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在美國學到的一課

撰文: 賴翊瑄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前言:這篇編譯寫作於高雄氣爆發生後一週:當災難現場的照片被反覆播放與轉載著、學者們呼籲政府公開工程安全相關資訊、當地民眾盼望政府在漫長的重建中給予補助、而政府官員以辭職迴避道德責任。然而,在北美求學三年後、回到台灣生活與工作三個月後,在我仍需擴展的生活觀察中(包括人們對構造未來的渴望、與各式媒體形塑的台灣形象-不管是政治、經濟或教育上的),似乎少見一種由下而上凝聚的改變能量-不同於一味地檢討政府的政策失當、或制度層面的限制,我認為這種能量應該更集中於創造正面的城市想像、與說服大眾個體的力量足以扭轉政治與制度上的缺失。我期待能藉由此編譯、拋磚引玉聚集更多關心「城市永續發展」的讀者迴響。

2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Mike Childs-「大點子改變世界-城市篇」的計畫負責人,在2013年七月一篇英國衛報的報導中提出「城市永續發展」的幾項關鍵:城市自主權、市民參與、社區間分享與企業協助城市轉型。

「城市自主權」的重要性在於,每個城市皆擁有其獨一無二的歷史與文化背景、氣候條件與經濟發展潛能,二十一世紀的都市計劃者或政策制定者應思考如何利用重大公共設施規劃、凸顯城市特性。

一個永續經營的城市也需鼓勵其市民積極參與市政決策(如預算訂定、醫療保健、水電供應等等),Childs 認為培養積極的市民參與應從教育著手:除了基礎/單一學科能力、教育者更需提供「批判思考」的能力-亦即搜集、統整、分析資訊與作出價值判斷、甚至是提出創意且有破壞性(creative and destructive)之建議的能力。

「社區間分享」則是考量城市居民大多疏離彼此而各自生活,許多城市黑暗角落的遊民與某些特定地區的城市犯罪遭受長期忽略、高度發展的商業中心往往緊臨著貧民窟(因為經濟困窘的遊民、某種程度上必須仰賴商業區多餘而拋棄的生活物資生存)。Childs 期待社會企業能與當地社區合作、以定期捐贈基礎民生物資或小額贊助興建公共設施,使城市中社經地位較低的居民得以共享城市資源。

3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企業協助城市轉型」得以實行的前提是,以永續經營為目標的企業、必須看到當代城市居民渴望其需求受到矚目。在網路極度發達的今天,居民可藉由多元的媒體社群發表己見-問題在於企業家們如何結合城市居民對城市規劃的期待、與政府合作推行相關建設(包括軟硬體設施、污染防治、風險社會管理等等)?

此外,在「大點子改變世界-城市篇」的官方網站上,Childs 上傳了一份三年的企劃書 “Mapping a Route from a Planet in Peril to a World of Well-Being”,旨在說明這個計畫源由 (希望在2050年前在世界多地推動、由社會企業引領的都市更新)、未來近四十年的全球都市趨向與此計畫的十個核心議題。

4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全球都市趨向包括:

  • 人民對單一國家政府的信任逐漸降低, 但對巨型或跨國際企業的依賴加深; 亦即重要國家政策將受全球政經趨勢影響,而藉由國際媒體瞭解這種單一政府式微的群體或個人、逐漸能利用自身優勢與他國企業整合 (形成更大但相對不穩定的經濟體) 。
  • 將有更多研究者或企業關心環境議題 (如氣候變遷、生物多樣性) 。
  • 2050 年全世界將有 70%的人住在城市裡、但老年人口 (60歲以上) 將會正式超越少年人口 (15歲以下) 。
  • 在多年研究與立法改善後,針對種族、性向等的單一社群歧視將會減少,但貧富差距將會擴大。
  • 科技發展 (包括通訊技術、3D、人工智慧等等) 將會日益更新-這些將造成全世界各地更為緊密連結、也同時顛覆許多傳統觀念(如宗教)。
  • 公共衛生上將因為全球性移動與生態環境變遷、面臨更多攸關傳染病、老化/慢性疾病、營養不良等挑戰,基因學與科技的進展也將導致更多醫學倫理的重塑。
  • 全球或區域性的暴力 (甚至是恐怖行動) 將因生化或核能武器的開發而日益嚴重。

