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業講座──陳怡蓁:擁抱信念的女人最迷人

撰文/ 東華大學華文學系 陳知寧

在社會文化大量建構性別刻板印象時,我們應該如何解構既定的性別矩陣?又該如何扭轉大眾對於女性的傳統認知?在主流媒體不斷加強人們對於多元性別的僵化想像時,幾位勇敢的年輕女性不畏艱辛的創辦了以女性為軸心的新媒體「女人迷」,女人迷以Women are many, you are the only. 為座右銘,意圖創造一個女性的新樂園,建造一個無框架、無限制的多元性別生態圈,使平時受到限制的女性們能在社群內擁抱真我。這場講座由女人迷共同創辦人陳怡蓁來為我們主講,請她現身說法,告訴學員自己是如何和一群愛作夢的朋友胼手胝足的建立起華人最大的女性新媒體,並以這樣性別友善的線上社群,來做性別議題的推廣與再教育。

陳怡蓁畢業於輔仁大學公共衛生學系,曾就業於無名小站及雅虎奇摩。在無名小站任職時,從最繁瑣的客服擔任起,一步一步的向上攀升,最後無名被奇摩併購,陳怡蓁便在奇摩就職。對於那段日子,陳怡蓁回憶:「那時候無名小站最火紅的是正妹專欄,後來我也曾經短暫做過這個案子,但我其實不認同被打造的『正妹』形象,所以就開始思索為甚麼我們對女性有這個苛刻但是貧乏的審美眼光?」真正創業的契機,在於一次和後來也是共同發起人的朋友聚餐,兩個人剛開始僅在抱怨工作,後來發現街道上的台灣女性打扮與服裝都無比相似,這些女子皆在同個時間追求同樣美學典範,然後把自己套入既定的框架內。這樣的觀察讓兩位夥伴意識到,社會無時無刻在審視女性,並以這樣的審視眼睛製造了主流的美女形貌,這樣社會的性別角色塑造讓女性抹煞能動自主的可能,也讓女性不容易辨認自己。「經過這兩件事情,我們兩個希望能打造自己的媒體」陳怡蓁說道:「希望能創造一個最給心的女力媒體!」

基於這樣的概念,兩人決定辭掉待遇優渥的工作,以畢生的積蓄來創立自己喜歡的媒體。「我認為媒體是觀眾與世界的橋樑。」陳怡蓁敘述:「媒體決定了人們的價值觀,也會造就既定的性別框架。」因此,這兩位創業夥伴彼此討論出了創立女人迷的初衷:「我們希望讀者能透過女人迷的文字更愛自己。」為了實踐這樣的目標,剛開始女人迷僅是從網站經營開始,以開放文字投稿、線上社群的方式建立客群,除了建立討論女性問題的平台之外,還創辦了以女性情慾為主題「臉紅紅專欄」,讓線上媒體具有多元而開放的特性。除此之外,還建立了女人迷獨吧APP,使讀者能夠定期訂閱女人迷的文章。透過多樣管道的宣傳與行銷,女人迷現在已經累積了每天一百五十萬讀者的驚人流量。後來慢慢地擴大經營,承租了一棟辦公室,並計畫在辦公室內穩定的舉辦沙龍、講座與活動,創造陰性的空間與場域。「我們辦公室的二樓是以森林的概念進行空間設計」陳怡蓁說明:「我們希望女人迷的夥伴就像是在森林裡一樣的自然,而且整個空間就像是森林一樣的多元而茁壯。」今年五月二十五號,女人迷舉辦了「我愛我自在節」,並邀請了兩岸三地的女性公眾人物進行表演、演講及經驗分享。即便是售票入場,「我愛我自在節」仍有六百多位參與者,和女人迷共同學習與同樂。

雖然女人迷創立至今,規模越來越龐大,支持者也越來越多,但陳怡蓁在創立女人迷的過程中,仍面臨不小的創業危機。首先是創業時的家庭關係問題:陳怡蓁瞞著家人辭去工作奇摩的工作,並且選擇了風險極高且盈利性質極低的新事業,投入積蓄的同時也貸款負債,因此背負了不少來自家庭的壓力與質疑。再來是原有人際關係的疏離:因為創業的忙碌艱辛,而讓自己和和原本朋友的共通話題日漸稀少,因此在創業初期覺得孤立無援,寂寞而低靡。最後的挑戰是與自己的關係,「如何面對自己的不足與變化是很重要的課題」陳怡蓁陳述:「當時認為自己過去的就業經驗對創業而言毫無作用,而完全否定掉自己。」於是在面對困難時,需要尋思該如何在自我否定的狀態下鼓勵自己?又如何能真正的實踐愛自己的主張?在創業的徑途上,唯有克服這些危機,才能將困局轉化為力量,繼續向目標前進。

對於女人迷團隊的精神與價值,陳怡蓁以兩個字歸結:「態度。」女人迷團隊追求卓越,這裡指涉的不是成就,而是面對事情的姿態,追求更好生活的態度;同時也強調團隊精神,團隊合作是門藝術,完美的團隊分工是既顧好自己的工作,同時又有照應對方的餘裕。在彼此激盪的氛圍下,陳怡蓁認為女人迷團隊每天都在尋思如何能讓自己更快的成長,又如何才能讓自己更成熟與茁壯。根據以往的經驗,陳怡蓁認為自我成長有兩個要訣:首先,要學會分心,要打開感官,開放心眼,讓自己能觀察與感受到周遭的變化與脈動;再來,要以最大的力氣付出,並且相信自己的付出不會徒勞。扣合這兩者,便能在實踐理想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