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0

主持人簡介

主持人簡介

跨科際師資培育計畫主持人:楊明德 教授

現職

  • 國立中興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

學歷

  • Ph.D. (1996), 美國俄州州立大學

經歷

  •  
  • 國立中興大學土木工程學系副教授
  • 國立中興大學土木工程學系助理教授
  • 朝陽科技大學營建工程系副教授
  • 臺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博士後研究

研究領域

  • 地理資訊系統、遙測、環境監測及管理系統
3 / 20

 

講師簡介

國立臺灣大學教學發展中心 李紋霞 副組長


現職

  • 國立臺灣大學教學發展中心副組長
  • 國立臺灣大學共同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學歷

  • 加拿大卡加利大學(University of Calgary)教育研究所 博士
  • 加拿大卡加利大學(University of Calgary)教育研究所 碩士
  •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公民訓育系三民主義組 學士
4 / 20

講師簡介

經歷

  • 國立臺灣大學教學發展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 加拿大卡加利大學教育學院國際交流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 加拿大亞省中文學校中文語文教師
  • 台北市立北一女中公民與三民主義教師
  • 台北市立明德國中公民與輔導活動教師

 

研究領域

  • 公民素質教育、多元文化、大學教與學
  • 學術榮譽與研究獎助
  • 臺大 97 (1)、98(2)、102(2) 學期通識課程績優計畫獎 (2008,2009, 2014)
  • 加拿大臺灣研究學會之最佳博士論文獎 (2007)
  • 加拿大全國比較教育學會研討會研究生最佳論文發表獎 (2004)
  • 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博士後研究獎助 (2006-2007)
  • 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博士論文獎助 (2004-2005)

 

5 / 20

 

前言

「評分」,言平八刀,代表著教與學的兩方都要相互溝通,取得共識,對於給分的準則都是明確而清晰的,達到公平公正,如同八字一般有明確的分數分水嶺來界定。過去傳統教與學的形式或許可以達到,但仍無法避免分數有爭議的狀況。而今,面臨到更多

6 / 20

前言

元的教學環境,對於學生學習成果的展現方式越來越多變的情形下,傳統的評量方式更不適用於現今的課程當中,評量的方式勢必要做改變。尤其是現在所推動的跨科際課程,面對各領域學科整合的教學方式,更需要有完善的評量制度。

7 / 20

 

為什麼需要評量表?

對於教育者而言,「打分數」是不可避免的過程,但對分數上有爭議的狀況卻不時發生,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公平性」以及「學生作答方向與教師預期方向不同」,如何拿捏一直都是個學問,尤其現在教師有更多元的方式可驗收學習成果,這樣的狀況下要如何打分數更是令人頭大!在這些認知差異之下,要讓學生與老師達成共識,或是有更明確的學習目標,就要有明確的準則。有了明確的準則後,即便是不同的老師或助教改作業、考試,都有一定的標準,甚至是同一位老師在批閱時也能減少外在因素影響所造成的偏好,不僅減少學生對分數上的爭議,也能避免學生天馬行空的答案,造成老師評分上的難處。

而評量本身根據其作用可分為甄選性、預示性、工作性,而大多數教師們所使用的皆為工作性,瞭解現況以因應情勢使工作順利進行!在教師與學生間建立明確且清晰的評量表,如此一來教師可更加掌握教

8 / 20

為什麼需要評量表?

學面上需傳授給學生之知識為何,二來學生亦可從評量的回饋中知道該如何精進自己學習品質。

9 / 20

 

優質評量表的概念

現今教師面臨的評分困境也越來越多,例如:分數標準該如何界定、學生反映分數不公、分數遭到學生挑戰質疑、遇到非正確答案卻是有創意答案時該如何去評分,考試題型質與量的拿捏…等等,針對這些問題,李紋霞老師則強調:「先要確認我們要評量什麼?」以自身授課經驗來分享學習成果為導向的評量設計,李紋霞老師使用的就是在國外被廣辦運用的Rubrics,延伸至今則被視為一種學習評量的評分規範。從教學生涯開始便開始採用此評量表,其優點在於能夠讓學生主動學習,成績不再只是單純的數字,而是能促發學習動機,也能幫助老師了解學生的學習狀況。

「Rubrics」的原意是拉丁文中的mark in red,是指修士在看經典時會做的註記,而現今,我們將它翻譯為「評量指標」,透過評量指標呈現學生的學習成果。在分數上,「Rubrics」不用傳統的百 分比,而是分成級距,視學生的作業落在哪一個區塊

 

10 / 20

優質評量表的概念

則得到什麼樣的等級,這種形式基本上稱為「整體型」,例如將表現指標分為優、佳、好、普、劣五類,再依序定義各五種表述的評分標準,讓學生能更清楚考試、報告作業等等。另一種「分析型」,則是將整體型內的面向分開,細分若干指標項目,並各自訂定評量標準,根據每一點去分析。除了這兩種基本型外,等到熟悉後也可以再去做變形。