5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十個核心議題如下:

  • 研究團隊如何驅使城市居民(包含社區經營者與社運人士)與政府更積極改善城市的社會、環境與經濟面向?
  • 我們應該採取哪些措施防止剝削地球的生物多樣性?
  • 即使消費行為主宰了城市居民的自我認同與生活模式, “well-being for all”這個概念怎麼幫助人們重新思考消費與創造永續經營的都會生活之間的關聯?
  • 我們如何從城市大規模變動的歷史中學得經驗:這些歷史經驗或比較歷史研究如何加速我們因應永續經營、社會正義等議題?民主蓬勃發展或網路發言自由是否使人們增加或減少更多能動性 (agency)?
  • 單一國家的政治體應如何調整應對全球性議題(如:氣候變遷)?
  • 如何幫助大型企業建構永續經營(包括增進人類福祉與環境保育)的理念?
  • 女性意識的提升(亦即:如何在父權社會中爭取自身權利)能否加速達成城市永續經營的目標?
  • 哪些科技或企業創新可以使人們以合理價格使用低碳能源?
  • 如何在降低環境干擾的前提下、促進科技創新-因為科技能帶來新的解決方案?
  • 如何使全球資本流動更加順暢?

6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值得注意的是,在思考「我們如何面對這些複雜的環境變化與挑戰?」這個命題時,Childs 和他的計劃團隊提出 “well-being”這個概念-希望提升城市居民對自己身心靈均衡的意識 (這不只是滿足生活的基本物質需求、更鼓勵每個個體具有獨立性 [autonomy] 與思考生命價值的能力)。 他們的理論是 “well-being for individuals”可以延伸成“well-being for all”-也就是「共好」[1] 的概念-這可能有助於有志於實現「大點子改變世界-城市篇」的都市計劃者(或都市居民)達成這些目標:

  • 自身與公共福指相關的意見有被社會採納的空間 。
  • 每個個體有足夠的收入追求有尊嚴的人生。
  • 擁有具永續發展潛能的居住環境 。
  • 免於(性別、種族等等)歧視。

回到台灣的都市更新的議題上,我們是否有能力培養關注「城市永續發展」的都市居民?而不只是關注硬體層面的改變?

7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一日街賣」與街頭經濟的再想像

作者: 賴翊瑄 (Carol Yi-Hsuan Lai)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在2014年一月, Max Pazak 與 Kayli Levitan (前者原是藝術家與導演,後者则為文案設計者)在南非開普敦開啟了「一日街賣」(“The Street Store”)、企圖幫助該地市區內的遊民在不全然依靠乞討之下,擁有足夠的生活物資或衣物,還有身為人的基本尊嚴。在一段訪問中Letvitan提及:「我們希望讓想捐獻衣物的人們和需要接受幫助的人們感到更自在與深受尊重,我們認為街頭是個適當的聚集點、因為人們擁有捐獻和挑選的自由。」

8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因為意識到遊民物資缺乏不是南非專有的社會問題,Pazak與Levitan 運用 “open source” 這個概念架設網站與組織、企圖推動世界其他城市居民成立自己的 “The Street Store”: 除了所有申請都是免費的,在The Street Store. Org的官網上也提供線上教學幫助參與者找到適當的open source、如何與在地社區或企業合作、甚至如何設計海報或蒐集物資。這種由非官方小群體發起的一日捐獻義賣活動逐漸在各地響應:在The Street Store. Org 的官網上來自巴西、美國、加拿大等地的活動照片與文字記錄中、分享的是一份份物資再利用與遊民收到實質幫助的笑臉。一個開普敦當地的通訊軟體公司寫道,如何在一周內與當地收容中心一起完成蒐集、場勘、架設廣告與義賣-對此公司參與的員工而言,這個活動見證了「人性共享」( “My humanity is tied to yours.”)的基本生命價值;在美國肯德基州與巴西的「一日街賣」響應者则提及、如何透過社群媒體 (個人臉書頁面) 與當地電視台快速散布活動消息。

