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學生觀點,跨界訪談

上大學之前,我們過著選擇「正確答案」的生活。上大學之後,我們開始意識到,要為自己說話,還有說出自己的話。 這個世界,不是單由數學、物理、化學、英文、國文、地理、歷史組成的,他是一個綜合體,一個融合各種領域的大雜燴。 新聞系的學生,若想報導財經相關新聞,他必須去學習商學院的知識;歷史系的學生,當他需要走出去田野調查時,他要學過統計方法;廣告系的學生,如果想寫出吸引人的宣傳文案,他要有掌控文字的能力。僅僅要做好本系專門就得涉獵各領域知識,若將格局拉大,放眼全球,必得具備更多元的能力,方能綜觀問題全貌。

2 /21

簡介

這個世界有太多問題了,貧富差距、環境變遷、性別歧視……我們活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無法想像每一分每一秒,世界的某個角落可能有婦女死在父權體制下、可能有小孩因為飢餓死在路邊、可能有生物面臨絕種的危機。 我們是學生,在真正踏入社會之前,有無限犯錯學習的機會,我們想盡所能減少會令人傷心的事情,我們的行動或許不夠有力、或許不被重視,但我們也從嘗試中成長,繼續用純淨的心,去看待這個世界,聽見不同的聲音、遇見立場不同的人,用堅定而溫柔的語言表達我們的想法。

3 / 21

 

 

4 / 21

學生觀點

Q. 請描述一下妳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我大學就讀實踐大學的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這個系的前身是生活應用學系, 之後改名為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是屬於於民生學院中。而這個科系主要所專研的部分有三大類,第一類是我們平常所熟知的幼兒教育,第二類是我們家庭專業以及家庭教育的不分。舉凡親職教育,家庭教育,家庭資源管理等等。前兩大類在我們系所的課程中,若修完指定的學分,都有專業人員的證照。而第三大類為最新的老人學程,是學習有關老人的所有知識,例如老人學,老人營養,老人學習等等。因此畢業的同學,通常都會是在幼稚園就業,或是在基金會等人文機構。

5 / 21

 

Q.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展望)?

在談談如何從A轉換到B時,先談為什麼我當初想要選擇我大學就讀的科系~當初在我高中填志願時,我只是想著,我想要就讀一個「我喜歡的」科系,我不擅長語言,不擅長數理,但是我很喜歡小朋友!我享受跟小朋友相處,我喜愛與小朋友玩耍,因此我就選擇了家兒系。 在我大二的時候,上生涯規畫的課程時,那時我腦筋還是一片空白,因為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我喜歡做什麼?」甚至「什麼是我想要的?」我只是喜歡小朋友,但是不代表我想要當幼稚園老師,因此頓時我覺得好像必須得找出我另外喜歡的領域,否則我就很有可能浪費這四年所學的知識。 之後,在次的自我探索中,我發現了我喜歡與人談話,我有令人想要對我說話的特質,我喜愛幫助別人,因此我毅然決然的決定研究所要念諮商所。選擇了諮商所時,我對自己也有一些期許,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全人」的諮商師。全人是一種概念,是一種在我的大學所念的科系中強調的概念,我也希望可以把這樣的概念不僅是帶入諮商,更為力行去做!

 

6 / 21

學生觀點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入研究所之後對我來說是很不一樣的開始!非常的不同!因為領域的不同,因此在專業的邏輯上真得很不一樣。先說一下相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有,強調與人的連結,重視社會福祉等等的。但是在研究的方面,尤其是對理論的著墨是完全的不同。光是思考的方式就很不同呢!上述我有提到,我大學所就讀的科系是民生學院,而研究所是隸屬於理學院。在知識的處理上是很不一樣的!就家兒系來說,對知識強調的是實務操作,比較是Practice-based evidence,而對於講求科學的心理系來說是以研究證明為基礎的操作方式,Evidence-based practice,因此非常的不同。

7 /21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我認同在有跨科際的背景人才,是有比較強的解決溝通問題的能力。為什麼呢?因為跨領域的人才,有著兩種不同邏輯的思考方式,接觸兩種不同的專業,瞭解兩種不同專業人事的想法。不論是對於人,或是對於事情,都適用多元思考的角度去解決事情。在團體中的溝通問題,對於大多數的人盲點較多落於無法用對方的角度去同理一件事情,因此這是很好的一個訓練也是關鍵。

8 / 21

學生觀點

Q. 關於新台灣之子(外籍配偶)的家庭教育問題?

我認同在有跨科際的背景人才,是有比較強的解決溝通問題的能力。為什麼呢?因為跨領域的人才,有著兩種不同邏輯的思考方式,接觸兩種不同的專業,瞭解兩種不同專業人事的想法。不論是對於人,或是對於事情,都適用多元思考的角度去解決事情。在團體中的溝通問題,對於大多數的人盲點較多落於無法用對方的角度去同理一件事情,因此這是很好的一個訓練也是關鍵。