11 / 20

 

建立Rubrics的第一步

初次使用Rubrics的老師,可以從「模仿」開始。因為無中生有是一個很困難的過程,因此可以先上網搜尋類似的Rubrics,利用國外網站上的免費資源,採用與自身課程類似之內容來進行修改調整,製作出課堂中適用之Rubrics評量表。以李紋霞老師豐富的Rubrics使用經驗來看,對比國內及國外的Rubrics設計,臺灣在一些學生能力訓練方面較弱,且國內老師大多只做總體性評量,因此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中不知道自己哪個部分需要加強,或優點在哪裡。再來是老師在這門課裡希望有哪些學習目標,最適當的內容在三至五個,若超過不僅批閱時間長,學生也會失去興趣。

12 / 20

建立Rubrics的第一步

13 / 20

 

依循Rubrics的建立步驟來撰寫表格,李紋霞老師也特別強調,當不同領域教師共同授課時,更要注重事前溝通討論,對於各項的評估標準要有共識,以免造成評量表的認知落差,最重要的是要事先公布給學生看,避免學生的誤會,同時,若學生有不錯的意見、想法也可採納。老師針對課程上的需求將Rubrics設計出來後,再與學生溝通,經過修改後,老師與學生達成共識,作為一種契約的形式,再一起往這個方向努力。李紋霞老師強調Rubrics不僅限於教授打分數所使用,而是能凝聚教學團隊的好工具,因為教學助理也能從中更加掌握教師授課方向,在旁輔佐學生時也不易偏離主題,整個的教學團隊能因此更加有效率的運作著!

14 / 20

善用Rubrics工具來作評量

善用Rubrics工具來作評量

李紋霞老師以在臺灣大學開設的<多元文化再現>課程為例,搭配Rubrics評量指標可提前預估學生遭遇的問題這便是使用Rubrics的好處,拿高分拿低分學生可以自己決定。先取得共識,隨著學生達成階段性任務Rubrics可進行調整該學生不自覺中投入學習,例如:報告繳交者有基本分,到第幾次即有額外的加分,學生便受到鼓舞,為了爭取額外的分數而製造動機、誘因,學生會更願意配合。另一種狀況是,當自己設計的Rubrics到一定的瓶頸,學生出現乏態,這顯示太簡單了,代表沒有刺激性,可能下一個Rubrics深度要提高,因為學生會養成習慣,而無法更深入延展。

15 / 20

 

同儕互評時怎麼運用?

中興大學蕭淑娟老師也特別提出自身使用Rubrics的一些經驗,然而困擾的是,在同學互評時常出現同學們主觀的評分,並不是這麼公平,學生並不是認真地按照等級來打成績,這樣的成績反而影響到最後教學成效的真實性。李紋霞老師則提供另一做法,不給學生細項的互評,而是額外設計一個專屬學生的互評機制,一方面是學生沒有能力依照這麼多細項去評分,一方面是會讓學生聆聽報告時分心。因此只讓學生給整體分數並寫下原因,透過同儕間的文字意見了解學生給分的依據,並將部分分數比重控制在老師手中。

組內成員互評方面,由於每個同學的給分標準不一,因此會以同學對自己的評分作為基準,並把同學的互評內容整理、過濾後匿名上傳,避免主觀,情緒性字眼與姓名選擇性揭露,讓同學知道自己在小組中的貢獻程度。學生經過一兩次之後,會隨著這份互評,逐漸調整修正,老師掌握另一部分的基本分再進

16 / 20

同儕互評時怎麼運用?

行調整,並整合評語意見,老師能適時進入緩和的窗口。同儕互評的用意,除了老師不必花人工閱卷打成績的時間,增加教學效率外,學生也能樂在其中,更專注於自己知識的累積。

17 / 20

 

總結

在國外已經行之有年的Rubric,透過量表的建立,解決過去傳統評量方式不客觀、評量過程一致性不足等缺點的評量工具,而現在臺灣教學現場需要更多老師投入,建立良好的評量制度,尤其在跨領域的課程中,除了教學面上的進化,評量方式也要蛻變,不能僅以傳統方式來給予學生評量標準。而Rubrics的精神在於評量學生作業的質量而非數量,使老師能看出學生在科目上確實精進多少,也能有效率客觀的打成績,讓師生間在成績這件事情上不再諜對諜!希望藉由評量工具的介紹,能作為輔助教學的利器。

18 / 20

總結

SHS課程經營力工作坊II-學習成果導向的評量設計
完整影片

日期: 2015-4-30  長度: 2:16:26

19 / 20

 

SHS課程經營力工作坊II-學習成果導向的評量設計
精華影片

日期: 2015-4-30  長度: 8:09

20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