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CALIZATION全球在地化;永續、創意和跨界力

邱淑宜、褚志鵬

在晚近關於全球化和世界主義的論述中,Glocalization是一個相對老的詞彙,但連結到今日台灣所面臨的問題,卻又是一個非常具啟發性與反思性的思辯起點。從1980年 代,Glocalization 被日本商業界開始普遍當作為一種專業用語,並逐漸被部分學術界所採用,用以訴說一種全球性概念、風潮與在地政治經濟、社會文化間的相互影響及動態關係 ( 不論彼此衝突、融合或變異, 見Miyoshi and Harootunian, 1989; Roberson, 1995)。它提醒我們,所謂的全球性概念與風潮,也是根植由許多在地的文化資源、經驗或實踐積累;而當然在地社區也難以避免的,被透過媒體、 教育、旅遊或消費等面向,而受各種全球的事物與論述所滲透與異化。

對台灣社會這樣的提醒尤其重要,在我們許多的社會討論或論點,往往不是一味的導向所謂的全球化浪潮,似乎不加思索的擁抱國際資本與自由市場就是解決各種在地問題之萬靈丹;相反 的,部分討論卻又似乎過於鄉愁化或保守的,一味傾向於在地利益或島國封閉思維。在這樣的狀況下,一方面,我們往往忽略了去思考在全球與在地之間的雙贏可能,或解析彼此間的矛盾與僵局,進一步尋求,例如在各種如發展與保存、國際競爭與在地文化、永續環境與社會經濟 等張力關係間的第三條路線 (Beck and Lau, 2005; Giddens, 1998)。另一方面,我們也常忽略了仔細檢視自己的原生城市 (ordinary city) 在全球化浪潮中的價值與特殊性,也遺忘去批判性的看待各種過 於「普同性」與「霸權式」的全球化概念 (Robinson, 2006; Delanty, 2006)。

尤其在今日永續性與風險社會等概念的提醒下,我們已經深刻的體會到:過去慣性的解決方式 ( 例如現代科技、大量生產或GDP成長可解決一切問題 ) 已經難以面對,在各種正在浮現、難以預期 或傳統上被忽視的「新」環境危機、社會問題或文化災難 (Beck, 1995)。這些新的危機、問題或災難,需要我們社會中的新世代,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吸收過去世代的知識與教訓;更可以有具創新、冒險與反思性的態度,不受以往制式思考、意識型態 或專業領域區隔等包袱影響,去思考如何為自己將面對的未來、世界與鄉土尋求一個更永續的可能性與機會。

基於這樣的理念,我們為新世代準備三項挑戰與反思的主軸:永續、創意與跨界力。這三個主軸貫穿我們認為當前全球化下台灣社會與鄉土面臨的問題,也提供了我們認為的可能解決方向。我們並 沒有預設任何答案,而是希望新世代們能針對台灣鄉土與社會、全球化的浪潮與趨勢,很務實與批判的建構自己的認知和意見。首先,這些看法與意見必須一方面呼應強調經濟繁榮與永續發展的國際潮 流,例如綠色或生態城市 (green or eco- cities)、綠化城市生活 (green urbanism)(for example, Beatley, 2004; Benton-Short & Short, 2008);另一方面,也需要面對在地環境保護機構、社會運動團體、 社區組織及市民等,對所處社會環境的需求或不滿。其次,我們不期待劃時代或英雄式的創意明星出現,而是希望各個學員都能發揮自己的小創意 (little c creativity )(craft,2001),從實際生活與鄉野的點滴中,去思考可以做出的一 點改變與貢獻,我們更期待創意的聚沙成塔與落實於生活中。最後,我們希望來自各種不同領域的青年,帶著不同的專業關懷、知識技術和洞察力,共同合作的完成這個創意與思辯的旅程。我們期待跨越現有僵化的學科分立、鼓勵不 同的專業溝通和欣賞,也期待培育出跨科際思考的達人。