9 / 21

 

10 / 21

學生觀點

Q. 請描述一下妳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農藝學系屬於三類組,學習的重點偏向生物、化學、數學。以專業的科目大概可分成三部分,分別為遺傳、育種、生物統計,研究的材料多半為糧食作物,如水稻、玉米、大豆,特用作物,如:中草藥。與園藝系的差別在於其材料以蔬菜、果樹、花卉為主,另外園藝系的學生有景觀設計規劃上的認識或專業。而農藝系除了課堂上、實驗室裡基礎專業科目的學習外,也有在農田裡的實作課程,必須對土壤、肥料、水分、雜草等栽培管理農事知識以及作物的生理反應機制有基本了解。 觀光暨休閒遊憩學系則比較偏向一類組,屬於社會科學的一環,但其實觀光本身綜合許多領域的學科,像是行銷、經濟、管理、統計、地理、森林遊樂、人類學、社會學等,其涵蓋的範圍是多面向的,其所包括的產業如餐飲、旅宿、旅遊三者在經營管理也就很不同。因此你可以說觀光學系是一個學而不精的科系,但反之你也將其稱之為多元的人才。

11 / 21

 

Q.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大學的時候因為系上多數老師的授課方式及學習內容讓我對農藝本身沒有產生太大的興趣,又加上自己喜歡學習不同領域的知識,因此在大學的時候就修了〈農村休閒事業管理學程〉,其涵蓋的學科正如同觀光一般,非常地多樣且彈性,比較偏向人文、經營、管理,和我的興趣部分重疊。此外,加上自己愛好旅行又天生反骨,也認為走出大學以後就要更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既然選擇升學就應該要選擇自己喜歡的科系就讀,而不是跟大多數同儕一樣去考公務員,做研究人員或科技人才,畢竟待在辦公室裏一成不變的生活,或是在實驗室裡對著機器或材料的感覺,不是我想要的。 在過去一門課:遊憩經濟學的小組報告中,了解業者、設計問卷、到景點覽遊客做問卷調查,又更啟發了我對觀光這門學科的好奇心,因此在也算是半誤打誤撞走進觀光休閒遊憩的大門。

12 / 18

學生觀點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前面提到,農藝系屬於自然科學,但觀光較偏向社會科學。不同於自然科學一板一眼的數據、實驗結果,有固定形式的答案,社會科學較著重批判思考,只要有理說得通,能夠讓人信服,就算是自圓其說也罷,都很有可能成為一個強而有力的論述,甚至成為一個理論架構,這是和自然科學一定要「有憑有據」方能成體統是很不同的。儘管在大學的生涯裡,因為通識教育的課程,和自身較在意土地環境與人之間的關係,自覺思辨和觀察能力較身邊的人來的高,但在研究所的學習裡面,更加深了從不同角度切入去思考的思辨方式的實踐,透過人類學、社會學、人文地理學類等學科的雜合訓練,也才發覺原來這一生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啊! 並期望在這樣透過兩種不同類型的訓練方式交會出來的火花,期許自己能夠成為社會上那個能同時聽見和理解多元聲音的人才,在未來為所服務的對象帶來更全面性的考量。

13 / 21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因為不同領域的學習,所以較能理解各種不同視角切入所發現的癥結點不同之處,也較能夠將心比心地去站在另一個角度為他人設想。例如在還沒有接觸到社會科學相關的思維領域之前,其實對於同志的議題不甚熟悉且有點排斥討論,只是尊重他們有自由的意志。但在經過閱讀相關文章和課堂上的學習之後,開始會去思考在社會科學中的「探討」現象,其目在於一種現象陳述,至於是非評論則由個人不同的理解去詮釋。因此在針對較具有爭議性的議題在與人聊天時闡述自己想法的時候,也會以敘事的方式告訴他們事情各個不同面向,請他們先放下自己既有的成見,待較全盤的了解之後,思考,再表達自己的意見。