9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Pazak 與Levitan 的「一日街賣」創業點子也讓他們在半年內大量在全球媒體中曝光-包括當紅的TED也安排兩人在六月時、在開普敦當地高中給予短講,以鼓勵更多年輕學子跳出舒適圈 (comfort zone)與家庭背景等社會限制、投身對社會有利的創業活動。但我在閱讀其官方網站時、深受其標語吸引:「全世界第一個不需租金或契約、完全在街頭、且由個人策劃的服飾店」、「每個國家都有許多一無所有的人、也同時有許多衣食無虞的人,我們如何提醒後者關注前者的物質匱乏?-透過街頭這個中介點」。為什麼「街頭」不再只是日常通勤的通道、「家」(一個安全與穩定的象徵)的反義詞、甚至是犯罪的潛在場域,而成了呈現人性溫暖與塑造企業公益形象的空間?本文將嘗試從城市空間研究與媒體語言的角度、探討「街頭」形象在此何以重塑。

10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首先從街頭是否為一個經濟活動場域而言,Renana Jhabvala-一位長期投注於印度婦女工作權利與街頭經濟 (street economy) 的社運人士-在Street Vendors in the Global Urban Economy 一書的序言中,提及城市空間裡的街頭小販(特別在經濟活動全球化的此刻)常被排除在政策制定的過程之外-因為街頭經濟活動的不穩定性、常阻礙市區內的交通動線、或常在媒體呈現 (media representation) 中與移民或低技術勞工等負面形像連結。

再來略究社會想像中的遊民者、與權力不對等之永恆性,在許多城市研究中討論遊民/ 乞討者 (the homeless and beggers)接受政府協助 (如戶外的食物發放或提供暫時的收容所)的爭議性:哪些遊民/乞討者值得接受社會福利(哪些真的完全失去工作能力)?政府補助能否長期供給?當遊民/乞討者在城市公共空間接受物質補助時、是否醜化(觀光)城市的形象?即使接受物質補助可以改善遊民/乞討者的生活水平、使其不需為滿足生活所需而犯罪,媒體報導是否能與時並進地捕捉較為正面的「遊民印象」?

11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令人玩味的是,在「一日街賣」的文字與影像呈現中,無論是街頭經濟的不確定性或遊民之於社會的關係、似乎都被忽略了:在其2014年的官方影片中,強調了開普敦遊民與富有者共享城市生活空間(“living side by side”) 的事實與此組織的媒體正面形象、以原木色系為主色設計的官網與推廣海報,象徵著永續發展(sustainability)與環境友善(eco-friendliness) 、不同城市的「一日街賣」相片集中,幾乎都可見到所有參與者肩並肩的友好大合照、更有遊民們因受到「有尊嚴的捐贈」(dignified donation)的笑容或感動落淚的照片。這些具情緒渲染力的影像 (affective images) 將「一日街賣」中街頭轉化為物質與情緒並存的交換地、卻隱藏了(看似隱形、實際上難以顛覆的)施惠與受惠者的上下權力關係。

12 / 13

都市空間裡的政治展演

然而我們必須質疑:此活動著重的瞬時性 (如:在一周內於社群媒體上發布募資消息、一日內完成募捐與分享、半年內利用“open source”的概念得到跨國界的廣大迴響)與易達性 (如:每日必經的街頭)能否持續地改善遊民/乞討者的生存環境情況?沒有參與捐獻的城市居民/旁觀者又是如何看待「一日街賣」?在尚未有足夠田野資料(如:訪問城市居民或遊客的觀點、地方政府或社區經營者的應對政策、甚至是遊民們如何應用獲贈的物資)的支援下,目前很難評論「一日街賣」是否對世界各地的遊民問題造成影響;但「一日街賣」官網所強調的「街頭即為中介點」(“street as middle ground”) 暗示了破除街頭與家之形象的二元對立 (街頭暫時不是「一無所有」的象徵)、凸顯了街頭可成為由下而上(bottom-up) 或社區主導(community-initiated) 之人道救援集散地的潛能。

13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