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講培力工作坊

第二屆跨科際短講培力工作坊(二)報導

報導: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學士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第二次跨科際短講培力工作坊今日(2015/11/28)假台大化學系積學館舉行,這次的工作坊改由選手先試講、互相觀摩,助教群回饋意見後再進入分組演練。依據筆者的觀察,如果前一次工作坊的關鍵字可以定位是「梳理」與「釐清」,這一次則多加了「聚焦」。

2 / 9

短講培力工作坊

何以短講需要「聚焦」?因為短講其中一個明顯的特徵:「短」所產生的限制,通常只允許講者鋪陳一到二個概念,要取得最好的渲染效果,講者必須做出取捨,以分配足夠的時間發展每個必要的概念。今日的練習除了持續細部檢視短講內容如何銜接、是否還有論點模糊或不完整之處外,助教們也協助選手釐清哪些概念需要更深入描繪。
「聚焦」就像是更進一步的「梳理」。農夫在產季時「梳果」,一顆果樹僅保留最有發展潛力的果實,好確保果實都能在成長過程中吸收足夠的養份。若短講中的概念是果實,短講的時間就像養分一樣,如何分配時間,好讓每個概念「長好、長滿」,對短講者而言十分重要。

3 / 9

短講培力工作坊

這兩次助教群給予的建議像是短講的「內功」,而能夠在聽完短短五分鐘的試講後立即釐清選手的演講大綱,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第二次擔任跨科際短講培力助教的廖英凱,本身是科普專欄作家,也常演講科學議題,他提醒選手的角色像是「銷售員」(sales),向聽眾兜售想法。選手需要一直思考「要讓觀眾帶走的是什麼」(take home message)。一場十分鐘的短講若包含太大量的資訊、太多層次的概念,考驗的反而是聽眾的吸收能力,不一定是最好的作法。
以上談到的是準備內容的層面。在視覺呈現上,有助教指出,一些重點概念,預期聽眾可能會感興趣、聽講後自行查詢相關資料,講者可以把概念的名稱打在投影片上,提供聽眾查詢的索引;跨科際計畫總主持人陳竹亭今日也陪同選手、助教一起演練,他分享到,自己演講時若想強調某個核心主旨,會將兩個衝突的概念並列在同一句話裡,形成經典句,在投影片上特別標註出來,造成衝擊的感覺,把「想讓聽眾帶走的訊息」烙印在聽眾的心中。製造經典句考驗選手的寫作能力,再轉化成口語的演示。

4 / 9

短講培力工作坊

這次培力工作坊的共同討論時段,並非是只是助教與教師給予建議,選手也需主動提出自己的思路。短講是為了說服他人,而在說服他人前也會經過很長一段說服自己的過程 — 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處理演講題材?與助教給予的回饋,有什麼不同?是否應該接收他人的建議,還是要堅持自己的觀點?期待下週總決賽前,十位選手們在這段同時與觀眾、幫助者與自己的對話過程中,都能找到自己追尋的事或物。
講者可能希望透過短講談一個複雜的社會議題,雖然社會議題牽涉不同的立場與論點,但是為求最佳的演講效果,十分鐘只能允許講者選擇其中一條路,並堅定地走下去,說服聽眾選擇這條路的理由。講者必須做出抉擇,可能是短講這種演講形式本身對演講內容的侷限。最後,採用同儕互相品評、回饋的培力方式,如何不過度引導、幫選手預留足夠的發展空間,在操作面上也是如履薄冰。

5 / 9

短講培力工作坊

短講影音-做自己的簡報
中山大學專案教師 黃書緯老師


6 / 9

短講培力工作坊

影音簡介

工作坊一開始,黃書緯老師以蘋果發表會為例,談「重新發明」。我們很熟悉簡報這項工具,那麼該如何重新發明?他分享三個重新發明簡報的活動:TED改變我們對簡報的印象,還有用手機、平板的閱讀方式;PUNCH Party(推友實體見面會),每次的聚會選定一個主題,讓推友走出螢幕後,與大家見面。運作的形式是,每個人用7分鐘的時間講自己的故事。最後是由一群東京設計師發起的PechaKucha,讓設計師們透過20張X20秒介紹自己,彼此交流。而這些活動成功的關鍵在於掌握簡報的關鍵:「透過一組物件、傳達一個訊息、引發一波行動」。

7 / 9

短講培力工作坊

短講影音-如何做個好短講?
地球證詞主持人 何佩玲講師


8 / 9

短講培力工作坊

影音簡介

 先試著思考幾個問題:短講的定義是什麼?和演講、心得報告有什麼不一樣?和課堂報告不同在於?跨界短講是什麼?  最後,為什麼要學短講?何佩玲說: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跨界溝通為什麼重要?對她來說,這個世界越來越複雜,我們光靠自己的能力要改變世界、或完成一件事是不可能的,做任何事都需要很多人一起努力。而每個人的能力如此不同,也正因這些不同,大家的力量加起來的時候才會更好,她想凝聚這些力量,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9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