14 / 21

學生觀點

Q. 臺灣近年來常有政府、財團和農民爭地的現象,觀光發展與土地正義可能平衡嗎?或是如何能平衡?

在過去農人的權益大多被忽視,覺得有錢就能大聲!打著觀光發展口號將一個個美麗的自然環境變成水泥怪獸,憑藉著操弄法律和文字徵收他人的農地,甚者將農地轉換成違建地。此外,在稻田裡種房子的景觀,沙灘上蓋房子都成為了農田、海岸線的悲歌。 觀光發展與土地正義如何能平衡?我想最終還是要回到政府的政策不應視「無上限」的發展觀光,能為台灣本在地方帶來經濟效益,而是要審視,如何透過行銷和包裝將在地產業的活化和推動,提升遊程整體的附加價值,讓消費者願意付出較高的價格來體驗,而非將蓋觀光旅館為觀光發展唯一的途徑。另外藉由農事體驗或相關教育活動,如食農教育,開始改變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的生活方式和習慣,教育人民關於糧食、土地的重要性,如果沒糧食的供應,沒有大自然的多樣生物,就算有再多錢,也買不回生態多樣性,良好的生活環境。讓土地正義的聲音在世人的價值觀中重建、被重視,讓觀光發展有除了破壞自然的另一種可能。閱讀《全球貿易的反思:小農復耕》

15 / 21
16 / 21

學生觀點

Q. 請描述一下妳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我大學唸的是台大農業經濟系,其實系上的課程主要以經濟為背景,希望能將理論應用於農業當中。現在則是就讀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博物館研究所,修習與博物館相關的知識,像是博物館史、博物館教育、展示評量與觀眾研究、典藏管理、展示空間規劃,甚至是博物館建築等等。每個人聽到都覺得這兩塊實在差異甚大,不過我想,去年開幕的雲林農業博覽會,好像把我所讀的兩個東西就這樣銜接起來了。

17 / 21

 

Q.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展望)?

我其實平常就會習慣注意博物館、美術館每個檔期的展覽,喜歡到處看展覽接收新的刺激,知道這其中大有學問!但是從沒想過這可以是門學科,直到大四上了人類系胡家瑜老師的「博物館學概論」,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聽著老師的故事,心裡不斷發出「哇!怎麼這麼好玩」的驚歎,也漸漸由課堂、由其他書籍了解這個領域,才有想要更深入的念頭。我覺得博物館學領域的活潑程度遠高於農業經濟,到處逛博物館這件事實在太適合愛玩的我,後來幸運考取了北藝大博物館所,其實也是有點意外的一件事,但總算是成功地轉換了跑道。 對於未來也沒有很明確的目標,但是我覺得博物館在社會中是具有能力、具有力量的,可以盡量嘗試去處理一些困難的議題,可能是很有爭議性的或是不為人所知的,以吸引人、有趣的展示手法將完整而非只是政治正確的資訊呈現給大家,使更多人能看見社會上真正發生的事,不管是過去的還是現在正在發生的,然後影響到他的想法、態度,甚至是實際作為。我希望我能做這樣子的事。

18 / 21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現在研究所接觸的應該算是文化研究領域,和大學學的經濟其實有不小的差距,最難適應的就是自然組和文組的差別吧。經濟模型有數據有資料可以算出現象,然後去分析解釋;現在的研究則要學會自己觀察現象,或是是要去說明一個我以前根本不覺得足以稱為現象的現象(但他偏偏通常很重要…),而且沒有數字能夠幫助你,一切都很抽象無法直接衡量,這對我來說真的很困難,也深刻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書讀得太少太少,目前還在學習與磨鍊中,也想嘗試結合兩門學科。

19 /21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接觸過不同學科之後,才會發現原來不同領域的差異如此之大。我覺得在轉換領域之際,有一個很大的重點是要拋開過去的理解與思考模式,持開放的態度重新學習,才不致囿於以往經驗,侷限了許多可能。面對團體問題時,大家的專業背景都不同,同一件事切入角度也不相同,跨科際好處是能較快聽懂兩邊的人在說什麼,作為溝通的橋梁,經過充分有效的討論後,更容易得到共識。

20 /21

 

Q. 探討核四問題,你所受的教育讓你對這個議題的看法有什麼影響/變化?

我覺得農經的背景讓我很習慣會去注意到底層人物的聲音,因為書唸得再多再好,也比不上親自下鄉走一回,那些感動以及關於土地關於人的故事是書本裡找不到、要自己體會才會了解的。就像一個農業政策影響的層面很大很廣,然而有許許多多受其影響甚至是威脅到生存的故事是政府報告書、統計資料上看不見的,我覺得我們不能不去注意這些聲音。核四也是一樣,只是這問題更複雜得多,也不是一時間能談得完,那些有權力做決定的人們好像聽不到別的聲音,我只覺得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在乎的事,但是每個人的在乎應該同等重要啊。 我有個有點不切實際的想法是規劃一個關於核能議題的展覽,無預設立場地展出相關的資訊,提供一個大家都能參與溝通的平台,藉由這些資訊影響到一些人的想法,或許這樣能讓這個社會越來越好!

21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