,漸漸就浮現去認真嘗試看看創作領域的想法。目前已完成學業,未來希望能持續投入當代藝術創作。

14 /23

學生觀點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圖書資訊研究和藝術創作兩個領域關係比較遠,但過去所接觸的東西一定會在未來產生某種意義。我的感覺是研究所並未特別影響大學的專業邏輯,反而是圖資系的經驗影響著現在。在當代藝術領域裡,作品背後的論述和研究是重要的部分,圖資系的訓練對於資訊的搜尋、判斷、篩選、統整,甚至傳達,都對攝影和生活有很大的幫助。

15 /23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你對於將兩科結合或是在應用上有何感想或經驗?

因為圖資系對於資訊的統整和傳達的能力要求比較高,使得大學四年以後我們都很會寫報告(笑)。現在在寫文論、提作品計畫的時候可以感覺相較於大多數藝術學生更有組織和清楚的邏輯。 另外研究所課程要求製作作品集、作品網站,藝術學生常常更關注於視覺上的美觀,但我會在意觀看者的觀看經驗(是否易於閱讀、易於找到想點的連結等等)。

16 /23

學生觀點

Q. 我們該如何用攝影來提高民眾對居住地的美感提升?如何將攝影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一般狀況下,我們必須人在現場才能拍攝到視覺上客觀存在的對象。對我來說,拍照這件事的特殊價值,在於攝影者親自面對、觀察被攝者/被攝物的過程。拿起相機時,我們經常會感覺自己比平時更敏銳,所以我想攝影確實可以讓一般民眾更加注意每天所生活的環境的細節。這些細節不一定美,但是必有其存在的原因,如果是不好的現象,也必須從意識到這些缺點開始,才能往美的方向前進。另外,懂得「閱讀照片的資訊」,比起拍照本身,或許更能發揮影像的影響力,現在影像非常氾濫,但對於視覺上較冷靜、情緒渲染力較低的畫面,許多人會輕易略過,忽視它可能承載的訊息。 不過,不管是以拍照增加觀察力,或是學習閱讀照片,對於一般大眾都不是直覺式的,還是需要透過社會教育等方式推廣。(圖書館當然也是重要的社教單位!)

17 /23

 

18 /23

 

Q. 請簡單講醫務管理學系跟行銷與流通管理所的所學?

醫務管理系的所學內容大致上偏向醫療相關的行政事務,像是醫院組織、醫療事務、病歷管理、財務、人資、行銷等,項目當中也涵蓋了社區發展相關,例如:長期照護..等規劃。這科系與跟一般科系比起,是有所差異的!我們必須了解公共衛生、藥學、流行病學與疾病分類,甚至也會有解剖學的課程,畢竟整體結構從預防到療都有所涉略,我們的專長當然也必須涵蓋廣泛。 研究所接觸的行銷與流通則分為兩個領域,流通的部分白話來說,就是如何計算最佳路徑提高效率,或是購買機票或其他票券時如何達到最高投資報酬率。行銷部分由上至下,從供應鏈、市場分析到客戶關係管理都必須鑽研,行銷管理的概念又可分為發展國內或是國際行銷。

19 /23

 

Q.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大學時,我因緣際會曾到北大(北京大學)修取學分,當時老師認為我個性外向靈活,很適合企管等相關領域。暑假時又因為在台大醫院實習,覺得工作內容取向過度單一,與大學時的願景有所出入,當下也就開始萌生跨足其他科系的念頭。 最後在大三時,因為修了醫療行銷課,另外再加上獲得了華碩校園CEO擔任行銷組長的機會,都讓我對行銷領域的議題都更感興趣。在此之後便上網蒐集資料與透過老師的介紹,進而到中正行銷所修學分,在大學畢業前也順利申請到國內外大學的行銷所。目前的工作是科技領域的媒體公司的工商記者(廣告AE),能為各個客戶規劃行銷廣告與執行年度活動,並且善用新聞內容順利發揮自己念書時的所長。

20 /23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研究所算是大學的延伸,雖然看似兩門非相關領域,但其實都是不圖層面的管理科系,除了基本科目的延伸外,專業領域層次的方向大致上也都是一種找出問題、解決問題,進而達成目標的概念。當中的差異在於:大學我們總是老師教什麼背什麼,學科無論理論與實作,通常目標都只是足以完成考試;研究所則會在原因上多家探討、追根究柢,在數據的解讀上更是著墨深入。對於事物的定義及判斷也較以往明確。不過大學時期的課程依然在往後的計劃方案上提供更多元的可能。

21 /23

 

Q. 如何透過跨科系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術業有專攻,不同領域的人有不同的長才,也不一定要別人認可怎麼做才是對的,答案不會只有一個,任何事都可依不同面向去解讀。只要願意聽取不同的建議,再從中找到一個平衡的解決方案即可。我喜歡用分享的方式與透過每個人不同的活動、競賽,或是團體的經營與參與之經驗分享,經過腦力激盪,再統整大家提供的資訊,跨科系培養了我能將不同領域的各項知識揉合,再透過經驗將各方意見、資訊整合成我們所能實際應用的技巧。

22/23

 

Q. 可以淺談在台灣醫療體系遇到的管理問題嗎?

-薪資過低,工時長問題。 -不重視醫療從業人員工作品質問題 -非專業領導專業問題 -政治議題凌駕醫療專業問題 關於以上,我將之統整為財團醫院的經營方針出了問題,總的是為了營利與攀附政商關係。這樣的一個循環降低了醫療水準,且從上到下整個白色巨塔皆不可告外人所知,藥材常以低報高、苛刻病患權益(此舉往往是埋下更多疾病的原因),外加對醫療從業人員的福利也是加以苛刻,醫療體系與社會又時常因醫療糾紛呈現對立,雖目的是想救人,不過醫護相關人員還是常因過失遭判鉅額賠款,也因此最後台灣醫院只能落得聘請波蘭醫師、緬甸醫師或是護校的”實習護士”來充當一線醫療人員來看診,而良好的醫護人員則正在出走。

23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